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毒女妖妃》[重生之毒女妖妃] - 第6章 魏老夫人

次日,穗雲得了消息,沈侍郎家的大夫人邀京城貴女們在花燈節前小聚,尚書府自是不例外,可讓誰暫代主母前去,魏廷心中卻犯了難。

府中如今正室夫人已去,僅次於她的便是林氏,可方才得知家務處置不公,有意想冷一冷她。再者便是他的解語花,文卿,這丫頭處事有度,與林氏一般才學濟濟,可奈何賤籍身份始終伴隨着她,此去不免被人笑話。二姨娘性情火辣,頗有種市井人家的氣度,更是不妥。最後便是大姨娘,張馹儀。

提起這個名字,甚至還有些陌生。她自入府中,不爭不搶,連同她的女兒,像是個透明人一般的存在。

「小姐,你說老爺會讓大姨娘去么?奴婢看這大姨娘是個上不得檯面的,這樣的場合,還不得嚇死呀?」說完,穗雲便笑了起來。

「沒有人甘願如此,她們母女兩個,恐怕比林氏還要麻煩。」時纓低聲開口,前世對她們並無印象,她早早便進了宮,一心撲在了九皇子和楚芸之上,其餘人自然是無暇顧及。這尚書府中,恐怕最沒心機的,就是二房中人了。

「小姐,此事先放一放吧,奴婢聽說,老夫人就要從廟裡回來了。」

老夫人……

時纓對這個祖母也無甚情分,當初她不喜母親是將門女子,有失大家風範,在母親進府後,更是無比刁難,後來在她母親過世後,離開府中進了家廟,一直到了現在。如今她勢單力薄,面上的功夫也要做足一番。

「可有確切時間了?」

「具體的不清楚,左不過就這兩日。」

時纓略一點頭,心中有了分寸。

——— ———

三日後,魏老夫人回府,尚書府門前張燈結綵,熱鬧非凡。周圍的人群看了也忍不住駐足停留片刻。

老夫人的靜心院在尚書府的偏西側,與時纓的酈華軒挨得最遠,可偏偏她攜着弟弟最先到訪。通報的丫鬟領了老夫人身邊的雀心來,着實是將人驚訝了一番。從前先夫人在時,姐弟二人尚且與老夫人極其疏遠,怎的如今剛回府就迎了上來?

時纓朝她一笑:「雀心姑姑,祖母舟車勞頓,現在方便見我們么?」

「自然是方便的,少爺小姐請吧。」雀心收起了疑惑,和氣道:「跟奴婢來吧。」

「我也是慚愧得很,不想打擾了祖母清靜。」她這麼說著,忽而一陣檀香襲來,只見一位滿頭銀髮、面布褶皺的老婦人,穿着一身黛色菊紋錦服,正半闔着眼,手持一串佛珠。

「夫人,少爺和小姐來了。」魏老夫人像是沒有聽到一般,一動不動。

時纓輕握住時冉的手,只見時冉略一點頭,眼中已是瞭然。

她不動聲色的望着面前之人,與記憶中一般無二,是個極刻薄又古板之人,周身上下無一不透露出富貴,神態安然,眉目間卻有股不怒自威的凌然。

時間靜靜地流走,雙方皆是未動。不知過了多久,魏老夫人緩緩睜眼,冷笑一聲:「你們倒是沉得住氣。」

「不敢,自是比不過祖母。」

時冉乖巧的開口:「方才與姐姐進來,看着祖母在默禪,修行之人,最忌諱繁雜,所以不敢擾了您。」

時纓面有愧色的低下了頭,「這麼看,卻還是打擾了。」

「哼,你們倒是能說會道,傳出去豈不讓人說我倚老賣老,欺負小輩?」

「無論怎樣,祖母都是我們的親人,是這尚書府的老夫人,我們自該尊您、敬您。」

沒想到時纓會這麼說,老夫人有些微詫,轉動佛珠的手頓了頓。

「罷了,我也許久沒見你們姐弟二人了,走近些,讓我看得清楚點。」

雀心跟着老夫人多年,她的脾性自然是了解得很,本以為該是厭煩和不耐,可現在竟隱隱變了態度。

再看那緩步走來的女子,身子柔弱,但脊背挺的筆直,屋外的日光照在她潔白如玉的臉上,更顯得風華正茂。媚眼如絲,小小年紀就顯露出了這般的美色。最重要的,還當屬周身的氣質。毫無曾經的怯懦和生澀,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歲月沉澱後的端重,一時教她迷了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