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毒女妖妃》[重生之毒女妖妃] - 第8章 傾城

時纓緩步上前,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禮,「沈夫人謬讚。只是並非時纓不肯出去,前些年身子骨弱,有些場合庶母不與相告,許是怕我過了病氣給她們。」

林氏聽後笑容都不自然起來,時纓這話分明就在說是她故意為之,一個失了母親的嫡出小姐,被繼母如此對待,外人定是會浮想聯翩,指不定會傳出她苛待子女此類云云。

「你看這孩子,母親也是擔心你的身體,怕你因此病情加重,這可怎麼是好呢。」

沈夫人在一旁看着,笑容未變,心裏卻是瞭然許多。

魏蕎眸中閃過一絲嫉妒,眼見着沈夫人沒有同自己搭話的意思,不甘地上前行了一禮,規規矩矩的說道:「沈夫人好,恭賀您今日大壽。」

沈夫人卻很是冷淡,只輕輕的點了點頭。

「母親,你們在這裡聊些什麼呢?。」只聽一歡快的聲音傳來過來,此人正是沈侍郎家的明珠,沈念僑。

「念僑妹妹!」兩人互相執起了手,一副甚是親密的模樣。

沈念僑是沈侍郎獨女,自是被放在心尖兒上寵大的。前世此人與楚芸當真是閨中密友,對她卻是充滿敵意,很是瞧不上自己吟詞唱曲兒,諷她只會些舞妓才會的琴技舞蹈。從前自己草包美人的稱號,也有她的一份功勞。

前世的她不甚明白,為何自己同樣是笑臉相迎,真心想融入進去,可奈何沈念僑非要與她作對。如今她卻是明白了,她這位大姐姐,只怕在她病的這幾年裡,將京城的貴女都拉攏個遍。

許是察覺到她的目光,沈念僑偏過了頭,方才還歡悅的目光陡然變得不善起來,「你是尚書府的二小姐,魏時纓?」

她不是沒有見過時纓,只是從前那柔柔弱弱的女子,見了她如同老鼠見了貓一般,躲躲閃閃。原以為二人一起到訪,會被楚芸脫俗的樣貌比下去,可今日一見,單不說那如同宮中貴人一般的氣度,單就這樣的容貌,竟是讓身旁的楚芸都黯淡失色了。

楚芸擋在了二人面前,柔聲開口道,「念僑,我二妹妹身子剛好些,第一次到訪這樣的場合,你莫要嚇着她了。」

她不說還好,這樣強調,沈念僑眼中划過一絲輕蔑:「這樣的場合同家裡還是不同,二小姐可要仔細瞧清楚了,別做出什麼丟了臉面之事。」

「那是自然,我到底是尚書府中唯一的嫡出女兒,大姐姐在外流落多年,尚且能夠應對,我又豈會不知呢。」時纓三言兩語便將她的話堵了回去。

魏蕎心裏早已幸災樂禍,看着她們明爭暗鬥,吵的越凶對自己越是有利。魏憑闌自是不必說,何時見過這樣的場面,大氣也不敢出一聲,只低着頭退到了牆角,巴不得所有人都看不見她。

前世若有這樣的場面,楚芸定是站在她這一邊,替她解圍,以此彰顯她關愛弟妹的樣子,只是如今不過激了她幾次,莫非這便要沉不住氣了?

「都別站着了,念僑,快帶着魏夫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