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影后:傅先生,請護駕!》[重生影后:傅先生,請護駕!] - 第3章 真噁心

被子不為所動。
「你說的那些話,我沒有告訴傅總,我來,是想和你說,其實我們可以合作!」
被子終於掀開,她眼神警惕看着楊錦,「合作?」
「談合作之前,我想知道,你對原小姐的事情,知道多少?」
「我說,事無巨細,你信嗎?」
趙瑜笙冷眸微抬,心裏感慨,這是換另一種方式達成之前的目的了。
「很好,我要的,也是事無巨細,我直說了吧,我因為辦了件蠢事,即將面臨失業,而且是再沒有翻身機會的可能,你如果能幫我,我就也能幫你!」
趙瑜笙皺眉,以前怎麼沒覺得楊錦那麼冷漠乾脆呢,他快人快語的樣子,讓人明知有坑,卻想跳一跳。
「怎麼幫?」
「以你目前的身份,是沒有資格認識傅總的,可是有了原臻靈這個身份,傅總就會對你多加寬容,想出頭,很容易!」
嘶……她眉頭一挑,輕輕發出一記抽氣聲。
「你怎麼就會信我知道傅亦川的事呢?」
楊錦輕輕一笑,推了推他的白邊眼鏡,笑意盡顯眼底,「因為我會讓你知道的!」
他這是打算用自己查到的,換趙瑜笙的嘴來告訴傅亦川,從而有利於兩個人的合作。
換句話說,楊錦並不相信自己知道原臻靈的一切,只覺得自己在耍手段認識傅亦川而已。
趙瑜笙也跟着笑了,「好!」
送走楊錦,吳紹輝癲癲的進來了,看着趙瑜笙神色已經換上了一副淡漠的樣子,可是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雀躍。
「姑奶奶,你怎麼認識這個人的,我小看了你了啊!」
吳紹輝看她不願意搭理自己,當即就上手給她捏捏肩膀,捶捶腿。
趙瑜笙哭笑不得,「用不着這樣吧,一個助理而已,我說我能讓傅亦川對我區別對待,你不是得更誇張了!」
吳紹輝笑了起來,摸摸她的額頭,「我說你也沒發燒,要是說見一見傅亦川我信,可是你說區別對待就吹牛了,誰不知道傅亦川是個寡淡的男人,身邊連個女人都沒有,哦不,龍青嵐是第一個,所以她一句話就能讓劇組唯命是從!」
趙瑜笙翻了翻白眼,又是龍青嵐,她現在聽到這三個字就反胃!
「不提龍青嵐,你我還是朋友!」
「好,不提,那姑奶奶,能說說原臻靈是什麼人物嗎?」
趙瑜笙深吸口氣,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可是如今她和吳紹輝是搭檔,楊錦一看也不是個好說話的人,且不論自己和楊錦不熟,就是原臻靈出現,楊錦也未必買面子。
他以利己為先,連傅亦川的主意他都敢動,她一個小小網紅,還是謹慎些,所以這件事,必定得和吳紹輝商量的。
「你信託夢嗎?」
她瞎掰扯的問吳紹輝。
吳紹輝一懵,還是回答了,「信!」
「我夢見傅亦川喜歡的女人死了,而且是被折磨而死,她讓我去告訴傅亦川要報仇,所以我去了,沒碰上傅亦川,反而是這個助理打發了我,剛才他來,應該是這個助理想找我去傅亦川跟前演齣戲,但是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楊錦和傅亦川工作了五六年,楊錦為什麼要找自己去騙傅亦川呢?
吳紹輝聽完她的話,頓時感覺身後冷颼颼的,身上都發麻,臉皮都有些緊繃了。
「姑奶奶,別嚇人啊,你昏迷這幾天,就是夢見她了?」
「對!」
趙瑜笙點點頭。
吳紹輝登時面如鐵色,「你這是被髒東西盯上了啊,找大師做法吧!」
趙瑜笙氣結,咬牙切齒看着他,「現在是怎麼配合楊錦這齣戲,你說那些幹嘛,就算我被盯上了,也是我有事,你怕什麼?」
吳紹輝悻悻閉嘴,可還是忍不住害怕,嘆口氣,「那你說怎麼辦?」
「當然是配合楊錦,他讓我怎麼說,我就怎麼說!」
吳紹輝皺眉,「你不是說你知道她的事嗎?」
「已死之人,還有什麼重要的,活着的人才是最要緊的!」
原臻靈的一生,短暫的二十七年,就是為趙瑜笙做了鋪墊,她利用自己的前世,換取今生的榮華。
只有自己有了能力,才能將傷害原臻靈的人,全部揪出來,讓他們付出代價!
吳紹輝有些看不明白她了,說她失憶吧,可是她又跟失憶的人表現得也太淡定了。
沒有失憶的話,趙瑜笙的事情。
她半知不解的。
現在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只有盡全力配合趙瑜笙了,現在搭上傅氏集團,他也是抽不了身的。
原臻靈的葬禮已經正在進行,沒有媒體跟蹤,更沒有複雜的人。
趙瑜笙被點名去了,是楊錦叫的,龍青嵐也在,原臻靈的同學,和傅亦川共同認識的人只有龍青嵐在。
而原臻靈的養父母不在,所謂婆家都不可能有,偷偷打聽到,原臻靈出事後,那個地方就被封閉,那個男人肯定被帶走了,可是養父母和妹妹失蹤了。
趙瑜笙把目光看向龍青嵐,跟她有關係吧!
龍青嵐眉頭緊皺,看着傅亦川,眼中全是愛意,不忘拿着紙巾輕輕擦拭『眼淚!

妝容精緻的她,就連搭配都講究到和傅亦川匹配,儼然一對情侶裝。
傅亦川和原臻靈的關係,一直按照原臻靈的意思沒有公開,知道他們是戀人關係的,只有龍青嵐。
而如今傅亦川請來那些同學,直接算是公開承認了原臻靈的未婚妻身份。
趙瑜笙站在角落,看着那些同學假惺惺的掩面而泣,還真是諷刺至極。
當初,她一個窮苦學生,多少人看不起她,笑話她,她不在意那些人的眼光,只是覺得噁心。
不過都是看傅亦川的存在,他們表現如何惋惜原臻靈,讓傅亦川加深印象而已。
傅亦川一朵白花別在胸口,面無表情,眼中的紅血絲讓人一眼就看出來的他應該一夜未眠。
玻璃棺里,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