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2章 重生歸來

呼吸停止的瞬間,蘇妧感覺到的是從未有過的輕鬆。

死後不管是下地獄還是去天堂,她都認,但回顧自己這一生,並未做過什麼傷天害理之事,想來善惡有報,蘇妧覺得就算閻王爺再糊塗,應該也不會把自己按照什麼罪大惡極之人處置吧。

可當她再度睜開眼的時候,

蘇妧整個人都不好了,入眼的每一幕都讓她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

不對不對,

一定是她睜眼的方式有問題。

嗯,

閉上眼睛,再來!

……還是這樣。

可眼前……

自己所處的不是自己未出嫁時的閨房嗎?

按說人死了就算不下地獄不上天堂也得輪迴轉世吧,

可她現在這是又回到人間了?

自己又不是含冤而去的冤魂,為何要她滯留人間?

等等……

蘇妧忽的覺得哪裡不對,她緩緩的坐起起身,伸手向自己身上摸了摸,這觸手可及的溫熱身體,怎麼可能是魂魄?

這樣想着,她又踱步來到窗前,此時外頭的日頭正好,大片的陽光灑進來。

她沐浴着暖陽,只覺得心曠神怡,可鬼魂系屬陰靈,怎麼可能受得了烈日驕陽。

所以她現在不是鬼魂,是活生生的人。

蘇妧愣神良久,慢慢消化了這一事實,隨即她走到閨房中的那方西洋鏡前,細細的打量着。

鏡中的少女嬌艷無雙,裊娜風流,美得不似凡間。

蘇妧怔住,右手隨即撫上羞煞百花的面頰,這是她是十三四歲時的樣子。

所以,她是重生了?

而且重生回到了自己還未嫁給劉曜的時候?

素心端着茶水點心進來,入眼的便是自家小姐在鏡子前愣神的一幕。

「姑娘醒了?」

蘇妧強掩着內心的波濤洶湧,「素心,我睡了多久?」

「姑娘睡了有半個時辰,今日二姑娘三朝回門,姑娘年幼,就算高興也不該飲酒啊,頭疼了那半晌,這會可還有不適?」

僅僅是這幾句話,蘇妧心下立刻明白自己這是回到了十三歲的時候。

按照素心所言,如今應是元成三十二年九月,

蘇府的二姑娘蘇妍於三日前和鄭國公世子鄭景之完婚,今日正好是三朝回門,席間她也高興,和四姐偷偷喝了兩杯玫瑰甜酒。

沒想到那酒喝着甜津津的不覺得什麼,後勁還挺大,讓她頭疼了好久,最後索性回房一直躺着。

在確定了當下的情況後,鋪天蓋地的喜悅幾乎將蘇妧淹沒。

她伸手讓素心退下,直到房內只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蘇妧激動地熱淚橫流。

上天憐惜,

她回來了,重生了,

而且是回到還沒有嫁給劉曜的時候。

想到那個冰塊,蘇妧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前世臨終前她都沒見到他最後一面,他回京看到的估計只可能是她冰冷僵硬的屍體了。

不知道那個冰塊會是什麼反應,

會不會為她掉滴眼淚。

啊呸,

察覺到自己一閃而過的可笑念頭,蘇妧一巴掌朝自己腦門上拍了一下。

她在這自作多什麼情。

她死了,於蘇家定是悲痛;

但於劉家皇室,出了喪期,

她那個皇帝公爹肯定就會再指一門親事給劉曜續弦,皇家無私事,劉曜不要都不行。

更何況,那個冰塊,估計誰做他的妻子對他來說根本沒差,橫豎都是兩隻眼睛一個鼻子的女人。

接受了重生的事實,蘇妧心裏開始盤算起來。

現如今她才十三歲,還差兩年及笄。

上一世是在她及笄後的第三天,獻文帝下旨,賜下了蘇家長房嫡幼女和太子嫡次子的親事,

也就是蘇妧和劉曜的這樁婚事,是由劉曜他親爺爺做的主,就連劉曜的親爹,後來的永嘉帝事先都毫不知情。

但蘇家大姑娘二姑娘出嫁後的好名聲傳遍上京貴族圈,替蘇家其他未嫁的姑娘打下了極好的名聲,所以永嘉帝和張皇后對這門親事都是樂見其成。

但是對當事人來說,還真就是名副其實的盲婚啞嫁。

雖然事前她知道他文武雙全英勇俊朗的名聲,他應該多少也聽說過一點上京城中第一美人蘇家幼女的芳名,

但也僅此而已,對方具體的脾氣秉性,

她一無所知,而他應該是不屑也不想知。

意識到自己思緒飄遠了,蘇妧搖了搖頭,讓自己屏除了雜念。

他們這種家族兒女的婚事,莫說是他們自己,很多就連父母也做不得主,大多都是由聖上賜婚。

政治聯姻,互相牽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獻文帝似乎很喜歡指點鴛鴦這個事。只要是他有那個時間,他看得上的小輩,親事都被他包攬了。

蘇妧猜不透上一世獻文帝給自己和劉曜賜婚的具體用意,但隱約覺得是在進一步抬舉蘇家。

蘇家已是一門雙侯,家中後代兒郎也是人才輩出,皆在朝中擔任要職,但蘇家不是心比天高的攀龍附鳳之徒,從沒想過用兒女的親事去換取什麼。

當年獻文帝的賜婚,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公爵侯爵之女,由皇帝陛下賜婚很常見;

只是意外,蘇妧的賜婚對象,居然是尊貴無比的太子嫡子。

當時不少平時一處玩的同齡世家女眼紅蘇妧的好命。

現在想來,蘇妧真想回到當時反問一句,這命給你你要不要?

這一世,蘇妧不是很想再嫁給劉曜,可她一個人人微言輕的,什麼都做不了。

看來要是想換個夫君,還是個蠻艱巨的任務。

唉。

蘇妧輕嘆了口氣,

且走且看吧,

即便重生,她也不是就能一手遮天或是一切隨心所欲了。

這世道,本就限制了女子許多,

只要她還是蘇家女,她就永遠不可能只是蘇妧。

.

重生回來的日子,蘇妧過得很舒心。

準確來說,是在閨閣中做女兒的日子過得很舒心。

可以想睡到幾時都行,可以隨時出門遊玩、踏青、看花燈,

家中長輩慈愛,且嬌寵女孩,自然是隨她的心性。

又是和四姐蘇妙出門賞景遊玩的一天,蘇妧在衣櫥前躊躇了半天,挑了一件桃紅色褙子,打扮的格外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