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毒女妖妃》[重生之毒女妖妃] - 第9章 設計

在場的賓客們雖驚訝於時纓的容貌與氣度,但她畢竟稱病許久,與這京中的貴婦圈也逐漸脫節,倒是林氏母女更為相熟。尚書府如今做主的是林氏,這大女兒也是魏廷放在心尖兒上寵的,更何況時纓容貌太盛,官家小姐們唯恐避之不及。

竹窈與穗雲跟在時纓身後,皆是一陣氣悶,林氏母女此行打的如意算盤,恐怕就是為了下二姑娘的面子,叫人無端的尷尬。

正在這時,一陣清麗的聲音傳來:「魏小姐,你來坐這裡吧。」

時纓聞聲看去,只見一位身穿紫絞翠紋裙的女子,正面色友善的招呼着她。這人不似尋常閨閣少女一般憐人自持,膚色稍黑,五官卻是秀氣,眉目間透出一股英氣。時纓認出了她,名喚陳裴如,是翰林院掌院陳學士的女兒。上一世她的結局也是慘烈,嫁給了三皇子,奈何性子沉悶迂腐,並不受寵。三皇子府中姬妾成群,毫無她的一席之地,連腹中的孩子也被人陷害致死,更是在得知自己身子受損,不宜有孕後,將自己與連同害她的小妾,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宮中的女子整日困於宮牆中,遇到新鮮事兒便時常拿來戲談,時纓從前聽聞此事後,只覺得唏噓不已。在宮宴中,她曾遠遠的見過陳裴如一面,那樣烈焰如火般的女子,敢愛敢恨,只可惜她們都是一樣的人,嫁給了不願意嫁的人,蹉跎了一生。

時纓莞爾一笑,走到她身邊坐下,開口道:「多謝你。」

「沒什麼,我只是單看不慣她們這幅嘴臉,仗着人多,便公然排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陳裴如雙手抱於胸前,一臉不屑的樣子。

明明自己也是個小姑娘,卻說出如此老氣橫秋的話,再配上這一副嚴肅的表情,時纓不由得失笑起來,心中更是對她多了幾分好感。

「陳姐姐說這話真是豪爽,我就欣賞你這一點!」說話的是李侍郎的長女,李長媛,李侍郎為人迂腐,卻對皇家無比忠誠,此人官職不高,但在朝中有着舉重若輕的地位。因為說話不中聽,逐漸被皇帝撂用,晚年歸於田園,倒也是閒情逸緻。

李長媛嫁給了同自己一起長大的竹馬,二人相敬如賓,在坊間也是一段佳話。

「二位都是真性情的人,時纓傾佩無比。」轉眼間,三人就熟絡起來。

只是席間有人卻開始不爽。

魏蕎憤憤的看着遠處三人歡笑的聲音,暗自捏緊了拳頭。有人生下來便是不同,陳裴如平日里心高氣傲,自己曾多次討好,也不見對方表露出一絲善意,李長媛更是目中無人,誰成想偏偏對這魏時纓另眼相待。

「哼,大姐姐,你看二姐姐在那邊歡快的很呢,哪有半點拘謹。」

「二妹一向如此,有什麼稀奇的。」楚芸低下頭吮了口茶,隱去了面上的暗恨。

「狐媚子,也不知使了什麼妖術,將人哄的服服帖帖。」沈念僑正說著,忽而看了眼魏蕎,心中便湧上一計。

她將魏蕎支開,隨即與楚芸攀談起來。

「芸姐姐,你看那魏蕎也是頗為不屑,我們不如做回善人,幫她一把?」

「說什麼呢,我們到底是親生姐妹,總歸都是希望彼此好的。」

「不嘛芸兒姐姐,魏時纓今日搶了你的風頭,還對我出言不遜,白白放了她,我心裏可是不甘!」沈念僑撒嬌似的攀住楚芸的胳膊,央求道。

「念僑,不可胡鬧!二妹妹第一次來這裡,若是出了什麼差錯,傳出去定會名譽受損,今後還怎麼做人?」楚芸微微皺眉,遲疑的語氣落在沈念僑的耳中更是不忍。

「你別怕,左不過有魏蕎呢,與我們也無甚關係。」沈念僑說罷,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回頭向魏蕎招了招手。

「蕎妹妹!」

魏蕎冷不丁聽見自己的名字,有些受寵若驚的轉過頭,朝她們二人走來。

沈念僑身份尊貴,一向只與魏楚芸交好,很是看不起自己庶女的身份。明明她和楚芸都是一樣的,可偏偏所有人都吃她那柔弱無害的一套,魏蕎也只能心裏嫉妒。明知她此行必定別有用意,卻還是忍不住笑着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