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 - 第1章 重生金主幼女

「小姐!小姐!!!」

京城東市的街道邊上圍站着一群路人,正極力向人群裏面張望,幾個身材矮小的女子探頭探腦地在縫隙中扒拉,卻都只敢在遠處小聲嘀咕,不敢離中心太近。

街道中間幾個丫鬟和一個女侍衛神色慌亂地圍作一團,帶着哭腔呼喚着。昏迷不醒的女孩兒橫躺在丫鬟腿上,四肢沉重地耷拉着,隨丫鬟輕晃的動作搖曳。

「小姐,醫師馬上來了,堅持住啊!」

她腦海里一片混沌,丫鬟們的呼喚聲彷彿遠在天邊,像是一場醒不來的夢魘,然而陣陣哭喊聲越飄越近,笑顏突如噩夢驚厥,煥然睜眼,視線直撞上四道顫慄驚恐的目光,眾人愣住片刻,猝爾由悲轉喜,如釋重負地喊道: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

小姐?什麼?她眼神渙散,還沒完全清醒時,一股「洪流」突然湧入腦海,像滾動電影膠捲一般滑過無數記憶畫面。

這是……

抬眼間,一顆顆梳起髮髻的腦袋瓜映入眼帘,透過長衫長裙裝束的人身縫隙,石板街道上清一色聳立着青磚琉璃瓦建築,再低頭看到她自己短胳膊和軟胖小肉手掌,這是個七八歲的女孩!

顯而易見,是穿越重生了!幸福來地太突然,中國人不騙中國人!國產穿越劇的橋段居然是真實存在的!!!

快奔三的辛酸社畜加班猝死在電腦前,沒想到還能迎來女主的高光時刻,重生穿越成女尊世界的幼女,豈不是能開掛練小號,重新開啟人生!

駐足的路人見她醒來,立即散開避讓馬車,神色各異,有人嗤笑,有人唏噓,更多的是畏懼,匆匆退讓出車道。寬敞的街面上,行人自覺擠在兩側,留出足夠三四輛馬車並行的距離。

這時醫師已經趕到,氣喘吁吁地提着醫藥箱上前看診,丫鬟們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馬車,女侍衛直接喜極而泣,若是這位主子出事,她便不用活了。

「小姐您終於醒啦!」

「小姐您還好嗎?剛剛小姐非要騎馬,結果~從馬上摔了下來。」

半響,她才從穿越的興奮中回神,蹦出一句:

「啊,沒事,我好開心!」

馬車內十分寬敞,笑顏站起來走了幾步,搖頭晃腦地活動筋骨,以證明自己已經無礙,吩咐道:

「好啦,讓醫師回去吧,我們辦正事兒!」

丫鬟們一臉「小姐可能腦子摔壞了」的表情,可醫師卻說並無大礙,只好隨着主子。

原主何笑顏,與她前世同名,與之不同的是,這一世的笑顏含着金鑰匙出生在貴胄世家,母親是鳳嶺國知名商賈「何解悠」。何笑顏作為何家二小姐,非嫡非長,輪不到她繼承家業,於是不僅不學無術,還在萬般溺愛下寵成了如今京城婦孺皆知「小惡魔」。

這日,何家青樓「牛郎閣」進來一批「新貨」,原主剛好又把屋裡的小奴給虐死了,本打算今日重新補一批,興高采烈地出門挑選新奴僕。幸而,善惡終有報,熊孩子途中嗝屁。

這些孩子既被賣到青樓,縱使她不去挑,也將折辱在這青樓之中,索性救出幾個崽崽好生養着,陪她一起升級打怪嘿嘿嘿!!!

……

牛郎閣作為專為權貴服務的京城高端青樓,可謂美男雲集。她們一行人方才下馬車,就見一個身着桃花刺繡雲杉,額貼花黃,唇抹朱紅的妖媚男子,跺着小碎步趕來門口殷勤相迎。

「二小姐您來啦,是…又缺奴隸了嗎?」

來人名喚「肖舒飛」,是母上的眾侍郎之一。侍郎是地位亞於夫郎的妾室,在女尊社會裡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