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 - 第8章 斷絕過去

眼前的一切讓蕭妙哉難以接受,原本欣欣向榮的小村落現在卻到處都是殘垣斷壁,巨大的鴻溝劃開村莊,人的內臟軀體四分五裂,毫無規則的散落在各處,村民們的血液將黃土染成了血壤,狼群啃食着村民的殘軀,少數倖存的村民四散而逃,有的甚至顧及不了自己的孩子,熊熊的烈火炙烤着大地,無盡的冤魂盤旋在上空,聲討着他們的冤屈。

「這些都是什麼?這裡是哪裡?」蕭妙哉神情崩潰的問道。

「這是天山下的一個村莊,看得到你面前那個深坑了嗎?那是你造成的。」千里江山圖冷冷的道。

「這些都是我做的?」蕭妙哉尋求再次確認,此等暴行他自認為做不到。

「你自己感應那溝中殘留的劍氣,是不是很熟悉?」

蕭妙哉對眼前的景象實在是難以置信,自己一劍竟然害死了那麼多人,失控的自己竟然如此可怕,蕭妙哉跪在地上伸出自己罪惡的雙手,捧起自己身前的泥土,泥土猶如海綿般吸納着暗紅的血液,當蕭妙哉捧起泥土時,稠密的血液從土壤中析出,重新回歸大地。

「我……我都做了……什麼……」蕭妙哉無助的捧着泥土,思考着自己的罪孽。

「我只是讓你看看你的罪過,這裡只是一小部分,還有很多地區都遭受了這樣的打擊。」

「事與願違啊……」蕭妙哉痛苦的哭出聲,一擊之下屠殺了那麼多的黎民百姓,蕭妙哉不敢相信自己的雙手竟然如此骯髒,對他而言民眾血濃於水,突然間做出這樣的事他開始對自己感到害怕……

「主人,請你切斷過去,接軌現在。」

「你什麼意思?我不懂你在講什麼。」

「為你現在的行為負責。」

「那我該怎麼做?我來到這個世界毫無目的……」蕭妙哉表現的很無助。

「我直白點跟你說了吧秦頌就是這一世的季涵,你要做就是保護她,直到你洗清這一世的罪孽為止,而你要做的就是斬斷過去的情感,做好你一個侍衛。」

「太扯了吧,這算哪門子斬斷過去?」蕭妙哉有點搞不明白前因後果。

「日後你會知道的,你現在只需要保護好她你就不會被這些冤魂纏身,要試試他們的威力嘛?」

蕭妙哉有點好奇,隨即點了點頭,霎時空中的亡魂紛紛俯衝下來,看這氣勢蕭妙哉有點害怕了,但還是站起來去勇敢面對自己的刀下亡魂。

亡魂們爭先恐後的朝蕭妙哉撲去,當亡魂的爪牙觸碰到蕭妙哉軀體的一瞬間,「啊!——」蕭妙哉仰天長嘯,亡魂在他的肉軀上並沒有留下任何痕迹,但對蕭妙哉的靈魂正對着撕咬,他們都以最樸素的方式對待蕭妙哉,拳打腳踢和動嘴。

此時的蕭妙哉才體會到呼喊是多麼無助,他癱倒在地,身體已不堪忍受如此之大的精神壓力,眼眶、口鼻、耳蝸流出金燦燦的血液,蕭妙哉已經無力喊停,此孽,無人可阻。

蕭妙哉被撕扯的精神力極度疲勞,漸漸的亡魂的撕扯也就無感了,雖然痛徹心扉,但蕭妙哉認為是他該受的,漸漸的黑暗蒙蔽了蕭妙哉的雙眼……

蕭妙哉再醒來時便是在宗門大殿內了,此時已近黃昏,夕陽的餘霞照進大殿,殿內的水晶不知為何已經不再發光,蕭妙哉突然發現自己身邊就是自己想要的千里江山圖,正欲拿起,千里江山圖便自行飄起,重新張開畫卷。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沒有就認主,麻溜點。」

「你還蠻有個性,不過秦頌真的是季涵轉世嘛?時間差太多了吧。」

「時空是毫無規則的,蕭就是你蕭妙哉的轉世,季涵就是秦頌這毋庸置疑,但是秦頌是完全沒有記憶的,你特殊,而我的能力你之後自己開發吧,我幫你鏈接兩個世界要累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