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毒女妖妃》[重生之毒女妖妃] - 第2章 繼母

「姐姐,你想什麼呢?」魏時冉偏了偏頭,一臉無辜地問道。

時纓方才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沒什麼,姐姐看着你們都在,心裏不由得高興。」她裝作無心的抬手,拭去了險些掉下來的淚。

「姐姐,你還沒猜我帶回什麼了呢,你看。」說著,時冉張開五指,露出了兩張邀帖。

「這是什麼?」時纓隱隱猜了此物,不由得冷下臉來。

「姐姐你忘了么?過兩日醉囍樓頭牌,海棠姑娘的初場!好多人爭着去看呢,我好不容易才從大姐姐處要來的。」

回想起前世楚芸說的話,不由得怒上心來。

「什麼勞什子東西?你不去書房念書,努力考取功名,成天凈想着這些玩意兒!」時纓搶過來,一把將請帖撕碎。

時冉愣愣的看着她,顯然是嚇壞了。

「姐姐莫要生氣,我日後都不去了……」

時纓看着弟弟怯生生的模樣,也逐漸冷靜下來。此時林氏方進府兩年,一切都來得及。

「時冉,你記住,今後不論誰和你說什麼,千萬不可再逃學貪玩兒了,大姐姐說的話,你也不可再信,懂了么?」

「嗯,我都聽姐姐的!」

聞言竹窈不由得一愣。她陪在姑娘身邊的日子比穗雲還要長,也是了解她的脾性。只見從前柔怯的姑娘,一瞬間變的氣度不凡了許多,更是對大姑娘的態度,令人捉摸不定。

「算算日子,我們姐弟已好久未和庶母請安了。」說完,時纓施施然站了起來。

看吧,好戲才剛剛開始。

正廳——

林氏正與魏廷品茶,見時纓姐弟來了,趕忙擺出一副慈母的架勢。

「纓兒,冉兒,你們怎麼今兒個過來了?有什麼事還親自過來,派下人吩咐母親一趟,自是給你們送過去了。」

「怎麼?他們兩人可是這麼不把你放在眼裡?連每日的問安都省了。」魏廷不怒自威的聲音響起,若是以前,時纓定要被嚇到。

「回父親,庶母體諒女兒身子骨弱,便免了我們每日的請安,況且……日常開銷都是派人三催四請才能要到的,哪像庶母說的那般容易?」時纓輕輕柔柔的開口,仔細聽還有一絲委屈在其中。

「她說的可是真的?」魏廷偏頭看了林氏一眼,頗有些懷疑的成分。

可惡……林氏心中一緊,方才那丫頭一口一個庶母,聽的她甚為刺耳,又當著魏廷的面控訴,這不是明擺着打她的臉。

「老爺,妾身不知啊,這府里的管事報的事無巨細,想來也是不會有錯的。」

「是呢,庶母平日事務纏身,一時顧不上我們也是有的,畢竟……畢竟不是親生兒女,我們自是不敢要求庶母什麼。」

「纓兒,你這是什麼話?這兩年母親對你們視若己出,你這樣說,可真是傷了母親的心。」魏廷很是吃她這一套,小女人的委屈與嬌羞落在他眼裡,自是心疼不已。

「纓兒,快些向你母親賠罪。」

「是。我的確不該這樣說,畢竟庶母費心為時冉準備醉囍樓的請帖,還幫我推掉了先生的課。我們二位感激您還來不及呢。」

魏廷一聽此事就皺了眉。時纓的事還好說,可鼓動時冉到訪煙花柳巷,傳出去成何體統。當即便撂了杯子。

「可有此事?」

「妾身怎敢吶,冉兒前些日子再三求我,妾身……妾身實在是抵不住,這才同意了他。」這時纓今日和吃了槍葯一般,往日一副隨意拿捏的模樣,怎麼好端端的轉了性。

「兒子也是聽大姐姐說起的此事,還聽聞她與那海棠志趣相投,屆時可助我作上觀。」時冉此時也聽出些不對勁來,急忙幫自己的姐姐。

「胡鬧!官家小姐怎能和賤籍女子廝混一處。傳出去了豈不讓人笑話?」

「今日怎的好生熱鬧?母親,爹爹回來了都不曾喊我?」一聲嬌嗲嗲的聲音傳來,時纓只覺得恍如隔世,從前她最喜大姐姐這般溫柔的聲音,如今想來真是令人作嘔的很。

「大姐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