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 - 第7章 軒轅府上

雖然不明白到底犯了什麼錯,但鑒於軒轅宇的前車之鑒,她也迅速夾了幾筷子菜塞嘴裏,以免現在就被轟出去領軍棍~

「好一副商賈二世女派頭!隨行帶小斯,身嬌體貴到碰都碰不得。」

好不容易穿越成富二代都不能享受一下嗎~

「誤會,外婆我……」

軒轅紅烈並不打算聽任何解釋,直接打斷道:

「那孩子有點意思。不反抗,識時務;不懼,算是有點血性,我留下了。至於另外一隻,給我弄回去!」

「別,讓他留在校場當個火夫吧,這孩子可會做飯了,給將士們改善改善伙食!外婆放心,孫女自會好好管教落凡,不會再亂來了。」

她哪裡知道悅飛會不會做飯,不過是擔心貼身小斯被主人趕回去,日子一定不會好過,又尋思着這堂堂將軍府的菜肴,賣相如此普通,還不及何家一半精緻,一看便知是軍營伙頭兵的手筆,正好隨便找個理由安置悅飛。

軒轅凌莞爾一笑,給軒轅紅烈盛了碗魚湯,道:

「奶奶,留下他吧,帶來的貼身小斯若是被趕回去,何家定以為他犯了大錯呢。」

他同軒轅宇五官有幾分相似,氣質卻完全不同,更符合這個時代的男性審美。

柳葉眉桃花眼,櫻桃小嘴雪凝膚,一副我見猶憐,楚楚可人的模樣。

聞言,軒轅紅烈愁眉舒展,接過魚湯,微笑着道:

「行吧,凌兒就是這麼體貼人。」

她小聲謝過軒轅凌,感慨着這位人美心善小公子,果然是軒轅府的地位天花板!

「笑顏,吃完,就去校場報到。」

她原以為只是蹭軒轅府的教習先生罷了,沒曾想富二代的舒坦日子沒過幾天,直接給整入伍了,頓時更加理解何欣顏的壞笑,生無可戀地應道:

「啊,噢,是。」

……

校場上,烈日炙烤着沙地。將士們十人一組,手抱粗壯圓木,腿綁兩隻沙袋,踏着整齊的步伐奮力前行,掀起一陣陣夾雜着黃沙的熱風,掠過將士們的肩頭,汗水從他們的下顎滾下,灑落在燥熱的沙地,留下幾道泥濘。

落凡和軒轅宇被分到一組,兩人領過軍棍後都沒來得及休養片刻,就直接開始拉練。

軒轅宇身強體壯又有修為傍身,絲毫不顯吃力。

可憐毫無修鍊基礎的落凡,本就一直處於受傷未痊癒的狀態,加之才挨過軍棍,實在難以承受這般高強度訓練。

落凡乾癟的嘴唇上不見一絲血色。蒼白的小臉和單薄的小身板在這群虎背熊腰的女人堆里顯得格外柔弱。

她特意備了幾份金瘡葯過來,又在拉練中途與落凡旁邊的女兵調換位置,找機會偷偷把葯塞給了落凡。

「主人~」

落凡雙眸微微紅潤,淚水夾雜着汗液滴嗒滾落。

他看得出主人自身難保,現在的笑顏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抱着圓木的胳膊也在輕顫着,就這樣主人還想着給他一個小奴隸偷偷塞藥。

落凡的雙眸微縮,眼神愈發堅毅,咬緊牙關,把胳膊朝她那頭挪了挪。

她年紀小,身高也是最低的,這樣以來為她減輕了不少重量。

可受傷的落凡才是隊伍里狀態最差的那一個,

「別~」

她着急又小聲地命令落凡挪回去。

軒轅宇斜睨了他倆一眼,一臉鄙夷地道 :

「矯情!」

軒轅宇嘴上嘲笑着,胳膊卻悄悄往落凡這頭挪了挪,組裡其餘幾個將士看到公子這一舉動,都心照不宣地調整了姿勢,幾乎要將中間架空,讓她和落凡沒有多餘的壓力。

「第一天,沒有第二次。」

她恨不得當場給軒轅宇豎起大拇指,只是騰不開手,就朝他打了個眼神算是謝過。

落凡蒼白的臉蛋上泛起緋紅,雙眸閃爍着望向每一位隊友,鄭重地逐一點頭致謝。

他有些迷茫,這裡的一切既陌生又溫暖。

軒轅宇主動要求和他一組,沒有預想中的刁難報復,嘴硬心軟的大公子只是想幫助他。主人,軒轅公子,將士們似乎都不意他奴隸的身份,原來軒轅府是這樣的天堂。

他心底悄然埋入一顆奇妙的種子,若天下皆如軒轅府里這般……

負重彈跳,負重潛水,雙人對打……笑顏今日同將士們一起拉練了一整天,終是理解軒轅宇彪悍的體格是如何煉成的。

結束一天訓練,熱鬧的軒轅府漸漸歸於平靜,直至入夜——

漆黑夜空中懸掛着一輪清亮皎月,滿天烏雲遮擋不住的凄冷月光,傲慢地籠罩住整個軒轅府,貓兒躁動不安,嚎叫聲不絕於耳。

「喵—,喵嗚—,嗷嗚—」

「少爺,小少爺他…」

府上的小廝急匆匆跑來,上氣不接下氣地通報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