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8章 人家姑娘還不知道樂不樂意跟你

御書房內

獻文帝正在批閱奏摺,

曹公公進來通傳,「陛下,六皇孫來了。」

獻文帝忙着批奏摺,頭也沒抬,「讓他進來。」

劉曜邁進書房,來到獻文帝書桌的對面不遠處,躬身行了一禮,「孫兒見過皇祖父。」

獻文帝終於是從堆積如山的奏摺里抬起了頭,打量着眼前已然也是少年郎模樣的小孫子。

劉曜眼睫微顫,上前走到獻文帝身邊,替獻文帝揉捏着肩膀。

宮女的力道太輕,太監們行事太過小心,由親孫子來捏肩捶背,獻文帝心裏熨帖的很。

好呀,沒白疼。

獻文帝閉着眼睛,享受着來自孫子的孝心,「朕聽說前幾日蘇家小姑娘差點被你的赤利咬傷?」

劉曜手下的動作一怔,神色有些懊惱,「怎麼連您都知道了?」

獻文帝哼笑兩聲,洋洋得意,「天下就沒有你爺爺不知道的事。怎麼,事後有沒有賠個禮?」

劉曜:「您不是什麼都知道嗎?還能不知道我有沒有賠禮?」

獻文帝被孫子的話噎到,一時惱羞成怒,「你個混小子,能不能讓朕多兩天好活的,少氣我!」

劉曜乖乖低頭,「是是是,是孫兒的錯,您大人有大量,別和我計較。」

獻文帝好哄的很,孫子一撒個嬌,他就不生氣了。

當然這也是針對人的。

對獻文帝來說,嫡、庶他分得很清;

太子是嫡出,品行才能又沒有問題,那就是毫無疑問的繼承人;

太子的嫡子,那是他的嫡孫,他肯定最喜歡;

只是嫡長孫要重在培養、嚴格要求,這樣將來才能接下祖宗的基業;

而嫡幼孫就不一樣了,他可以放肆的嬌寵。

就像是普通人家的爺孫倆,一起喝酒、一起下棋,皇家的那些規矩,束縛太子太孫已然夠了,小孫子……就讓他過得瀟洒恣意一些吧。

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孫子里他最器重劉暲,最疼劉曜的原因。

又說回剛才的話題,獻文帝:「年後你尋個合適的時候,備些禮品,去蘇府走一趟,你的狗嚇到了人,於情於理你都得登門賠個禮。」

皇子皇孫怎麼可能願意低頭給臣子賠禮,劉曜下意識抵觸,「孫兒不想去。再說當日母親已經送過好些補品了,那女孩也沒什麼大礙,就是受到了點驚嚇而已。」

獻文帝恨鐵不成鋼,「你呀,怎麼一點不像你爹,長了個榆木腦袋。」

劉曜:「爺爺您又罵人。」

「罵你怎麼了?罵你活該!」獻文帝是行伍出身,頗有些武人脾氣,越是他真心喜歡的兒孫,他罵起來越和民間罵人沒什麼兩樣。「那小姑娘原是我給你留着的小媳婦,想着等人及笄就給你們倆賜婚;結果你給我搞出了這麼個名堂。」

劉曜驚了,手下動作都停了。

旁邊隨手抽了把椅子坐下,「爺爺你認真的?」

「廢話。怎麼,沒看上那小姑娘?」獻文帝覺得不應該,蘇家女孩個個都是美人坯子,小姑娘有蘇恆和慶寧那麼好的父母在,長得只會更好。

劉曜略帶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就見了那一次,還是在那種情況,您覺得我是個色胚不成,那個時候還死盯着人家姑娘看。」

獻文帝氣笑了,「看來是有戲?」

他太了解這個臭小子了,要是不滿意他早一百個臭臉甩出來了,哪會管那是他這個親祖父要賜婚的人。

劉曜腦海里浮現出小姑娘清甜軟糯的嗓音和艷若芙蕖的小臉,一抹可疑的紅暈悄悄的爬上他的耳根。

得,看這不值錢的樣子獻文帝就知道答案了。

一時有些話又不吐不快,「我還以為你是個多有骨氣的,結果看到漂亮姑娘不還是頂不住?」

劉曜:「……我沒說什麼您都要罵我;那我要是反對您不得抽死我?」

「你憑什麼反對啊?」獻文帝的音量瞬間拔高了幾個度,「人家小姑娘哪裡配不上你?你除了有個好爹好祖父你還有什麼?」

劉曜:「……」

好像哪裡不對勁。

說完這些,獻文帝忽然撞了撞劉曜的肩膀,神態宛若和劉曜同齡的兄弟似的,低聲道:「哎,爺爺對你夠意思吧,那是京城最漂亮的小姑娘,你二叔三叔家的兩哥哥一早都看上了,爺爺沒搭理他們,就給你留着。」

劉曜知道祖父疼自己,而且是不加掩飾的偏愛,所以每次見祖父在看到祖父兩鬢越發花白的頭髮時心裏更不是滋味。

他不希望祖父老,他希望祖父永遠是運籌帷幄、意氣風發的帝王。

獻文帝:「所以,你認為這個禮要不要去賠?」

劉曜:「……孫兒明白了。」

「將來成了親,要好好待人家;你記着,有本事的男人都是知道疼媳婦的,別仗着自己出身就拽的跟天皇老子似的,人家姑娘在家裡也是爹疼娘養,沒道理嫁到咱家就要受委屈。」

劉曜:「孫兒知道。」

獻文帝看着眼前像極了他少年時的孫子,感慨的嘆了聲氣,「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到你給我生個重孫子。」

劉曜急道:「祖父身體康健,別說這種話。」

「別說什麼萬歲的話來糊弄朕,那是王八;是人就有死的那一天,你祖父不怕死,就怕好多事來不及、看不上。」

劉曜沉默半晌,「不管祖父何時給孫兒賜婚,孫兒都願意接受。」

成了婚早點有孩子,讓祖父少一些遺憾。

獻文帝擺擺手,「你這想法不對,那你純粹是為著讓人家生孩子娶人家?你該慶幸平陽侯和寧遠侯兄弟不在這,否則一個眼神也殺死你了。」

那兩位沙場廝殺累積下來不世功勛的侯爺,身上積攢的氣勢威嚴,還不是劉曜現如今一個毛頭小子可以比的。

劉曜垂下眼,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想法有點不恰當。

「順其自然吧,人姑娘也沒長大,我就這麼給你搶過來那也說不過去。」獻文帝忽然話鋒一轉,沒好氣的說:「再說,人家姑娘還不見得樂不樂意跟你呢?」

劉曜頗為自負,聞言下意識反駁:「怎麼可能不願意?」

獻文帝這方面絲毫對這寶貝大孫子沒信心。

小姑娘都喜歡翩翩如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