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7章 女兒不想嫁高門大戶

聽着兩個哥哥幸災樂禍的笑聲,

劉曜有點心煩起來。

腦海里不由得想起白天時的場景。

當時母親突然發話讓他抱人,背後的寓意不傻的都能明白,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丫頭拒絕了。

他是真摸不清那姑娘是沒懂母妃的意思還是不……想懂?

若是前者,劉曜覺得這姑娘有點傻;

若是後者,劉耀覺得——

不太可能!

這姑娘定然就是傻!

笑完了的劉昀沒忘問出自己心裏好奇的問題,「六弟,若是那姑娘沒拒絕,你會聽母親的話抱她嗎?」

劉曜安靜的看了眼劉昀,薄唇慢慢的吐出幾個字,「無聊。」

劉昀氣得咬牙,「你這臭小子。」

劉暲:「別管他,不要就不要,蘇家妹妹又不缺追求愛慕的世家子弟,再者,人家又未必看得上他。」

劉昀看了眼劉暲,

是親哥嗎?

劉曜被刺了這句,是徹底沒心思再和這倆傢伙說閑話了,自顧自回了九華堂。

入夜,

沐浴過後,劉曜換了件新的裡衣,拿着本書半躺在榻上隨意翻看着。

在看到書上的那句「有美人兮,見之不忘、思之若狂」時,劉曜腦海里莫名的浮現出白日里蘇家那小姑娘哭得梨花帶雨時的模樣。

嬌滴滴的小姑娘被他養的狗嚇成那樣,他多少是有點過意不去的;

若是母親執意要他抱,他……應該也不會拒絕,

可是這抱一下背後的深意,劉曜有點摸不準;

前頭的四哥五哥都還沒訂親,雖然他是嫡出,身份更尊貴了些,可父王在親事上還是喜歡按照長幼順序……

越想越煩,劉曜索性不想了,把書丟在一旁,翻過身睡覺去。

.

年關將至,京城中各家各戶都準備起來了,城中各處都開始洋溢着節日的氛圍。

蘇府側門外,如往年一樣的規矩,開始施米散錢;

這些米錢,但凡家境過得去的都不屑一看,可對真正貧寒的人家,卻是雪中送炭。

蘇家也正是以這樣的方式,防止有人裝作貧苦的樣子來冒領東西;

而真正的貧苦人來領的時候,所得的東西其實遠不止於此,畢竟米袋中裝的究竟是什麼,只有蘇家人和領到東西的人知道。

而領到東西的人但凡有點心眼,便能猜到蘇家此舉背後的用意,自然也不會外傳。

自打入冬,京城的雪就沒停過,蘇妧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雪景,不由得想起慈安院的孩子們。

「素心。」

素心:「姑娘有何吩咐?」

「取一百兩銀子給慈安院送去,切記要交到周大叔手裡,讓他買些好的吃食,再給院里的老人孩子每人置辦身衣裳,讓大夥過個好年。」

素心:「是。姑娘心善,是他們的福氣。」

前世蘇妧也經常資助慈安院,她是蘇家最受寵的姑娘,體己多的花不完,能救濟一些貧苦之人,也是積福積德的好事。

素心取了錢便和柴松一起出了門,這些事蘇妧不放心假手於人。

只怕有人中飽私囊。

每次都要是素心和柴松親自走一趟。

明心從廚房端來了碗羊湯給蘇妧暖身子,羊湯鮮美入味,湯麵還飄灑着零星的香蔥末,蘇妧還挺愛喝,用了半碗多,還吃了好幾塊羊肉。

羊湯剛喝完,蘇妙就來了,拱了拱鼻子,「好香,什麼味?」

明心:「羊湯。四姑娘若想喝,奴婢替您盛一碗。」

蘇妙最是個貪嘴的,瞬間兩眼放光,「要要要!給我盛滿滿一碗,羊肉也多一些,多放些香蔥和小菜。」

明心笑着應了。

蘇妧看了她一眼,「你胃口不錯。」

蘇妙樂呵呵的坐在蘇妧旁邊的軟塌上,慢慢的從懷裡掏出兩個用紅布包裹着的物件。

蘇妧看了眼,「這是什麼?」

「你知道鵲鳴寺嗎?」

「聽說過,好像是餘杭那邊的一個寺院,據說求姻緣很准。」

蘇妙緩緩揭開手中的紅布,兩塊紅布下,是兩塊通透泛粉的玉佩,形若蝴蝶,一看便不是俗物。

「這是鵲鳴寺千金難求的粉蝶玉,還在佛前開過光,說是沐浴了整整九九八十一天的佛光;我大舅舅去年外放到餘杭,我就求他去鵲鳴寺幫我求兩塊,你是不知道這東西有多搶手,好在我大舅舅與鵲鳴寺的靜安師太是舊識,豁下臉求的。」

蘇妧聞言笑着打趣,「怎麼?想求姻緣了?」

蘇妙微微紅了臉,但仍辯白嘴硬,「我,我這,寧可信其有嘛,再說了,鵲鳴寺香火能幾十年來那麼旺盛。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

蘇妧點點頭,「嗯,確實如此。」

蘇妙將其中一塊粉蝶玉放到蘇妧手裡,另一塊自己收着,「你一塊我一塊,希望有粉蝶玉保佑,就算是聖上賜婚也給我們賜一個品行端正的夫婿。」

夫婿品行如何直接關係女子的後半生,蘇妧理解蘇妙的想法,握了握蘇妙的手,「聖上並不糊塗,就算賜婚有讓世家互相牽制的意思,但也沒亂點鴛鴦過,你不用太過擔心。」

蘇妙過了年就十五了,及笄之齡。

寧遠侯的千金,聖上賜婚的概率很大。

也難怪她心裏開始忐忑不安。

蘇妙深吸了口氣,「希望如此吧。你也好好帶着,明年可就是你了。」

蘇妧笑笑。

想起前幾日東宮的那件事,心裏說不出什麼滋味。

明明已經很小心,盡量不去和他產生交集,沒成想在那一日功虧一簣。

想想太子妃提出讓劉曜抱她的那個想法,蘇妧就氣不打一處來;

那個冰塊,還抱她?

當天幸虧是她反應快,第一時間拒絕了,說出去是她矜持的名聲;

可若是被他開口拒絕,那她可就別想好了,不出一日,蘇五姑娘被太子家六皇孫拒婚的消息保准能傳遍京城的各個角落。

那她面子還要不要。

至今想起,蘇妧都無比慶幸自己當天的反應之迅速、應對之聰慧。

她側頭看向房間的那塊西洋鏡,看着鏡中少女不施粉黛依舊明艷動人的一張臉。

這麼好的姿色,前世便宜了劉曜,結果那傢伙身在福中不知福,成親那麼多年,他就從來沒誇過她一句好看漂亮;

蘇妧想想這個都又氣又委屈,哪個女子不喜歡丈夫的誇讚,偏偏她嫁給了個不解風情的木頭,

越是想前世的事,蘇妧就越是堅定。

這輩子,她要找一個能和自己花前月下舉杯對飲的好夫君,能和她話家常、為她描娥眉,哪怕不那麼位高權重,也不打緊。

這樣想着,蘇妧便想找個機會探探自己的母親慶寧郡主的口風。

這種事對別人說不合適,會笑話她不知羞,但是自己母親,親娘倆之間沒有什麼不能說的。

畢竟過了年她也十四了,這種事宜早不宜遲。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