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3章 再相遇

好容易出門一趟,不想讓蘇婧壞了興緻,蘇妧和蘇妙都不再提那些糟心事。

如今是金秋時節,碩果豐收的時候,慈光寺的附近有各路商販彙集,販賣的小吃和物件也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蘇妙和蘇妧兩個名門小姐吃慣了山珍海味,對一些市井小吃還是很喜歡的。

今日她們二人就是要去趕集市。

順便去慈光寺還願——謝佛祖庇佑,二姐姐蘇妍得以許配良人。

這是半年前蘇妍議親時她們姐妹齊來慈光寺進香時許的願,如今心愿達成,自然也要來還願。

馬車出了城,姐妹倆戴着帷帽下了車。

不過即便看不清臉,兩人的穿着氣度也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家的姑娘,還是不時引來一陣側目。

蘇妧並不理會,她難得在空氣中又聞到了久違的味道……自由!

現在給她一個翅膀,她是真想上天了。

她腳步歡快,看看這裡瞧瞧那裡。這個時候沒人會提醒她注意規矩、訓誡她必須行坐端正,耳環步搖不能晃動,她想做什麼便是什麼。

本來她和蘇妙還並肩走着,可是慢慢的,兩人被不同的物品吸引,加上蘇妧確實蹦躂的太快,蘇妙一個沒注意,就發現自己的五妹沒了人影。

臉上的青筋沒忍住跳了跳,蘇妙懶得管,反正有侍衛丫鬟跟着,太平盛世的,應該不會出什麼事。

在集市間穿梭了半個時辰,蘇妧滿載而歸,身後跟着的八個侍衛從一開始的威風凜凜環刀佩劍到現在替他們姑娘拿脂粉首飾,個個手裡滿滿當當。

蘇妙覺得自己已經算是夠敗家了,但看了眼蘇妧身後的幾個侍衛,忽然覺得和這個妹妹比起來,自己還是很勤儉的。

同時心裏不免替未來的妹夫憂慮了一下,

那得是怎樣位高權重且家產富有,才能禁得起這樣一個敗家主母的揮霍。

蘇妙:「逛的差不多了,咱們該進寺廟上香還願。」

「嗯,好。」

兩人重新上了馬車,一盞茶的功夫,便到了慈光寺。

慈光寺是京城中香火最旺的寺院,達官顯貴都是到此進香祈福。

因此幾乎每日人流都不少。

蘇妙和蘇妧到的時候,正是快將近中午的時分,兩人在佛堂中恭恭敬敬的跪拜祈福還願後,並虔誠的遞上香火錢。

蘇妧除了替蘇妍還願,還為自己。

重開一世,是更好還是重蹈覆轍,她沒有把握。

她只希望起碼要比上一世好一點。

二人進完香剛從正堂出來,迎面看到了寺里的住持慧安大師。

雙方互相見了禮,慧安大師意味深長的多看了蘇妧一眼。

這時蘇妙想去後山看怪石,蘇妧借口剛才逛累了沒有同去,其實是有些問題想問問住持。

慧安大師也沒有走遠,站在正堂的側門前,似乎是在等她。

蘇妧屏退下人,自己走向了住持的方向。

慧安大師慢慢踱步到寺中那棵高聳入雲的大樹旁,「女施主找老衲,可是有何疑惑不解之處?」

蘇妧:「大師可知我心中所疑惑的事?」

「女施主切勿過於憂慮,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蘇妧實在不解,「那我為何會……」

「天機不可泄露,女施主既來之則安之。」

大師神秘莫測,蘇妧是毫無頭緒,一點也沒聽明白。但是她意會到了一點,就是她這重生,應該不是什麼逆天而為的壞事。

起碼聽那大師的語氣,應該是的。

不是壞事就好,

蘇妧這下就安心了。

.

素心和明心不知何時跟了上來。

素心:「姑娘若是累了,可去廂房休息一會,方才有位小師傅特地收拾好的。」

蘇妧搖了搖頭,「我不累,難得出來一趟,我要多看看。」

明心:「四姑娘去了後山,姑娘可要去找四姑娘?」

「不……不去了吧,我可不想爬山。」蘇妧抗拒說道。

爬山這種又累又沒形象的事,蘇大小姐很不樂意干。

明心又道:「後院中有個鞦韆,花壇的花開得也極好,姑娘不妨去那坐坐?」

這個提議不錯,

蘇妧點着頭應允了。

可是等她來到後院,看到鞦韆前的兩男一女時,

頓時傻眼。

別人不認得,

她認得,

劉暲、劉曜,劉樂。

永嘉帝和張皇后嫡出的三個兒女。

園中各處都立着身形高大、訓練有素的侍衛。

這一瞬間,蘇妧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同時心裏又奇怪,上一世可沒有這一出,

什麼情況這是?

她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發現了一個更要命的問題,

她現在沒戴帷帽!

不過,

他們應該也不認識她吧。

她充其量就是個侯門之女,人家是尊貴無比的皇家子孫,怎麼可能……

俏麗的少女在園中無疑一道亮眼的風景,劉家三兄妹自然是都注意到了她,緊接着劉暲隨口的一句話瞬間打破了蘇妧所有的自我安慰。

「來人可是蘇家妹妹?」

一時間,她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兩難之際,年近五歲的劉樂聽到劉暲的話,邁着小短腿從鞦韆上下來,拽着劉暲的衣袖,「大哥,你認識這位漂亮姐姐嗎?」

劉暲俯身將妹妹抱在懷裡,一臉寵溺,「這是你蘇家的五姐姐。」

蘇妧聽到這話,膝蓋一軟,差點當場跪下。

她母親慶寧郡主和太子妃確實沾了點表親,但那都出了五服,且現在君臣有別,她可擔不起皇孫的一聲姐姐妹妹。

劉樂還小,不知什麼表親不表親、五服不五服的,只是眼前這姐姐實在漂亮,她喜歡和好看的人一起玩。

只見她很自來熟的走到蘇妧面前,仰着張粉雕玉砌的小臉,「姐姐,你陪我一起玩好嗎?」

蘇妧瞳孔地震,

慧安大師的意思應該是自己此番重生不是什麼壞事,但也沒告訴自己會偏離前世的軌道啊。

等等……

蘇妧忽然想到什麼,前世的今天她根本也沒有出門。

所以從她早上出門開始,今生的軌跡就開始變了?

……這叫什麼事。

見蘇妧不說話,劉樂又說了遍,「姐姐,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蘇妧恍如隔夢的回過神來,俯身行了一禮,「見過郡主,見過二位皇孫殿下。」

劉暲溫和一笑,「蘇家妹妹不必多禮。」

蘇妧努力忽視掉劉暲旁邊站着的前世那個冤家,專心陪着劉樂玩了起來。

不遠處的劉曜似是察覺到什麼,眼睫微不可查的動了下,依舊是那副清冷淡漠的神情。

蘇妧哪怕不看他都能猜得到他現在的表情,

抿着薄唇,一言不發;

看什麼東西都彷彿死物一樣,彷彿沒有事情能在他眼中激起一絲波瀾。

蘇妧想到一個形容詞就往劉曜身上瞄一眼,

想到一個瞄一眼。

看吧,她說的全中,一個不差。

蘇妧自顧自的心裏默默吐槽,可她的舉止落在劉暲眼裡,可就別有一番深意了。

劉暲握拳抵唇,輕笑了聲,「六弟,你說這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