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6章 差點被他的狗咬死?

殿內被地龍烘得暖洋洋,讓人直犯困。這會出來外頭的冷風一吹,蘇妧披着大氅都立刻清醒了。

東宮管事的想的體貼,不僅為貴客準備了宴席,連帶着那些主子身邊有體面的丫鬟僕人也有專門的酒席可以吃。

這會天寒地凍的,蘇妧也是體諒素心和明心,讓這兩人也都過去吃點東西,自己在園子里走走就行。

可兩人堅決不同意,怎麼說都不放心留她一個人;最後還是好說歹說,商定兩人一個個去吃,吃完了再來換另一個人,反正酒席那邊的菜都有熱爐子溫着。

素心和明心商量了下,素心先去吃,吃完回來換明心。

素心離開後,蘇妧帶着明心主僕二人在這東宮的後花園閑散漫步起來。

冬日裏大多花木都已凋零,但東宮是太子的住處,自然聚集了天下的奇珍,仍然還有一些在冬日凜然綻放的花朵,冰凌、山茶、臘梅各有千秋。

其中東北角的一方紅梅實在是漂亮極了,尤其是白茫茫的大雪天,極素的白色和艷麗的紅相互映襯,當真是「獨立千林壓眾葩,正由風骨傲煙霞」。

蘇府也有梅花,可遠沒有這裡開得好。

蘇妍看的心痒痒,想折一枝但又覺得於理不合,便想湊近了多看看。

誰知她剛往梅園那踏了一步,還未走到跟前,就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一隻狼犬,像是被人侵犯了領地,散發著狠厲不爽的氣息,一陣狂吠亂叫後,衝著蘇妧就撲了上來。

蘇妧被這凶神惡煞的狼犬嚇得魂飛魄散,明心拉着她就要跑,可她們兩個小姑娘哪裡快的過體型健碩的狼犬;見跑不掉,明心隨手從地上撿起個石頭朝狗丟了過去,試圖嚇走它。

可不丟石頭還好,一丟石頭,這狗瞬間更為兇狠,甚至開始咬人,明心的腿已然被咬到了一下,蘇妧雖然沒被咬到,但情急之下不小心扭到了腳,腳踝那裡一陣陣發疼,走都走不了。

好在主僕倆的尖叫呼救聲吸引了東宮的宮人,趕忙有人上前牽制住了這隻狼犬。

東宮管事的一個姑姑認出蘇妧是平陽侯的千金、慶寧郡主的女兒,絲毫不敢怠慢,忙扶了人起來讓旁邊的小太監去宣太醫。

蘇妧已是嚇得魂不守舍,整個人還在瑟縮發抖,話都說不出;

明心被東宮的宮女帶着去上藥和包紮傷口。

後院的這些動靜吵到了另一個主子。

劉曜是聽到赤利的叫喚,以為又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把它當家狗逗着玩,便想出來把狗牽回去,沒成想遠遠地看到花園那邊亂成一團,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本來不想管,但今日是母妃的壽辰,若出了什麼事,丟的是東宮的臉面。

管事姑姑正想着要不要派人知會太子妃和慶寧郡主,就忽然看到了這位爺。忙行了一禮,「殿下。」

圍着的一群人也都跪了一片。

劉曜掃了一眼四周,「出什麼事了?」

管事姑姑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劉曜這才注意到她身後的石椅上還坐着一個鬢釵散亂的小姑娘,哭得一抽一抽的,整個人還瑟瑟發抖。

至於嘛……

赤利有這麼嚇人嗎?

