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 - 第10章 第一天的工作

「季涵是誰?」秦頌好奇地問道。

「額,沒什麼。」蕭妙哉眼神躲閃,故意撇開話題。

「明天陪我上集市,還有,一定要叫我少主!不然剋扣你俸祿!」秦頌嘟着嘴咄咄逼人道。

「好好好,那明日幾時出門?」

「卯時」

「好,我先回房了,讓這些暗衛保護你夜間平安。」說罷蕭妙哉轉身,朝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喂?擺架子嗎,你房間我調到我房間旁邊了,那個房間被你打成啥樣你忘了了嗎?」

蕭妙哉尷尬的轉身,瞬間一個閃身逃離了現場。

「看什麼看,還不打掃打掃,立即請工匠過來修繕一下。」那名婦人道。

「娘,我先回房歇息了。」秦頌松垮垮的說道。

這名婦人便是秦頌之母韋昭容。

下人聽令立馬行動了起來,暗衛也爬起身盡數散去。

「好,我先扶你爹爹回房。」韋昭容柔聲道。

韋昭容還想說什麼秦陶打斷韋昭容道:「我知道此事不妥,但有什麼明晚再說吧,我的老腰喲,我得趕緊歇歇……」

韋昭容領會,慢慢的扶着秦陶回到主卧。

此時的蕭妙哉正在暗房,也就是暗衛歇息的房間,此時正有不少暗衛正在圍聚在一起,各自大眼瞪小眼,氣氛要有多尷尬有多尷尬。

蕭妙哉打破這尷尬的氛圍,從芥子空間取出療傷藥丸道:「諸位,這是療傷藥丸,予以諸位療傷,保證新病舊病一起除了。」

眾人面面相覷,誰都不願意第一個上前試探,畢竟職業與生俱來的警惕告誡他們自己。

此時暗夜走出人群,第一個吃下他的療傷藥丸,他當時也在那群出手的人中,也受到了蕭妙哉的「夜影——凜冬」傷害。

「一天吃你兩次葯,算我欠你的。」暗夜笑道。

蕭妙哉識趣的放下藥瓶到桌子上,便起身離開,留着的人依舊面面相覷,但還是放下心理防線,各自吃下藥丸散去。

徐道義站在屋頂,靜靜的看着月色與這京城美景,眼神不斷掃描着千家萬戶,突然他歪頭躲閃,接住一物,此物青花瓷身,瓶口有封條寫道:「大保健」。

「療傷的?」

「嗯,不一會就能好了。」蕭妙哉不知何時也站在屋頂。

「多謝,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罷徐道義服下藥丸。

「你不怕我給你的是毒嗎?」

「屏障在小姐那一面厚四倍。」

「哼,被你發現了。」

「你會比我們對小姐都忠心。」

「你就這麼肯定嗎?」

「你可以不信我老徐,但是不能不信我的眼。」徐道義對着眼睛比划著。

「你有酒嗎?」

「值班不喝酒。」徐道義指着蕭妙哉鼻子道。

「對,清醒站崗。」

「你知道我們的薪水是多少嗎?」

「問這個有什麼意義嗎?」

「蕭妙哉,你的俸祿是我的兩倍多,但你對得起這個價,希望你的表現不要讓我失望!」徐道義貼近道。

「好的,絕對完成任務。」說罷蕭妙哉起身離開,來到秦頌房頂上,坐下盤腿冥想起來。

徐道義本想提醒點什麼,但想想還是算了,畢竟戰力不是一個層次,自己經歷過的對方肯定也經歷過,只是為什麼蕭妙哉顯得那麼年輕呢?

夜色朦朧,徐道義目視四方,唯獨蕭妙哉盤腿冥想,渾身透露着懶散的氣息。

夜深人靜,晚風細細的划過二人,在這寂靜的夜晚蕭妙哉的警惕其實是拉滿了的,他的神識仔仔細細的掃描這相府一帶,不留一點縫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