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明朝做官人》[重生明朝做官人] - 第四章:小嬌妻

  洞房外,一個嬌小的身軀蜷縮在紙窗之下,檐下的紅燈籠恰好照在她俏皮的臉頰上,不是溫家二小姐溫晨若是誰?溫晨若身子都僵了,可是對洞房裡的動靜卻是樂此不疲,聽到柳乘風罵她小妮子的時候,溫晨若不禁皺皺鼻子,心裏罵:「死秀才,臭秀才,當著姐姐面說我壞話。」

  到了後來,二人乍驚乍喜地說著話,溫晨若臉上浮出一絲笑意,心裏得意地想:「這就是了,姐姐每次出門,總是故意要去那臭書生的字攤那裡轉一圈,只當我不知道嗎?我就知道姐姐掀開了頭蓋,看到了這臭書生一定會歡喜的。」

  再到後來,裡頭的動靜就有些不堪了,又是呢喃又是**,溫晨若俏臉一紅,咂舌不已,心裏罵道:「臭書生膽子真大,壞透了。」

  她不好意思再待下去,趁着月色,飛快閃入黑夜之中。

  一夜過去,晨曦的曙光透過窗格灑落進來,新婚燕爾,自是睡得遲一些,柳乘風打了幾下酣,反轉過身來,一隻腿已經架在了溫晨曦的身上,溫晨曦似是壓得難受,咳嗽了幾聲,張眸醒來,腦中立即想起昨夜的一幕,蒼白如紙的臉上霎時紅透了,她心裏想,今日的病倒是好了一些,莫非那方士當真說的沒有錯?

  女兒家的心思本就多,這般一想,便什麼古怪念頭都冒了出來,她不禁側過身,看着睡得恬然的柳乘風,耳根又不自覺地燙紅起來,這個男人睡覺的時候真像個小孩子,可是擺字攤的時候又像個翩翩君子。其實後面還有一句評價,他在洞房的時候,像是個蠻子。

  想到蠻子這詞兒,溫晨曦不禁俏臉生紅。

  柳乘風似乎感受到了溫晨曦那溫柔的目光,輕輕張眸醒來,溫晨曦放鬆的心又咯噔了一下,立即閉眼假寐,柳乘風側目看了她一眼,才想起自己竟是成親了,端詳了妻子的模樣,柳乘風見她蒼白的臉上透着紅暈,既生出幾分憐惜又露出一種洞察了溫晨曦內心的微笑,他輕輕俯下身去,在溫晨曦的臉頰上輕吻一下,溫晨曦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更覺羞怯,自是不肯張開眼來。

  柳乘風便坐起塌來,故意道:「我餓了。」

  柳乘風確實有些餓了,昨天洞房到現在,一直空着肚子,畢竟是血氣方剛,現在醒來發現肚子空空如也,便有一種飢腸轆轆的感覺。

  溫晨曦輕輕闔開一線眼眸,看到柳乘風光着上身叫餓,應又不是,不應又是不是,正在惶然失措的時候,柳乘風繼續道:「再餓下去非餓死不可,明日京城裡的頭條新聞就是溫家女婿餓死洞房,死狀慘極,令人惻目。」

  溫晨曦忍不住撲哧一笑,再也裝不下去,只好一面系了內衫,一面坐起,理了理蓬鬆的長髮,道:「待會兒香兒她們會送早點來,夫君稍等就是。」

  溫晨曦的氣色居然比昨夜好了一些,柳乘風心裏賊兮兮地想:莫非這個也能治病?

  柳乘風倒不是當真餓到了要死要活的地步,只是覺得這麼僵持下去不是辦法,這時見溫晨曦起來,立即去尋了胡亂丟在床頭的衣衫隨意套上,道:「待會兒夫君給你看看病吧。」

  「夫君會看病?」溫晨曦露出些許疑色?

  到底能不能看好,柳乘風也沒有把握,在前世他只是個門診醫生,各種病例雖然都看過,經驗也是豐富,可是真要遇到疑難雜症只怕也未必能手到病除,在沒有把握之前,柳乘風當然不敢誇口,只是含糊道:「略懂一些,或許能尋到救治之法。」

  溫晨曦反倒恬然了,道:「凡事順其自然便是。我今日想去夕照寺上香,夫君陪我去嗎?」溫晨曦發覺,自己稱呼柳乘風為夫君竟覺得順口起來。

  柳乘風想了想,搖頭:「等病好了一些再去,否則再受了風寒就不得了了。」

  溫晨曦雙眸含情一笑,感受到了柳乘風的關心,心裏暖呵呵的,不過她骨子裡卻自有自己的主見,道:「去上上香,對我的病也有好處,這等事怎能怠慢?」

  柳乘風心裏想:也罷,就當是陪她散散心,清早去的時候人少,快去快回,應當不會出什麼事。

  ……

  柳乘風發現,自己與溫晨曦所住的閣樓是溫府中一處獨門的院落,因為處於後宅的偏落之地,平素除了幾個伺候的丫頭也無人過往,雅靜得很。由此可見,溫晨曦應當是個喜靜的人,和柳乘風那小姨子實在是兩個極端。

  溫晨曦梳了頭,帶着一種新婦的恬然,陪着柳乘風用過了早點,便一起出門,到了門房的時候,恰好撞到了溫晨若黑着眼圈要出去,溫晨曦與柳乘風一起走,便叫住她,道:「晨若哪裡去?」

  溫晨若回眸,俏生生的臉上抹過嫣紅,想到昨夜的事,結結巴巴地道:「我……我……我有事……」說罷,飛也似地跑了。

  柳乘風朝溫晨若的背影搖頭道:「我這小姨子的脾氣真是古怪透了,昨天見了我還是兇巴巴的,現在居然害羞了,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