《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 - 第9章「哥哥,這是回禮。」

「給你。」司南一手拎過籮筐,一手遞過一顆乾淨的雪梨,「洗過了,可以直接吃。」

「這是你給我帶的飯後水果嗎?」葉舒直接咬了一口,快甜到心坎里去了。

「奶奶讓我帶的。」司南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哦~」

本來以為司南是冷酷小野狼,沒想到居然是純情小奶狗。

「那這是你給我摘的嗎?」

這不是廢話嘛,家裡就這一個勞動力,但是青春期少年少女,難免享受這種廢話文學帶來的甜蜜暴擊。

「是。」不算說謊,就連梨樹也是因為她而種的。

但是她永遠都不會知道,原來梨園以前是一片荒蕪。司南學業重又要打工,沒時間管理家裡空地,奶奶也不適合乾重活。

後來,聽說葉舒愛吃梨,考察過地形,土壤酸鹼度,氣候等條件後,他從農貿市場買回了樹苗,開墾荒地,一步一步地種下了一片梨園。

還沒有人知道他的小心思,只當他種梨賣錢。

「怪不得這麼甜。」葉舒吃的津津有味,「你手上拿着的,都是給我的嗎?」

「嗯,都是你的。我先幫你拿着。」司南微笑的看着她。

「好誒,這些梨子夠我吃好多好多好多天了。」

歡呼雀躍的聲音傳入他的耳蝸,她吃過比這更甜的,卻努力的照顧着他的自尊,用他喜歡的方式。

葉舒和司南漫步在鄉間小道,頭頂着星空夜月,腳踩着小石子路,邊走邊聊,偶爾傳來少女銀鈴般清脆的聲音,或是少年低沉的輕笑。

一副美好的畫面,如果小樹林里沒有小白花的話。

何思思在不恰當的時候出現,阻止了少年少女進一步的交談,「南哥,你怎麼出院了。」

被打斷的兩人站成一排,與她形成對立,默默看她表演。

「我本來想去看你的,但是沒有人告訴我,你在哪兒。」

說著,眼神飄向葉舒。

兩人裝作聽不懂她的話,何思思見兩人都沒有反應,接着加碼,「南哥,你才出院,不好好休息,在這裡喂蚊子,做什麼。」

言下之意,她在暗喻葉舒不會照顧人,沒她體貼。

「飯後散散步而已。」司南猶如大帝睥睨臣子一般,看着何思思冷漠道。

不能直言,把礙眼的人趕走,真難受。

何思思像是感受不到,刻意忽略了司南的冷漠,殷勤地開口道,「南哥,還是我替你拿吧。」

司南當然不能如她所願,輕輕地轉了個手腕,把籮筐提到身後,拒絕的意味分明,「不勞煩你了,我自己拿得動。」

何思思決定放大招了,語氣扭捏做作地開口,「南哥,你是打算把這籃筐梨賣掉嗎?這品相一看就很好,能賣個好價錢。」

司南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葉舒倒是像個護崽的母雞,抬頭挺胸地自信道,「這是司南特意送給我的,不賣。」

「你,你…」

何思思假意被氣得說不出話,轉而淚眼汪汪的看着司南,「南哥,你看舒姐姐,一點兒都不懂你種梨樹的艱辛。」

「吃了,哪有賣了好啊。難道這就是有錢人家嗎,過慣了飯來張口的日子,不懂小老百姓,討口飯吃,有多不容易。」

司南感受到了何思思的惡意,原因是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