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醫妃A爆京城》[重生醫妃A爆京城] - 第8章 拯救刀疤

慕清歌看着村長夫婦冷笑;「當然了,您二位是貴人多忘事,但我想,那杏兒的爹娘定是不會忘記吧?

趙寶城和張大花的臉色都極其難看。

半年前的一個傍晚。

鄰村的杏兒到溪邊浣洗,結果遇上了趙錢來兄弟。

青春期的少年,見到杏兒模樣標誌,於是生出歹念竟將人玷污。

結果導致受辱後的杏兒直接上吊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當時杏兒爹娘鬧上趙家,要討個說法。

但趙家是村裡的富戶,又是村長,有點小權利,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

最終果愣是欺負杏兒爹娘老實把這事給壓下去了。

可到底是兒子背了人命,如今舊事被重提趙寶城夫婦自然是心虛的。

慕清歌逼近趙家夫婦。

一雙明亮又犀利的眼眸幾乎要將人洞穿,看的夫婦兩個一陣莫名的心慌。

「杏兒枉死後,就曾有人看到她的冤魂徘徊於村口的槐樹下,你們還記得吧?」

「子不語怪力亂神,你個死丫頭胡說什麼?」張大花拉下臉呵斥道。

慕清歌唇畔勾起一抹古怪笑意,眼中幽深,「常言道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我猜你那倆兒子是不是被杏兒的冤魂來索命了?」

「但也可能是他們命硬,只落得個痴傻下場。」

「哎呀,如此說來,張大娘您真的去拜佛燒高香了,好歹人還活着不是?」

張大花渾身打了個寒顫,覺得空氣都降了幾個度,不由得往趙寶誠身後躲去;「你個死丫頭,別以為在這裝神弄鬼就能糊弄得了我們!」

「對!你最好老實交代,是怎麼害的我兒子?」趙寶誠臉色不善的質問。

慕清歌絲毫不慌亂,鄙夷一笑。

「我一個女孩子,趙錢來他們幾個都是身強力壯的男人,我能把他們怎麼樣?」

「這話就是去官府,恐怕也證據不足吧?」

「而且,我倒覺得別人會信他們是被冤魂索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趙寶城夫婦面色蒼白,這丫頭軟硬不吃死活不認,他們也拿她沒辦法。

要是真去報官的話,恐怕還真會像慕清歌所說,得不償失。

雖然不甘心,可是趙家人也拿慕清歌沒辦法。

最後張大花在兩個村裡老太太的拉扯下,罵罵咧咧的回家去,趙寶誠自然也跟着回去了。

第二天,村長家就請了道士來做法,一連念了好幾天的經。

聽說有超度冤魂的,還有驅邪的儀式….

這都是後話,反正暫時趙家是沒功夫來找慕清歌的麻煩了。

「哎…我苦命的兒啊,都是娘沒本事,才把你逼成了這副樣子!」

彩萍在他們走後,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一把將慕清歌拉入懷中,重重的嘆了口氣。

剛才女兒那副彪悍又牙尖嘴利的樣子她可是都看見了。

村裡幾個長舌婦也看見了,這要傳出去,以後誰家敢娶一個這樣潑辣的媳婦兒?

而慕清歌則是完全不知道阿娘已經開始擔心起她嫁人的問題了。

從彩萍懷裡掙開,慕清歌眨了兩下無辜的大眼睛,安慰她道;「阿娘莫要這樣說,女兒小時候是阿娘護着長大的,如今自然該到了女兒護着娘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