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七彩神體》[重生之七彩神體] - 第一章 轉世重生

神界某山脈中,一群黑衣人正圍攻一名白衣男子……

經過幾輪的攻擊白衣男子已經傷痕纍纍,滿身是血,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魔天,你我相識萬年,我待你親如兄弟,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已經位高副宗主了,你為何還要如此毒害與我?」

「哈哈哈……可笑,傲龍,你真的當我是兄弟嗎?或許在其他人面前我算個人物,可是在你面前我算什麼?不就一個呼來換去的奴才?」為首的黑衣人不肖的說道。

「魔天,算我傲龍瞎了眼看錯人了,想必你早有預謀吧?竟然連宗門十大長老都買通了,哈哈哈……」

傲龍悲痛不已,自己最信任的兄弟卻是陷害自己的人,心在滴血,莫非魔天他知道了那個秘密?想到這傲龍彷彿茅塞頓開!

「傲龍,我就讓你死個明白,一萬年我是故意讓你救我,為了那個傳說中的神體我忍辱負重萬年,今天我就要實現我的目標了,哈哈哈!」

「卑鄙無恥,魔天你不得好死,就算你知道了這個秘密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從魔天的口中應證了自己的猜測,傲龍後悔,後悔當初收留了那個狼子野心的畜生。

傲龍環視四周,那一個個熟悉的眼神熟悉的面孔,曾經引以為傲的人物,今天舉刀相向,那是多麼可悲的事,想不到我傲龍今日要死在自己兄弟手下,心如刀割的痛楚油然而生。

「諸位長老,傲龍已經身負重傷,大家助我生擒了他,記住不能傷其神魂!」

魔天率先沖了出去。

「傲龍宗主,得罪了!」

說完十大長老相互對視一眼便也加入了戰鬥,頓時天地間雷聲滾滾,烏雲密布,各種法術交織在一起,五光十色,甚為壯觀。

傲龍被一次次的擊飛,慘不忍睹,身上一道道劍傷深可見骨。傲龍已經知道今天必死無疑,既然要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哈哈哈……哈哈哈……」

隨着傲龍的幾聲哈哈大笑,魔天他們停止了進攻,一股死亡的氣息從眾人心底升起,魔天面部猙獰,不自覺的後退。

「不好,快跑!」

魔天轉身逃遁,根本顧不上其他的,沒有了命一切都是空談……

「轟隆!」

一朵巨大的蘑菇雲騰空而起,方圓千萬里瞬間夷為平地,一個絕世高手的自爆可想而知,這一刻神界都為之一振,一個個隱世強者同時睜開眼睛四處探查原因…………

世俗界一間破舊的茅草屋外一個莫約十二歲的少年正在吃力劈着柴,個子高高的,骨瘦如柴,皮膚黝黑,臉上豆大的汗水直流,雙手布滿了老繭。

他叫沐風,是當今南陽城三大修武世家沐家家主的三子,八歲那年一個廢物的天賦測試結果讓這個八歲的孩子失去了享受少爺的待遇,從此過着奴役般的生活,每天砍柴挑水,因為力氣小,經常因為砍的柴少挑的水不夠而招到毒打,甚至幾天沒有飯吃。

沐風撿起劈好的柴火一根一根的堆起來,看着面前一座小山搬的柴堆沐風一陣苦笑,擦了擦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喂,廢物,又在偷懶,皮又癢了是嗎?」

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帶着幾個拿着武器的侍衛走了進來。

沐風猛的站了起來,連頭都不敢抬起。

「廢物,大老遠的就看見你坐在那偷懶,好些天沒教訓你了忘記了自己的本分了?」

「劉管家,我沒有偷懶!」沐風又手指了指那一堆柴火。

「哼,我說你偷懶了就偷懶了,給我打。」

隨着那壯漢劉管家的一聲令下,那幾個侍衛對着沐風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哪裡受的了那些有着不俗修為的沐家侍衛的圍毆,沐風疼的直打滾,不一會就暈了過去。

「哼,太不驚打了,我們走!」

劉管家踢了踢沐風,發現確實暈了便招呼侍衛們大搖大擺的離開。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陣寒風吹過,沐風打個了寒顫驚醒過來,嗯,已經是三更半夜了。

「哎呦!」

沐風剛站起來又摔了下去,剛才被寒意麻痹了,現在才覺察到全身經骨傳來的鑽心之痛。

沐風抓起地上的小木頭,撐着慢慢的向茅草屋移動,到了屋裡沐風拿出早些年大哥沐青給的跌打葯擦了起來。擦完葯沐風捲縮在屋裡的一個角落,抓起稻草蓋在身上準備休息。

冬季的寒風呼呼作響,破舊的茅草屋千瘡百孔,奈何根本無法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