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明朝做官人》[重生明朝做官人] - 第三章:洞房花燭

  柳乘風頓時目瞪口呆,心裏說:就算是退一萬步,我當真糟蹋了你們一對姐妹,那也是你們將我綁來糟蹋的。

  溫晨若走了,留下滿屋的淡香,柳乘風索性既來之、則安之,看看這些姓溫的玩什麼花樣。

  清晨的曙光透進來,柳乘風睡了一夜醒來,精神大好,這個時候,兩個小婢進了柳乘風的卧房,看見柳乘風,時不時拿眉眼兒去張望柳乘風,吃吃地笑。

  柳乘風闔着目,坐在榻上養神兒,兩個小婢朝他福福身,一個道:「今日是姑爺和小姐大喜的日子,新姑爺該換新衣了。」

  柳乘風張眸,風淡雲清地道:「這麼快?」

  兩個小婢怯怯不答。

  柳乘風原以為成親的事至少也要籌備幾天,誰知道竟是倉促到這個地步,想必那小姐當真病得不輕,讓這闔府上下都慌了手腳。

  柳乘風道:「好吧,你們把衣服放下,我自己換衣衫。」

  小婢顯得有些疑惑,對視一眼,其中一個面色姣好的道:「這……」

  柳乘風不客氣地打斷道:「要想我做你們家的姑爺,就得按着我說的去做,再啰嗦,我這便走。」

  小婢拿他沒法子,只好將新意、冠帽放在小几子上,掩門出去。

  柳乘風站起來,迅速換了衣衫,便又坐回榻上去,咳嗽一聲,對外頭的小婢道:「進來,衣衫換好了。」

  兩個小婢俏着臉進來,瞥了風淡雲清的柳乘風一眼,眼眸不由一亮,福了福身道:「姑爺且先等一會兒,待會兒就要去拜堂了。」

  柳乘風頜首點頭,道:「溫家是做什麼的?怎麼家世這麼大?」

  新姑爺眼看就要拜堂成親了,卻還張口問女方的家世,不知道的人聽了,只怕要笑掉大牙。

  那個面色姣好的小婢莞爾道:「姑爺,我家老爺在南鎮撫司公幹。」

  南鎮撫司……錦衣衛?柳乘風明白為什麼那個溫晨若那麼拽了,來到這時代也有半年的功夫,柳乘風豈會不知道錦衣衛親軍的厲害?就是北鎮府司里上街巡檢的小嘍啰那也是震震腳就能讓地皮顫一顫的人物,至於南鎮府司就越發厲害了。

  柳乘風倒是沒什麼念頭,心裏想,便是南鎮府司又如何?他敢欺人太甚,我也索性奉陪到底。

  坐等了半個時辰,一個小婢總算來了,急促地道:「該拜堂了,快,快隨我去。」

  柳乘風放下茶盞,含笑着跟着小婢出去,整個大堂內外都擠滿了人,有穿梭其間青衣小帽的家僕,也有穿着百花裙垂頭端茶遞水的小婢,更有不少鮮衣怒馬的賓客,有的穿着錦衣,有的戴着烏紗,恭喜道賀之聲絡繹不絕。

  可惜這裡頭沒有一個柳乘風認識的,柳乘風懶得理會,被人安排去一處閣樓接了新娘,新娘的面容被紅霞遮住,可是寬大的新衣卻遮不住妙曼的身姿,柳乘風打量新娘的身材,心裏不禁想:「比溫晨若那小妮子豐腴一些,不過似乎少了一些精神氣,像是風吹了就能倒似的,莫非真是病得很重?」

  不容柳乘風多想,便有一個小婢塞了一條紅繩的一頭給柳乘風,紅繩的另一頭則系在新娘的手腕上,二人在眾人擁蔟下回到正堂,在喧鬧聲中拜了天地,柳乘風腦中還暈沉沉的,便聽到有人喊了一聲:「入洞房了……」

  「太草率了,連矜持一下的時間都沒有!」柳乘風心裏腹誹,被人推着來到一間比較寬敞而古色古香的房間,抬起眼來打量,估計這就是洞房了。

  洞房的拔絲床紗帳用鉤子卷了起來,上面坐着紋絲不動的新娘。

  柳乘風心裏想,溫晨若那小妮子到底有沒有騙我?溫家的大小姐會是什麼樣子?

  柳乘風伸出手,伴隨着心裏的期待,朝新娘的紅頭蓋伸出了手。

  此時,本是危襟正坐的新娘突然嬌軀一震,一隻芊芊玉手卻是忍不住按住了柳乘風的手。

  柳乘風感覺到新娘的手在顫抖,新娘這時幾乎是帶着哭腔道:「成親是我爹的主意,小女子身患重症,你可要想清楚……要不我……我給你錢,權當給你的補償,你……你走吧。」

  柳乘風呆了一下,手不禁縮了回去,心中不由有氣,心裏想:誰要你的臭錢?人是你綁來的,現在就想這般打發我?

  新娘雙肩微微顫抖,道:「我……我有心上人了。」

  柳乘風不禁皺起眉,就聽新娘繼續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