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 - 第8章 世外桃源

她一臉錯愕,完全僵住。倒是宇先開了口:「奶奶,大可不必如此,孫兒可以的!」

她恍然大悟,外婆這是要她改姓軒轅,繼承衣缽啊,那真是萬萬不可!

「外婆,哥哥可以!他同尋常人家的男子不一樣。」

軒轅紅烈眼眶微紅,昏暗燭燈下的皺紋愈發深邃,這才讓人注意到,她已經是個六十多的老人了。

軒轅紅烈撫了撫宇的腦袋,感慨道:「哪家養男兒,不是千嬌萬寵,若有他法,我也不願讓小宇受這般苦處。可如今軒轅家沒有一個女子,凌身子又弱,全部擔子都在他身上了。可他終究是個男孩兒啊!」

軒轅宇搖了搖頭,嚴正地說道:「奶奶,我很好。並不是所有男孩兒都能得到家人的寵愛,而那少部分幸運的男孩兒嫁人之後呢?萬一沒遇上良善妻家呢?咱們不是說好了,咱家找上門妻,我軒轅宇絕不會被妻主欺負,軒轅家也絕不會在我手上落寞!」

十二年前,西涼一戰兵敗,軒轅主將全部隕沒。幼年的軒轅宇還不能理解喪親之痛,只是記得母親答應要給他帶葡萄乾,小姨說回家繼續給他講「小狼崽」的故事。

最後,他還是沒等到故事的結局,軒轅紅烈告訴他,她們永遠回不來了。他哭鬧了好些天,望見府上的人也都在啜泣,他便哭鬧得更加放肆。直到挨了軒轅紅烈一頓胖揍,才巴巴地收回眼淚,不敢胡鬧。

那是軒轅紅烈第一次打他,那天后,軒轅紅烈像是變了一個人,往日的和藹模樣不見蹤影,狠心把他丟到軍營,同女子們一起訓練。只要他念書訓練稍不用功,就會遭到軒轅紅烈的打罵。

隨着年齡的增長,他漸漸懂事,不再偷懶耍滑,承載着軒轅全族的期望,潛心修鍊,如今年紀輕輕就已達金階修為,比起當年的母親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深深望了軒轅宇一眼,點了點頭,贊同道:

「外婆,我知道您心中也是認可男子的,至於別人家如何,難道就能影響您的判斷嗎?女男本應該平等,軒轅的擔子,也只有表哥才擔得起。若其他笑顏能幫得上忙,定當竭盡全力!」

女男本應平等?這句話彷彿一束小小的光,熱量微弱,卻足矣溫暖宇的心房。他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話,即使再跳脫的男子,頂多抱怨世道不公,現在居然有位女子說出「女男平等」這種言論!

「你在說些什麼啊?」軒轅紅烈大為震撼,這是什麼大逆不道的話,竟當眾脫口而出。

「妹妹說,女男本應該平等!」病榻上的軒轅凌不知何時由丫鬟推着輪椅出現在此,淡定地複述着這句話,語氣雲淡風輕,波瀾不驚。

「哥哥可以,我亦……我亦能幫到哥…哥…咳咳…」說到後面,凌明顯體力不支,眾人趕緊圍過去,阻止他繼續說話。

丫鬟着急地漲紅了臉,帶着哭腔求道:「公子,咱們回吧!」

軒轅凌抬手止住丫鬟,頷首望着軒轅紅烈,雙目炯炯有神,堅定有力,難以想像這樣犀利的眼神來自一具虛弱憔悴的病體。

最終軒轅紅烈敗下陣來,紅着眼眶幫凌蓋上了毯子,應道:「知道了,知道了,奶奶信!」

軒轅宇撤下丫鬟,輕推着凌的輪椅往院內走,軒轅紅烈緊跟在他倆身後。沿路昏暗的石燈籠點亮軒轅府的夜幕,一位老人帶着兩個少年緩緩前行在漫無盡頭的長夜。

笑顏獃獃望着這一幕,她不敢確信,少年們是否能破曉黎明,但她確信,她要為少年掌燈!

第二日,文化課。

軒轅宇依舊提早來到學堂,坐到位置上邊溫習功課邊等先生,眼角比以往多了幾分疲憊之色。

待她匆匆趕來,學員們早已到齊。

「主人,最前排。」

她跟着百里落凡的指引,落座第一列第一排,桌案的左上角刻着「何笑顏」三字。

她瞟了一眼,滿屋只有隔壁桌位置空餘,桌子左上角果然刻着「軒轅凌」。

學堂一共三列,第一排從左至右分別是何笑顏,軒轅凌,軒轅宇。落凡被貼心安排到何笑顏的後面,其餘是軒轅軍從小培養的修士。

她向軒轅宇揮了揮手,

「哥,早。」

「早。」

兩人相視一笑,昨日之事,心照不宣。

教習先生「戚柳」闊步走入學堂,一眼掃到軒轅凌的坐席,輕嘆了一聲,落座講席。戚柳身着一襲乾淨利落的深藍錦衫,星眉劍目,盡顯英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