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王妃》[重生之嫡女王妃] - 第9章 你不想嫁給六皇孫嗎

到了逛廟會這天的下午,蘇家三個小姐妹都開始打扮起來。

女為悅己者容,可大多時候,女子更想悅自己。

都是花樣好年華的姑娘,淡妝濃抹總相宜。

雖然現在這天氣,外面都要穿大氅的,裏面再好看也看不到,而且她們出門肯定要戴帷帽,可打扮給自己看也要用心啊。

單就羅裙,蘇妧就試了好幾件,最後選中一件水藍色的。

姐妹三人收拾好自己,慶寧和安陽不免又仔細叮囑了一番,這些話蘇妙和蘇妧從小到大不知道已經聽了多少遍,實在是不想再聽了。

等到三姐妹上了馬車,蘇妙便開始滔滔不絕給蘇姍介紹廟會上的那些好玩的好吃的,蘇姍年紀小,出門少,對這些都不了解,但蘇妙在吃喝上一向很在行,一時被蘇妙說得一愣一愣的,雖還未至,眼神早已心嚮往之。

等馬車在一處巷口停下,蘇妙和蘇妧都戴着帷帽下了車,蘇姍看着姐姐頭上的東西,好奇道:「姐姐,我為什麼沒有帽子?」

帶紗簾的帽子好漂亮,她也想要。

蘇妙失笑,「你還小,這帽子會妨礙你走路,磕着碰着了可不好。」

小蘇姍想想也是,兩個姐姐高她許多,帽子上的紗簾都垂到腿部了,她要是戴,估計要拖在地上,指不定什麼時候不小心踩到就會摔個四腳朝天。

還是別了。

做好準備,三姐妹手牽着手進入了廟會的集市之中,蘇姍看什麼都新鮮,小女孩的眼神直接的很,喜歡什麼臉上明晃晃的寫着,蘇妙和蘇妧都慣着,蘇姍眼神多在什麼東西上停留一刻,便立刻差丫鬟去買了來,不多時,蘇姍和她的兩個丫鬟手裡就滿滿當當。

蘇姍的丫鬟採蓮和采琴走在後面低聲耳語。

採蓮:「都是姐姐,三姑娘怎麼就和四姑娘五姑娘差那麼多;哪次三姑娘見了咱們姑娘說話不是夾槍帶棒,生怕別人不知兩人都是姨娘生的。」

采琴:「少說這些,別被有心人聽到。咱姑娘養在正經太太膝下,那終是不一樣的。別的不說,大爺二爺還有郡主縣主可都是一視同仁的。」

採蓮點頭:「嗯,咱們安心伺候姑娘,別的事也管不着。」

采琴:「安心吧,咱們姑娘的前程只好不差。」

三人走走停停,最後在一個套圈的攤位前逗留了下來。

侯府千金什麼都不缺,玩的就是個趣兒。

蘇妙讓丫鬟付了錢,買來了三十個圈,三人一人十個。

蘇姍小孩心性,一鼓作氣全投了出去,結果可想而知的一無所獲;

蘇妙套套又停停,試圖尋找個最好的角度;

蘇妧則是馬馬虎虎的水平,甩出去三個圈能中一個的水平,十個圈用完了,蘇妧套來了三樣東西。

一把團扇,一個青石手鏈,還有一個裏面放着一隻小兔子的小籠子;

