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重生女尊之金主小姐養崽記] - 第9章 流年與流言

夕陽划過天際,霞光中隱約升起幾顆光芒黯淡的星星,軒轅校場結束了一天的訓練,將士們三五成群地嬉笑打鬧着回營。

落凡微笑着別過戰友,肩上背着何笑顏的小包袱,步履輕盈地朝回府的方向走。他不住在軍營,而是同悅飛一起住在軒轅府上何笑顏院內的偏房,平時都是跟着主人一同回院,今日軒轅紅烈把何笑顏叫走了,他便獨自將包袱送回主屋,就匆匆趕回偏房。

一回屋就見到悅飛歪着身子跪坐在小木桌旁,鼻子和爪子都沾染了黑墨,小黑爪摁着草紙歪歪扭扭寫下幾個大字。

見到落凡回來,悅飛停筆,嬉笑着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興奮地迎接道:

「落凡哥哥回來啦!」

悅飛年紀小,廚房管事分給他的活不多,晚飯後收拾完碗碟就回來休息了,已經在屋內寫了好一會兒字。

落凡點了點頭,把外袍脫下,捋順了衣角的褶皺,把它整齊地掛到窗邊後,回頭問道:「昨天的功課完成了嗎?」

悅飛欣喜地拿起小木桌上的一打草紙,遞給落凡。

「 早做好啦。 」

落凡接過草紙,順手拿過悅飛小黑爪里的小黑筆,圈出幾個大字。

「這幾個字重寫。桌子收好,開始講今日的功課。」

結束了一天的訓練,落凡十分疲憊,耷拉着雙腿坐在床邊,脖頸閃着晶瑩的汗珠,舉着草紙的胳膊微微發顫。

悅飛看見落凡的模樣,眼眶漸漸泛紅,搖了搖頭,帶着哭腔道:「落凡哥哥,你先休息吧!」

落凡被這個獃頭獃腦的小笨蛋給逗樂了,無奈地輕笑了一聲,認真給他解釋道:

「不許哭,教你又不累,不如快些結束我好休息。帶你念書是主人的指令,不必感激我。你從前沒念過書,聽不懂軒轅學堂的先生們授課,我先帶你讀書認字,過段時日,主人自會設法帶你進學堂。」

悅飛連連點頭,麻利地收拾完桌上的狼藉,擺上詩經和草紙,磨墨等待落凡。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落凡一邊朗讀,一邊執筆示範,悅飛有模有樣地學着。

燭光勾勒出少年的剪影,映在泛黃的牆壁上,狼尾少年正襟危坐,身軀如松,執筆寫下青蔥流年,發黃的記憶在此刻被無限拉長——

也是這樣點着昏暗蠟燭的夜晚,父親總會把他攬在懷裡,他坐在父親的腿上,握筆的小手被父親溫暖寬大的手掌包裹,一筆一划寫入童年舊夢。父親的聲音總是特別溫柔,多年以後,耳邊還是會回蕩着「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點點淚光淹沒在燭光之中,天真的少年沒有發現異樣,認真地寫下歪歪扭扭的大字,清澈的眼眸里是被世界溫柔以待的感激。

……

番外一,悅飛(副CP,耽美,避雷耽美,短小番外,跳過不影響正文食用)

時間:兩年後。

地點:軒轅府廚房

這日軒轅宇又惹軒轅紅烈生氣,被罰了一頓軍棍,正好錯過了午膳。不過一頓飯可難不倒他,趁着午休時間悄悄溜出校場。

午膳過後,廚房暫時清閑,只留了悅飛一人收拾,他便自在地一邊洗刷着廚具,一邊溫習着昨日的功課。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軒轅宇躡手躡腳地躲到廚房門口,觀察了一會兒這個獃獃的少年,像是確認了什麼,嗤笑一聲,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挑了挑眉,對少年道:

「小孩兒,你就是笑顏要塞給凌的書童吧!」

「小孩兒?」

他今年十四了,怎麼算得上小孩兒,而且這個聲音聽上去,年紀應該和他差不了多少,被一個同齡男子叫小孩兒,悅飛感覺被佔了便宜,氣鼓鼓地抬頭,正想反駁回去,突然愣住了。

面前的少年比他高出兩個頭,挺拔的身姿宛若高俊女子,高高豎起的髮髻乾淨利落,星眉劍目英氣勃發,他穿着簡潔的士兵常服,袖口上還沾着灰土,顯得隨性又洒脫。

這是悅飛第一次近距離端詳少爺,不禁疑惑世上竟有如此帥氣的男子,簡直比他見過的所有女子還要英氣。他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停下手裡的活,俯身跪下行禮,慌亂地道:

「見過少爺,應該是,是小奴,啊,可是,真的嗎?凌少爺的書童,主人沒給奴說過,奴可以嗎?」

軒轅宇被他蠢萌的模樣逗樂了,嗤笑一聲,朝他勾了勾手指,挑着眉說:

「你討好本少爺說不定就可以了。」

悅飛不明所以,抬頭呆望着軒轅宇,黑曜石般的眼眸乾淨又明亮,頭頂彷彿冒出好幾個小問號。

軒轅宇一把拉撈起他,忍不住擼了擼他毛毛躁躁的小腦袋,

「起來獃頭鵝,你趕緊做倆小菜來討好本少爺呀!」

「哦哦,好的少爺。」

悅飛恍然大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