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10章 她能為誰而拒絕他?

夜已深,可東宮西所九華堂的燭光還是通明;

外面的小太監勸過幾次,都沒動靜,就沒人敢再勸了。

劉曜坐在書桌前,望着桌面上的一個紫檀木錦盒愣愣的出神。

再看便會發現錦盒裡放着一隻翠綠通透的玉鐲,一看成色做工便知不是凡品。

半晌,劉曜合上錦盒,將東西收了起來。

今晚的心煩意亂,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雅間的那些話,對他來說無足輕重卻也在他心中激起了一絲漣漪。

若她真不願意,他自然不會強求,畢竟就像皇祖父說的,皇室的人又不是土匪強盜,沒道理逼人家姑娘嫁;

但是,他心裏總有好勝心作祟,她能為誰而拒絕他?

天下男子,能有誰比他好?

普天之下,她嫁給誰又能比得過嫁給皇室?

劉曜越想越覺得氣悶,九華堂的燈徹夜通明。

.

蘇妧和蘇妙到家的時候,蘇姍早已被哄睡了。

家裡其他長輩的房裡還亮着燈。

因兩人有心裏話要說,所以回來的時候在馬車上兩人便說好了今晚一起睡。

卸去釵環,洗去脂粉,兩人一起躺到了蘇妧房中的床榻上。

蘇妙歪在軟枕上,和側身躺着的蘇妧說著閨中姐妹的悄悄話。

「阿爹說了,聖上私下召見他的時候,名義上是為公事,但卻問了我的生辰八字,爹爹說過後,聖上還說和魏王世子的年紀相近,生辰八字也合。」

蘇妧一語戳破,「聖上哪裡懂什麼生辰八字合不合,不過是借口暗示二叔罷了。」

蘇妙哼了兩聲,「誰說不是呢,爹爹也很吃驚,沒想到太子妃那邊剛暗示了一嘴你的事,這邊聖上便毫不掩飾的又打上了我的主意。」

蘇妧搖頭嘆道:「聖上當真要蘇家女兒都做他們劉家的媳不成?」

蘇妙伸手做捂她嘴狀,「慎言。雖說我們心裏不得勁,也不能這樣說出來;要知道,放在外邊人眼裡,這可是求也求不來的榮華尊貴。」

蘇妧拉了拉被子,問:「那你怎麼想的?魏王世子咱們宮宴上也瞧見過,人才如何你定是知道的,你……可是願意?」

蘇妙聞言垂眼淡笑,輕輕的嘆了聲氣,「酒樓雅間那,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想嫁給皇室子弟,我真的沒有那樣的豁達心腸能與別人共享丈夫。」

蘇妧抿着唇,若有所思。

前世,蘇妙也是被獻文帝賜婚嫁給了魏王世子劉曉,劉曉身材頎長容顏俊美,更有皇家子弟的氣勢威嚴。

前世蘇妙即便婚前不怎麼願意,但是婚後面對這樣的夫君也是在一朝一夕的相處中動了真心;

但是劉曉畢竟是皇家人,做世子的時候還好,後來承襲王位成為魏王后,當時的永嘉帝,也就是劉曉他大伯,給每位侄子都賜了兩位貌美如花的側妃。

聖恩之下,劉曉自然不能拒絕,而且自由的環境使然,劉曉也不覺得自己多兩位側妃能對蘇妙有什麼影響。

反正妻和妾,他是分得很清。

但他分得清,蘇妙卻看不清。

看着劉曉竟能和對她一樣的寵幸那些側妃,好不容易產生的幾分情意不多時便磨滅的乾乾淨淨。

再後來,蘇妙像是把自己的心圍了起來,誰也進不去,誰也傷不到。

具體的蘇妧不清楚,但是前世的蘇妙和劉曉比起她和劉曜,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

想到兩人前世婚姻的悲劇,蘇妧不免有些悲戚。

這一世,憑她一己之力,能改變什麼呢?