蘇姍看到一看到簡直兩眼放光,蘇妧摸摸小妹妹的頭,「喜歡嗎?」

小蘇姍點頭,「嗯。」

「那姐姐就送給你,姍兒要認真的照顧好小兔子,讓它和姍兒一起長大,好嗎?」

「好。」小蘇姍很認真的答應下來,「姐姐,我會好好照顧小兔子的。」

蘇妧溫和笑笑,又玩了一會,蘇姍就已經扛不住了,連連打了好幾個哈欠,可蘇妙還意猶未盡,便吩咐丫鬟婆子先把蘇姍送回府,然後再轉頭到老地方等她們二人就行。

底下的人領命而去。

蘇妙和蘇妧其實也有些累,就在街頭一個賣餛飩的小攤旁坐了下來,一人點了碗骨湯餛飩,還讓身後的跟着的四個大丫鬟也坐了一桌,給她們也一人點了一碗。

蘇妧抿了口茶潤潤嗓子,「早知道這麼多人,我就不來了。」

蘇妙拍了她一下,「沒你這樣的啊,人多才熱鬧嘛。」

蘇妧橫了她一眼,「我就不明白你哪來這麼多精力。」

蘇妙像是真餓了,低頭一口一個餛飩,說話嘟囔不清,「濤濤怎西現在的自由吧。」

蘇妧失笑,蘇妙也是被寵出來的這一副天真爛漫,她若不是重生了一世,此時應該也是和蘇妙一樣的心性。

但她到底多活了一世,有着前世做了十幾年皇家王妃的底子,行事氣度上不自覺就內斂穩重了許多。

蘇妧臉上帶笑靜靜的看着蘇妙吃,餘光不經意間掃到了餛飩攤老闆旁邊站着的兩個孩子。

一男孩一女孩,男孩年長一些,十歲左右,女孩也就五六歲。

長得都是眉清目秀,衣裳雖是粗布衫但很乾凈。

蘇妧頓時聯想到自己上一世的馴哥和寧姐,忍不住伸手招來兩個孩子,眼前的姑娘一看便是貴人家的千金,餛飩攤老闆親自牽着兩個孩子,生怕兩個孩子有什麼失禮之處得罪了貴人。

蘇妧毫不介意,她俯身笑着問兩個孩子,「你們今年都多大了?」

小男孩面對生人毫不怯場,說話大方,「我十歲,妹妹五歲。」

小女孩眼睛亮亮的,怯生生的看着蘇妧,「姐姐……你好漂亮……」

蘇妧一下就笑了,從隨身的荷包里掏出四枚金稞子,一人兩枚塞到兩個孩子手裡。「你們乖巧可愛,這是姐姐給的新年壓歲錢。」

金稞子的純色,一看便知是十足十的純金,餛飩攤老闆受寵若驚,「姑娘,您這……」

蘇妧擺擺手,示意他們安心收下,「我看兩個孩子心生喜歡,今天新年也圖個吉利,老闆不必介懷。」

老闆忙輕輕推了下兩個孩子,「快謝謝貴人。」

兩個孩子不懂什麼貴人,只開心的接過金稞子,「謝謝姐姐。」

蘇妧笑着應了聲。

轉身繼續吃面前的那碗餛飩。

她沒注意到對面的字畫攤位有幾雙眼睛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她身上。

.

半刻鐘後,如意酒樓的雅間

「嘖嘖嘖,好一個人美心善的絕世佳人啊。」劉暻晃着腦袋,悠哉悠哉的說道,眼睛若有似無的瞥了瞥旁邊的劉曜。

劉昀也點點頭,「確實不錯。」說到這,忽然也一臉促狹的看着劉曜,「六弟,好福氣啊。」

十六歲的劉曜還是個未經歷練的少年郎,面對這種話題上的調侃還是很不自在、而且微微的紅了耳根。

想起方才看到的餛飩攤前的那一幕,他心頭忽然閃過一絲奇異的感覺。

人確實美,心地也確實善良;

而他,

不出意外的話,

也確實會擁有這份福氣。

劉暻瞧他那樣就知道這小子也是中意的,牙根瞬間有點酸,「六啊……」他剛一張嘴劉曜就一個眼刀飛了過來。

劉暻喜好舞文弄墨,所以身上是俊秀才子的儒雅氣,對上這個自幼舞刀弄槍且在軍營里摸爬滾打長大的弟弟,他得承認,他很慫。

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

劉曜心裏並不抗拒皇祖父給他預留的這位未來妻子,娶誰都是娶,若是自己中意的,當然更好。

三兄弟一邊用茶點,一邊閑話聊着家常。

不多時忽的聽見外間傳來響起一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