看着腳邊沖他吐舌頭的某狗,劉曜默默收回了這句話。

蘇妧絲毫沒注意花園裡多了個人,她滿腦子都是剛才被那隻狼犬追着咬的畫面。

一旦想起她便覺得瑟縮發抖,她重生歸來才幾天,要是就這麼被一隻狗咬死了、把這輩子就這麼完了,恐怕幫她重生的那位大羅金仙知道了都要吐血了。

再有,剛才東宮的人衝上來的時候,她聽到有個小太監說這是六皇孫殿下養的狼犬。

那一瞬間,蘇妧除了害怕,還蹭蹭的冒火氣。

上輩子被他氣的病死,這輩子要是被他養的狗咬死了,那他最好保佑她別有第二次重生,否則她非撓死他不可。

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小思緒里,絲毫沒注意外界的變化。

等她稍稍回了下神,立刻就察覺出了好像哪裡不對。

她順着那道放在自己身上的視線探過去,然後冷不丁的落入了那雙深邃幽亮的黑眸。

四目相對的瞬間,蘇妧嚇得整個人從石椅上彈了起來,但還沒站穩腳踝那裡又疼得她倒吸冷氣。

一個站不穩瞬間連帶着她整個人都向前撲倒,蘇妧撲騰了兩下,然後下意識捂着臉,一邊又替自己默哀。

被他的狗嚇沒了半條命就算了,這會子還要在他面前摔個底朝天,她重生回來到底是幹什麼來的?

丟人嗎?

意外的是,預料之中的疼痛沒有來臨,她也沒有摔倒冰冷堅硬的石子上,而是落入了帶有冷杉氣息的懷裡。

雖然也是硬邦邦的,但是卻很穩很有安全的力道。

蘇妧僵硬了一瞬,猜到了這是發生了什麼。

可是這個冰塊什麼時候會英雄救美了?

不過現在更重要的她得趕緊從這人懷裡出來,別被他誤會她要刻意多在他懷裡呆一會似的。

但是她還是顧着自己腳疼,慢慢的穩住身子,然後往後撤了出來。

然後微微的沖這人福了下身子,「多謝皇孫殿下。」

蘇妧聲音軟糯甜美,加上她剛才因為驚嚇而流淚,這會眼眶濕濕的,兩頰粉粉的,釵環微微散亂之下,反而有股慵懶隨性的嫵媚。

劉曜看的微怔了下,意識到自己的異常後又快速移開了眼睛。

後園的動靜還是傳到了前廳。

太子妃帶着一群人來到花園正好看到這一幕。

慶寧着急忙慌的拉過蘇妧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傷到哪裡沒有?被咬到了沒有?」

蘇妧強忍着腳上的疼,「母親放心,明心護在我身前,我沒被咬到,只是腳有些扭到了。」

慶寧聽到她說沒被咬到剛鬆了口氣又聽到她來了句腳扭到了,瞬間火氣又上來了,「好端端的到底怎麼回事?」

蘇妧本身就嚇得不輕,這會見到母親,便撲到慶寧懷裡哭訴道:「我也不知道,我好好的在那看梅花,不知道從哪冒出了只狼狗。沖我又叫又咬。」

太子妃聞聽此事也是嚇了一跳,平陽侯的女兒若在東宮有什麼差池,太子那邊也是難以交代。

「宣太醫。」

方才的管事姑姑立刻道:「娘娘,太醫已經來了,只是方才蘇姑娘嚇得渾身發抖,又傷了腳,動彈不得,才一直沒有過去。」

張氏斜睨了眼不遠處的劉曜,出言申斥道:「六郎,我跟你說過多少次,讓你把赤利牽住。」

劉曜難得沒頂嘴,頷首恭敬道:「兒子知錯。」

張氏腦中忽的靈光一現,「既如此,阿妧傷到了腳,宮人扶着也不方便,你將阿妧抱到側殿,讓太醫診治。」

太子妃此言一出,全場都安靜了。

劉曜抬眼,素來沒什麼神情的臉上此刻居然有幾分錯愕;

蘇妧是反應最大的那個,嚇得趕緊止了哭聲,「不用不用,娘娘,臣女無大礙,不敢勞煩皇孫殿下。」

即便本朝沒有男女大防,甚至相對來說算是開放。

但她要是在這麼多人面前被劉曜抱了,在皇家的眼裡,那就絕對算是有什麼,甚至可以說是無言無形的一個默契。

不光是蘇妧這樣想,其實院子里聽到這話的其他上到貴婦下到宮人都是這麼想。

沒想到太子妃三言兩語便是要給這兩人定個親事。

也更沒想到,這蘇家五姑娘不知是真傻還是沒反應過來,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