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重生之修仙侍衛的自我修養] - 第9章 秦陶的考驗

聲音的來源正是蕭妙哉,從天山到丞相府相距百里,蕭妙哉若是不加急趕回來一定不好交差,而且要是加急飛過來時間肯定不夠,還有被看到的風險,按照記憶錨點傳送比較穩妥,不過看蕭妙哉灰頭土臉的樣子估計是傳到土裡了。

「我有事出去了一小會,這期間沒什麼事吧?」蕭妙哉絲毫沒有感覺到腳下踩到人。

秦頌朝着門的方向指了指,示意蕭妙哉腳下有人。

蕭妙哉看了看自己腳下,猛然發現自己把門踩在腳下,立馬跳進丞相府,周圍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了,一個個都定在原地不知所措。

「抱歉啊,眼睛進了灰,拍門用力了點,從工資里扣,呵呵。」蕭妙哉傻笑道。

秦頌真的服了這個實力和智商不比例的人了,言道:「我爹爹被你踩在腳下。」

蕭妙哉驚訝的回頭看向剛才的位置,只見滿地殘骸下赫然壓着一個人,秦陶伸出手,示意眾人拉他,旁邊的蕭妙哉一把抓住他的手直接拉出,並貼心的拍打秦陶身上的灰塵。

秦陶頭上流出熾熱的血液,死死地盯着蕭妙哉,眼神中滿是不滿。

「丞相,抱歉,是我沒有注意到。」蕭妙哉率先開口。

「你給我滾出這裡!這裡不歡迎你!」秦陶極為氣憤,拆了他家門不說,還將他踩在腳下!大不敬!

秦頌立馬上上前攔道:「爹爹,別生氣,你不是說還要試試他的嗎?別這麼著急嘛!」

「你爹我差點被他踩死!你胳膊肘怎麼向外拐的!」秦陶絲毫不讓步。

「此門乃是上好鐵木製成,你竟然隨意一掌便將此門打破,想必實力不容小覷,相公,還是聽女兒的,試試他吧。」那位婦人道。

「大人,小的願意接受大人的試煉,還請大人成全!」蕭妙哉半跪拱手道。

「你想做我女兒的近衛?你的身世應該不是什麼山野村夫吧……不過既然你想躲在我相府,那就要露出真本事來!」秦陶毫不客氣道。

「大人儘管來,哪怕叫上那個人都行!」蕭妙哉輕笑道,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這點小挑戰難不倒他。

「哦?連你也知道他?那便好,你就跟他決鬥吧,若你勝出我便以每月五十兩俸祿聘用你!若你敗了……呵呵」此話令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每月五十兩俸祿啊,是不少人幾年的薪水了。

「那大人決鬥場地在哪?」

「就在這庭院吧,不可傷害這庭院中的一草一木!」秦陶直接給蕭妙哉開出大難題。

幸好庭院寬廣,腳下也是石磚,就是走廊邊的草木得多加小心。

突然空中一道身影閃身而下,此人全身黑衣,神秘感十足,黑色的布料包裹全身,只留下那一雙漆黑的雙眼。

「黑瞳?」蕭妙哉驚訝道,此人的眼睛全黑,沒有任何流白。

「我叫蕭妙哉。」蕭妙哉率先伸手介紹。

「徐道義」說道打開蕭妙哉的手道。

「一柱香的時間,誰率先將對方打出此地方為勝者。」秦陶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根香,掏出火摺子點燃香插在身旁的花圃中。

蕭妙哉率先動手,從自身的芥子空間取出符咒,掐訣構建陣法,直接限制了行動空間,牢牢的將二人困在這片範圍。

徐道義不禁震驚道:「此為何物?是勢嗎?」

「別分神啊!」蕭妙哉一拳轟出,不蘊含任何力量,純粹的力量攻擊。

徐道義頓感不安,急忙調整內力,直接內力化盾妄圖抵擋蕭妙哉這一擊,內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