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明朝做官人》[重生明朝做官人] - 第十章:你妹的千戶大人

  一大清早的時候,溫晨曦便醒了,這時才是黎明,外頭的天空漆黑一片,樹影婆娑,帶着沙沙的響動聲。辰時的時候,柳乘風就要去千戶所點卯,溫晨曦起得早,儘力為柳乘風張羅,先叫仙兒通知人熬了碗米粥,一面又準備簇新的衣衫,等到柳乘風醒來的時候,便服侍他穿着衣,一面囑咐道:「內西城千戶所離這兒並不遠,往東街走拐過幾條街就到,路上帶兩個炊餅去……」

  柳乘風這時半夢半醒,溫晨曦俯下身給他系著腰帶,燈影之下,那雪白的額頭已滲出細密的汗珠。柳乘風不禁道:「你身子這麼弱,該多休息才是,這麼早起來,真是難為了你。」

  溫晨曦抬眸,莞爾笑道:「晨曦待會兒還能睡個回籠覺呢,倒是你,從此往後就要四處奔波了,就算吃苦流汗也得忍着,這才是真正的辛苦。咦,為何仙兒還沒有把米粥送來,我再去問一問。」

  替柳乘風系好了腰帶,溫晨曦便旋身要出房去,柳乘風卻一把拉住她,將她攬在懷裡,呵呵笑道:「你以為你的夫君去做苦力嗎?還吃苦流汗?我是去做錦衣衛校尉的,讓別人吃苦還差不多。」

  溫晨曦的臉卻是板起來,肅然道:「夫君,有些話我不知當說不當說,錦衣衛裡頭風聞並不好,有許多徇私枉法的事,可是你和他們不同,你是讀書人,不管怎麼說,也不要去和那些污七八糟的人同流合污在一起。」

  柳乘風立即認真起來,也板著臉道:「賢妻教誨,學生不敢忘。」

  溫晨曦笑起來,替柳乘風捋平了衣衫,道:「時候不早了,快用過了米粥,早些去點卯,這種事宜早不宜遲,寧願早些去多等一時片刻,也比遲去的好。」

  剛好這時,仙兒端了米粥來,柳乘風狼吞虎咽地吃下,溫晨曦一直將他送到門房這邊,這時天空下着淅瀝瀝的小雨,天色黯淡無光,兩盞朦朧的燈籠在黑暗中點亮,照在柳乘風精神奕奕的臉上,柳乘風不斷催促溫晨曦回去,溫晨曦含笑道:「快上車去,我看着你上了車再回。」

  柳乘風撐着油傘上了車,馬車漸漸滾動,坐在車裡的柳乘風吁了口氣,不敢打開車簾去看倚門而望的妻子,心裏更加覺得多了一份責任,錦衣衛又怎麼樣?密探、狗腿又如何?只要能讓自己的妻子光鮮體面,柳乘風不介意做任何事。

  內西城千戶所距離溫府確實不遠,拐過了幾條街就到,柳乘風來得太早,天氣又是雨絲淅瀝,這時候千戶所的大門還沒有打開,這破舊的衙門在雨夜中,幽深庄肅,讓人不敢靠近。

  柳乘風索性坐在車裡等待,等到天光亮了一些,守更的更夫敲着梆子過去,才知道辰時到了。清早的空氣很是宜人,那衛所的大門這時也被人打開,緊接着,有三三兩兩的錦衣校尉提着錦春刀進出,柳乘風怕太引人矚目,就下了車,冒着淅瀝瀝的雨,叫車夫先趕車回去。

  深吸了口氣,看了幽深的大門一眼,柳乘風舉步進去,門口兩個錦衣的校尉提刀一攔,道:「什麼人,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清早從這裡進出的,都是些熟面孔,守門的校尉多少都面熟,而柳乘風既沒有穿戴飛魚服,也沒有配着錦春刀,自然要攔住問話。

  柳乘風道:「我叫柳乘風,是來點卯的。」

  兩個校尉對視一眼,其中一個不禁道:「你就是柳乘風?」

  柳乘風淡淡笑道:「正是。」

  「進去吧。」這兩個校尉同時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卻都將身子挪開,讓柳乘風進去。

  待柳乘風進了千戶所,這兩個校尉便忍不住議論起來:「千戶大人昨天下午就是為了這個姓柳的砸了一個花瓶是不是?」

  「就是他!」另一個校尉壓低聲音道:「好不容易衛所里空出了個缺,千戶大人的侄兒一條腿都邁進來了,誰知半路殺來一個程咬金,據說是南鎮府司那邊一個司吏的遠房親戚,硬是把千戶大人的侄兒頂了下去。其實千戶大人那侄兒沒頂上缺倒也沒什麼,畢竟也是個八竿子才打着的親戚,只是這事兒,他本來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