她是能拒絕聖上賜婚還是能讓劉曉不納姬妾,亦或是能焐化劉曜那個冰塊?

她哪個都做不到。

一想到這些,蘇妧不由得從心底冒出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所以,她的重生一世,就是為了讓一切都重蹈覆轍的嗎?

不,

不行!

絕對不能就這麼妥協於和上一世一般無二的命運。

但要怎麼做,她一時還沒有想好。

就目前來看,這一世雖然在一些細枝末節處有些不同,但是大方向上沒有偏離前世的軌道。

如此這樣,她能稍稍放心些。

蘇妙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想我們倆怎麼就和別人不一樣,那麼不願意嫁給旁人眼裡千好萬好的皇孫們。」蘇妧玩笑道。

蘇妙撇了撇嘴,低聲道:「那是因為我倆自幼什麼都不缺,自然不需要一門親事來給自己抬高什麼,即便這門親事能讓自己的尊榮更上層樓。換成蘇婧,肯定早就樂得睡不着覺了。」

蘇妧:「蘇婧?她可沒吃什麼苦,三叔自幼就偏心於她,真正吃苦的是二姐;但爹和二叔當初在親事上詢問二姐自己的意見,人家也沒說非高門大戶不嫁。」

蘇妙一臉惆悵,苦惱道:「這個時候,我可是真想把這樁蘇婧夢寐以求的好事讓給她。」

蘇妧寬慰着她,「人各有志,蘇婧和孟姨娘骨子裡就喜歡權勢,偏偏三叔又沒有,自然格外渴求。其實想想她們也沒什麼錯,只要不會不擇手段的謀求,便只當她們心氣高吧。」

蘇妙覺得沒那麼簡單,「你當孟氏和蘇婧是吃素的?這麼容易就妥協?蘇婧按說早該相看門戶訂親了,可是一直遲遲未有音訊,你覺得會是三嬸不用心?」

蘇妧知道蘇妙的意思,無非是三嬸按照三房的門戶去挑的人家,孟姨娘和蘇婧都看不上,想等待機會,謀一門上好的親事。

可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姨娘,一個養在小娘身邊的庶女,能怎麼謀?

前世蘇婧是嫁給了禮部尚書的庶次子隨楊;隨楊性子清冷正直,寧折不彎,堪稱是個不錯的人選;

而隨家單配三房綽綽有餘,但若是搬出蘇恆和蘇忱,就立刻不夠看的;

所以這門親事,可以說是隨家高攀。

蘇婧藉著兩個伯父的光,在隨府日子過得順風順水,沒有人敢給她氣受。

想到前世的蘇婧,蘇妧不覺一陣恍惚。

不求真心只戀權勢的蘇婧能過得那麼好,她是不是也該在蘇婧身上借鑒些什麼?

想想有時候,蘇婧的一些行事作風,她和蘇妙也該取其精華而自用。

真心是個好東西,可是並不是所有的真心都能換來真心;

而且在很多人眼裡,真心是最不打緊的東西。

既然如此,今生的她是否也該轉變一下思想。

她依舊不貪戀權勢,但這一世,不管嫁給誰,她也可以試着不那麼期盼真心了。

.

劉曜昨夜一夜未眠,白天自然也就無精打采沒什麼精神;

太子妃看着他眼下的烏青,又是吃驚又是心疼,「你這是忙什麼呢把自己累成這樣?」

劉曜耷拉着眼,蔫蔫的提不起精神,「沒什麼,就是睡不着。」

太子妃:「你這樣子怎麼行?母親讓人給你端碗安神湯,你喝了回房好好睡一覺。」

實在是沒甚精力,劉曜也沒有硬撐,點了點頭。

回到九華堂,丫鬟正好把安神湯端上來。

他一飲而盡,隨後更衣上了床榻。

安神湯並不安神,起碼對劉曜沒有;

前不久的那個夢,再次重演。

上一次他看到夢中的自己策馬飛馳回到所謂的「昭王府」。而且根據下人的稱呼,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