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產業遍布全球》[重生之產業遍布全球] - 第一章 重返

第一章 重返

「沒想到竟然起霧了。」

凌晨五點半,陳毅看了眼窗外自言自語。

他眼中裡布滿血絲,顯然是一夜沒睡。

房間里烏煙瘴氣,煙灰缸更是塞滿了煙頭,混雜在黃褐色液體中,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氣味。

陳毅今年三十五歲,覃縣人,如今獨自住在縣城北邊的西苑人家。

沒被開除之前,他在縣城的一家大型購物商場里管理物流,每月有一萬多的收入,除去要還的房貸和醫院藥費,剩下的錢勉強夠他日常花銷。

可直到兩周前,由於弄丟一批貨,他被開除了,不是沒有據理力爭過,只是並沒有什麼卵用。

才半天而已,一個青年便頂替了他的位置,這時他才意識到什麼。

雖然「物流配送主管」並不是那麼高大上,但最起碼也是個月入過萬的職業,相對還比較穩定,所以盯着的人自然不少。

甚至他都懷疑那弄丟的貨就是有人故意藏起來,倒不是他內心黑暗,而是這幾年他深刻體會到社會的險惡。

原先陳毅家過得還算寬裕,父親開了一家工廠,大學畢業後他子承父業,那時家裡怎麼說也有個幾十萬的存款,再加上固定資產,勉強算個百萬富翁。

可是,這一切卻被五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擊垮,整個家支離破碎。

在聽到**傳來的噩耗,陳毅一晚白了頭,幾近崩潰。

之後為了給父母治療,他花光家裡所有的積蓄,甚至將工廠抵押給銀行貸款支付醫療費。

只不過老天卻再次開了個玩笑,父親在治療一年後離開了人世。

那夜陳毅沒有睡,就守在父親的床頭,回憶着過去的點點滴滴,一連三天硬是沒有落下一滴眼淚。

直到為父親下葬的那天,他卻獨自開着車去了郊外。

停在一處無人的地方,心中積累已久的情緒終是爆發,他瘋狂的捶打方向盤,在車中撕心裂肺地吶喊,哭的像個孩子。

他憤恨為何老天如此的不公,為何會如此對待他們,到底他們一家做錯了什麼?

那天,陳毅哭了很久,直到深夜才落魄不堪的回到醫院。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親和銀行卡里的餘額,他決定出去找工作,於是也就有了這份「物流主管」,當然最開始他也只是個上下卸貨的普通工人。

可如今就連這份支撐他兩年的工作也黃了。

每個月光母親的醫療費就需要5500,另外還有3500的房貸要還,除了這些,真正的大頭還是兩年前欠銀行的一百多萬貸款。

如此重擔,他沒有跟親戚們說,隻身獨自默默扛着,因為陳毅覺得欠她們的已經夠多了。

……

狠狠吸了最後一口煙,陳毅拖着疲憊的身軀來到洗手間,看着鏡子,他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必須在四月之前找到工作。

銀行卡此時餘額只剩三百多塊,如果再找不到工作,下個月的房貸和醫藥費就還不上了。

房貸那裡還可以想辦法往後拖一下,最多損失他在銀行里的個人信用,反正已經欠了一百來萬,也不差這點,但母親那裡的醫療費卻不能不給。

現在的社會,你沒錢真的沒人願意搭理你,醫院不是慈善機構,最多通融一個月,如果還不交就會給你換病房,接着就是停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