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狂龍》[重生狂龍] - 第3章

張紅梅,的確在這一帶是個潑婦,和社會上有來往。
她這麼一來,真把蘇有容往絕路上逼。
蘇有容磕頭的心都有了。
宋三喜大步走過來,把蘇有容扶起來,摟進懷裡。
「有容,咱是有尊嚴的人,只跪天地跪父母。」
蘇有容委屈得像只柔弱的小貓咪。
眼淚滾滾,低着頭,不敢看債主張紅梅,恨不得掐死丈夫。
要不是因為他不顧家,何至於自己活得這樣沒尊嚴?
女兒生病的錢都要她借錢,還算高利息。
張紅梅大驚失色的樣子,扯着嗓門兒叫: 「呀!
看看,誰說話這麼硬氣呢?」
「原來是敗家子回來了啊!」
「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德性!
有臉在老娘面前說這種硬話嗎?
你這種人談尊嚴,也配?
!」
宋三喜平靜道:「張老闆,我們欠債,但不賴帳。」
「五百塊加利息一共七百,我認了,晚上一定還給您。」
「說話算話,請您不要為難有容。」
張紅梅叉着水桶腰,罵道:「放屁!
就你這種敗家子,也能說話算話?」
「是的,說話算話。」
宋三喜不躁不怒,修養性很好。
「滾蛋!
老娘信你個鬼!
就你這樣,今天上哪裡弄七百塊?
聽着,今天要麼你老婆去賣,老娘給介紹買家;要麼……」 說著,張紅梅心思動了起來,反正她很不爽宋三喜。
宋三喜這狗東西,在外面到處賭錢,從來不照顧她麻將館的生意。
所以,張紅梅伸出了自己的馬靴,踩在門檻上,一指:「你要真想把這債務揭過去,跪下,舔老娘的腳!」
「舔一下一百塊。
一共七下,就這麼簡單!
來啊!」
那老臉,撲着厚厚粉底,寫滿了刁難。
蘇有容不禁看看對方,又看看老公。
說實話,活得生不如死的,能免七百,她一咬牙,還真能幹。
就宋三喜這種性子,怎麼可能舔?
沒想到…… 宋三喜摟了一下蘇有容,似乎是把她展示給張紅梅。
他一臉淡淡的微笑,很親和的說: 「張女士,首先,有容比您漂亮百倍,她是我宋三喜的老婆,非賣品。」
「其次,晚上還您七百,說到做到。」
「然後,滾。」
宋三喜突然出手。
砰!


門板狂砸過去。
「啊!

!」
張紅梅慘叫,腳尖子被門抽中,老疼了。
她瘋狂的砸門,叫罵不已。
「宋三喜你給老娘開門,開門!」
「你個敗家子,你敢這樣對老娘!」
「老娘今天絕不會放過你兩口子的!」
「你倆等着,等着……」 門內,蘇有容其實想笑,又不敢。
只得低頭掐了一把宋三喜,無奈的小聲怨斥: 「發什麼瘋啊?
酒還沒醒嗎?
你不知道張紅梅是混社會的……」 「吃早飯了。
你不是還要上班嗎?」
宋三喜摟着蘇有容往飯廳去。
嬌弱無骨的女人,令人生憐。
「吃什麼飯啊,她在外面發瘋啊……」 「發夠了就走了。」
宋三喜把蘇有容按在椅子上,「對付潑婦,我有的是辦法。
你以後,膝蓋不能那麼軟,丟我的人。」
「你……還怪我丟你人?
你先吃吧,我去洗個臉。」
蘇有容內心苦澀,知道宋三喜也是個無賴。
「有熱水,有洗面奶,新的,適合你的皮膚。」
「哦……」 蘇有容回來時,張紅梅果然已經走了。
宋三喜坐在桌子邊,腰身直直的,沒動一口。
蘇有容暗自搖頭。
以前,早餐上桌,他跟狼似的,能搞得剩不了什麼。
連單獨給甜甜的煎蛋,他也能搶去吃了。
「你……怎麼不吃?」
蘇有容感覺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等你。
兩口子,一起吃飯,才有儀式感。」
「儀式感?」
蘇有容不解。
這樣的夫妻生活,還要什麼儀式?
吃飯是開工啊,還是剪綵?
面對這個人渣做的豐盛早餐,滿肚子疑惑。
不得不說,人渣的廚藝真好。
她也很餓,但沒什麼胃口。
宋三喜心情似乎很好。
坐在那裡,優雅的吃着,喝着,都不發出什麼聲音。
要以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