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 - 第7章 千里江山圖

與此同時另一邊,蕭妙哉正在宗門寶庫瘋狂收集着藥草與寶物,畢竟也沒人在此了,搬空了也無傷大雅。

不過此行的目的這些金貴的草藥和法器,而是在那宗門核心中的上古神器——千里江山圖,雖然記憶中沒有此物應用的描述,但是一宗之寶絕對不會差,蕭妙哉還是很期待的。

蕭妙哉在捲走全部宗門寶器後又洗刷了一遍各各峰的洞府,檢索寶物……不多時蕭妙哉便將各個峰的寶物收入囊中,此時的他望向天山主峰,那裡有對他很重要的東西,他能感受的到,似乎對他至關重要……

蕭妙哉來到宗門大殿門前,石門緊緊的閉合,門前有兩隻鎮石獸栩栩如生的盯着前方,蕭妙哉隱隱感到些許不對,但又說不上來,蕭妙哉正欲推開石門,身後的兩隻石獸突然動了起來,張爪撲去,勢無破綻,迅如鬼魅。

只見蕭妙哉輕「呵」一聲,周身空間破裂,空間強大的絞殺力直衝石獸,此事只發生在一瞬間,石獸來不及反應便被虛無無情的吞下,渣都不剩。

「還好我有所提防。」蕭妙哉輕笑道,隨即伸手欲推開大門,卻發現蠻力根本推不開大殿的門口,蕭妙哉不死心,掐起玄天霸體訣,一拳轟出。

轟!石門紋絲不動,連個印記都沒有留下,蕭妙哉發掘自身記憶,終於找到原因——他沒刷門禁,這是需要弟子密令才能進去的,僅憑肉身是無法打開,這是太久遠的記憶,蕭妙哉一時沒有想起,他立馬意念激活芥子空間,在一堆法器藥草中找到蕭的弟子密令。

密令入手溫和,是上好的暖玉雕刻而成,其中還注入了某股特殊的力量,蕭妙哉遵照記憶找到陣法觸發點,正在左邊石獸的台基邊上,蕭妙哉將弟子密令放在上面,猛然,大門開始有一個接一個的陣法析出,環環相扣,銘文漸漸的爬滿石門,當銘文覆蓋完大門時,大門陣法封印解除,開啟一個小口,隨即符文散去,一切又歸於死寂。

「這就是宗門大殿嘛?比小說描寫的還大,沒有燈光么?」正當蕭妙哉疑惑,大殿石柱上的晶石紛紛閃爍出光芒,陡然照亮整個大殿,大殿修繕的跟王族宮廷沒啥區別,兩邊都是客席,正前方石階頂端的便是主位,上面一物瞬間吸引蕭妙哉的主意。

只見大殿主位上赫然飄着一捆捲軸,捲軸是鋪開的狀態,散發著奇異的光輝,蕭妙哉看的出神,不知為何,蕭妙哉看到捲軸便離不開雙眼,緊緊盯着不放,像是怕他消失一樣。

蕭妙哉恍恍惚惚中便不知不覺的進入到捲軸所設下的迷陣中……

蕭妙哉陡然睜開雙瞳,自己竟然在一間手術室內,無數醫生拿着奇異的工具在你身上動來動去,訴說著難懂的術語,蕭妙哉只覺疲憊不堪,隨即昏睡過去。

再醒來時卻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來自骨骼的疼痛猛地湧上蕭妙哉的神經,蕭妙哉立即脫離昏迷的狀態,晃身中蕭妙哉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背影,蕭妙哉還在疑惑上一秒還在異世界淘寶,怎麼又突然回來了?那種距離蕭妙哉死不是板上釘釘嗎?

「孩子你醒了?」那個熟悉的身影瞬間發覺這是何人了——季涵,登時蕭妙哉眼中便匯聚了珍珠般的淚珠,也就在面對季涵時蕭妙哉才會露出他柔弱的一面,這是獨屬於季涵的溫柔,他在軍隊時訓練沒有喊過一個「不」字,全都默默的承擔這這份責任,死後新生的他在面對自己的至親也難免真情流露。

「媽……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出了車禍,我推開了你……」蕭妙哉顫抖的說道,蕭妙哉不知為何就想哭,來自靈魂的痛苦。

「妙崽,你沒做夢……」季涵也流下了眼淚。

蕭妙哉剛想抬手擦去季涵的眼淚,卻發現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動彈不得。

「崽啊,其實我們都死了……你雖然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