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 - 第5章 可勁兒寵着

悅飛回來恰好碰上落凡躺床上哭唧唧地喊疼,嚇得他東西都沒拿好。慌張的悅飛不知所措,只好跪下磕頭道歉,匆忙埋頭收拾地上的碎片,準備開溜。

她繼續處理落凡的傷口,眼睛都沒抬一下地,斬釘截鐵地命令道,

「別跑,回來!」

悅飛愣住了,獃滯在原地沒有向前,微微抬頭看了一眼,落凡滿身紗布繃帶,旁邊瓶瓶罐罐的葯。顯然更震驚了,嘴巴已經圓成一個「0」字。

主人居然在給落凡上藥!給一個**上藥!

在尋常人家,妻主對夫郎如此愛護都十分罕見,更何況是女主人和**的關係。

「過來看好了,有些地方我不方便上藥,你們互相包紮一下」

悅飛這才回過神來,起身過去幫忙遞紗布。

這時落凡的臉,已經燒的滾燙,兩頰粉撲撲的,刻意避開悅飛的眼神,認真凝望主人包紮。

「我說你倆小崽子,腦袋裡裝的都是些什麼廢料啊,是在肖舒飛那裡學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她豈會看不出落凡羞澀的小紅臉和悅飛起初誤解的表情。只是懶得和這些小屁孩兒計較。反而心疼這倆孩子,在肖舒飛那兒定是受了不少苦,小腦袋瓜興許也受到不少精神污染。

看來上學堂的計劃該提上日程了,好讓崽子們儘快學點正經知識。

聽到這話兩孩子很是羞愧,悅飛又又又跪下了……

「主人,奴,奴沒有~」

她突然想起來這位是清白寶貝,為了清白之身寧死不屈,這樣說大抵是刺痛他內心了。

「好了,乖,我說過不要老跪,聽話。落凡的下半身傷的很重,你幫他繼續上藥。方才去廚房煎的葯,你倆都得喝,每天喝兩次,記住了嗎?」

「是,主人」

看着主人遠去的背影,悅飛心裏五味雜陳,既感動,又是害怕,畢竟這葯,主人自己配的,到底能不能喝?

悅飛拉開落凡的衣服,落凡疼的抽動,原來屁股上的衣物都和血肉連成一塊了。悅飛輕輕拉了拉,落凡疼的臉色煞白。悅飛一時間愧疚、緊張、擔憂、悲傷湧上心頭,沒忍住嘩啦一下哭了出來。

「哭什麼,弄點水浸濕衣服就行。」

悅飛一聽,立馬忍住,找來水小心翼翼地浸濕衣物。落凡強忍痛處沒發出聲,生怕這小傢伙又哭。

「我們做奴隸的,被主人家打死都是常有的事,既然不願意做男妓,就忍着。」

在他眼裡,落凡一直是個不服管教倔脾氣。現在聽到這番話,他多少有些意外,卻也不再多言,只是點了點頭,輕柔地撕開落凡髒兮兮的血衣,露出重傷的血肉,按着主人的方法小心處理着。

「落凡哥哥,待會兒的葯我先試試吧,實在不行我全喝了」

「不,我相信主人。主人待我們的好,你難道看不到嗎?必須喝,你也是,以後主人說什麼就去做,不要想那麼多!」

「對不起我不該這樣想,主人真的很好,我知道了,以後會和哥哥一起好好服侍主人的。」

「好了,你躺下,我給你上藥。」

……

「主人,該用午膳了」

她還正在書房配置藥品,聽到吃飯立即跑出來,桌子上已經擺滿了精緻的飯菜,兩小傢伙站在一旁候着。

桌子中間擺着五個祥雲金邊的清透玉盤,裏面盛着擺盤講究的松鼠桂魚、醬香排骨、龍井蝦仁、桂花蓮藕和上湯娃娃菜,她的左側還有一個精緻的木盒,盛着米飯和幾隻小兔子造型的饃饃,右側的雕花瓷碗里還有一鍋糖水銀耳蓮子羹。

果然是金主小姐的日常簡餐,即使拋開質量不談,數量實在過分。

「關門,然後坐過來一起吃。」

這年代尋常人家男子上桌都挺少見,這**上桌豈不翻了天。

落凡稍微有些緊張,但還是恭敬地坐了過來。悅飛馬上跑去關了門,謹慎地上了門栓,生怕有人看見這一幕,看到落凡已經過去,他也小心翼翼地坐下了。

「吃不完,一個人吃也無聊,以後都這樣!陪本小姐吃飯!」

兩人雖在吃飯,卻真是只吃「飯」,根本不敢夾菜。

她無奈地給他們一人夾了好多菜,特別是肉。

兩崽子瘦成這樣,不多補充點蛋白質怕是都長不大。

悅飛吃的賊開心,雖然明顯強忍着吃飯的速度,但是上揚的嘴角像是說著:乾飯人,乾飯魂……

但是落凡的臉色卻越來越蒼白,額頭還冒出幾滴汗珠。

她終於察覺到不對勁。

「落凡,你站起來。」

落凡沒有多想,立即放下碗碟站在一旁,微微低頭,像一個犯了錯等家長批評的孩子。

「你有傷怎麼能坐着呢?這段時間你就站着吃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