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帝,坐擁三千面首》[重生女帝,坐擁三千面首] - 第四章 選秀

浮淵看着鳳玄冥那副輕狂的樣子就沒來由的生氣,雖說也是她的孩子,可就因為玄冥的父君太過令她不喜,所以才讓她有了捧殺玄冥來為赤華鋪路的念頭。

「自然是問罪!」如今雖說大局已定,但這太上皇的架子不擺一擺,豈不是這東籬宮都沒有她浮淵的安身立命之所了。

鳳玄冥看出了她的意圖,也不慣着這老東西,高位上待久了倒是讓這女人生出些其他念頭。

「哦?朕竟不知太上皇還有這等權利,敢質問東籬帝主?」鳳玄冥鳳眸微眯冷冷地看着浮淵。

此話一出,浮淵不由得一驚,眼前的玄冥竟有些陌生。

曾經的玄冥對她恭敬有加,從不曾忤逆,對政事雖然也果斷決絕,卻沒有如今這龍椅上的女子這般氣勢斐然,殺伐決斷。

浮淵猛的想死赤華的屍體,斷臂駭人,臉上驚恐無狀,像是受了極大的刺激,驚覺而死。

再看龍椅上玄冥的眼睛,妖冶非常,頓時心頭一緊,有些顫抖地說「你不是玄冥!對不對!」

鳳玄冥知道浮淵在看她的異瞳,輕撫着鳳眸眼角,含笑着說:「是與不是,重要嗎。」

浮淵不可置信地搖了搖頭,指着鳳玄冥驚叫道「你到底是誰?謀我東籬到底是何目的!」

「朕登基那日曾說過,朕眼裡容不得沙子,來人!太上皇瘋癲無狀,着禁於冷凝殿頤養天年。」鳳玄冥懶得與她多費口舌。

帝上旨意無不敢從,守在殿外的侍衛直接將浮淵抬走送往冷凝殿。冷凝二字自是與冷宮並無二致。

浮淵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有今天這一日,僅僅看了鳳玄冥那雙眼睛片刻,她的心中無端生出恐懼,或許赤華死前也曾和她一樣。

僅第一天登基,這位新帝就掀起了軒然**。

火燒奏章並下旨一切上奏從簡,複雜啰嗦的一律格殺。

處置太上皇,打至冷宮。

最後一道旨意則是招選皇夫充盈後宮。

一時間,新帝主鐵血無情,荒淫無道的流言四起,滿朝上下頓時人人自危。

而此時,這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鳳玄冥正在悠閑地吃着水果欣賞歌舞。

面前美麗的男妓水袖輕舞,劍花優美,吃着八百里加急的荔枝也是格外鮮甜。

鳳玄冥算是真真切切地享受了一把帝王的奢靡生活,想她為末世統領將軍時便什麼苦都吃過,如今此等度日竟有些沉淪。

一眾朝臣也因為選皇夫重後宮的旨意下來,又紛紛動起了心思,畢竟這後宮連着前朝,牽一髮而動全身,皆是息息相關。

這新帝剛登基,根基不穩,若自家公子能選為皇夫那這官運亨通指日可待。

一場選秀,讓朝野上下摩拳擦掌,想着怎麼給帝主送美男插眼線。

至此東籬朝臣的權利之爭拉開序幕。

玄籬元年,仰呈天地旨意,子嗣延綿,故帝主選皇夫以充後宮。

「哎!你說帝主長什麼樣啊,都說她暴虐非常,會不會長得醜陋不堪!」選秀後殿的一眾公子們嘰嘰喳喳地討論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