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 第1章 開局就要綠

元武歷七百二十五年,初春雨季,青州城東北方向的瓦盆村被陰雨籠罩其內。

黃昏來臨,木質的窗欞外細雨迷濛,潮氣無孔不入,瀰漫在天地間。

農家茅草屋窗口上,貼着個大大的喜字,除此外還有一顆紅棗一顆花生吊掛著,王二寶嘆口氣,輕輕推門而入。

爹娘沒得早,十五歲的他早已經被嬸子和大娘從學堂拉回,當成了苦力,每日在委屈與辛苦中中煎熬。

別人家的孩子這麼大還在學堂里,可他已經成了家中主要勞力,苦不堪言卻無可奈何,更甚之,為了甩掉他這個拖油瓶,那兩個毒婦竟然在爺爺耳邊進獻讒言,要給十五歲的寶哥娶一個老婆回來,然後將他們小兩口從戶籍上分出去,再不能拖累王家半分。

王老頭喪偶多年,早年生有三子,王二寶的父親排行第二,多年前和妻子撒手人寰留下寶哥一個人受盡苦楚。

屋內,一桌一炕而已,姑娘身子纖細,粗布的鮮紅褂子充滿喜氣,此刻似乎還在咀嚼着什麼,讓頭頂的紅蓋頭跟着一顫一顫。

王二寶似乎想到了什麼,再看看地上散落的盤子和粗糧餅子殘渣,這才試探着問:「你是不是餓了?」

安小娥兩隻白皙的手抓緊衣襟,嚶嚶不安道:「從前天開始,就沒吃到。」

「那你再吃點吧,我家裡窮,這已經是最好的。」

蓋頭之下,安小娥神情略顯掙扎,坐在炕沿邊的她沉吟少許這才弱弱回應:「我看不到,不小心打翻了盤子就摸不到了,你會不會嫌棄我是個瞎子?」

這一句,似乎戳中了什麼,距離三尺並坐在一起的王二寶瞬息擰眉,只是片刻之後,悵然一嘆,目光與燭火交織在一起。

老幺三叔瞞着自己,爺爺也不好挑明這茬,但那媒婆是個快嘴的婆娘,安小娥進門之前她就說過,這姑娘是個雙目失明的殘疾,不過,好歹也是青州城裡富庶人家出來的女人,即便瞎了,也不是一般泥腿子家庭燒了高香就能求來的,這段婚姻,還是張婆子看在王長貴一家人性不錯才給扯的紅線。

富庶人家的偏房所生,殘疾女對於鄉下佬來說,也是香餑餑。

輕微嘆氣,王二寶抿着嘴唇收回朦朧的目光,他並沒有說什麼,隨手扯掉了姑娘頭上的紅蓋頭。

「稻穀熟了明天還要收割,早點睡吧,那是你的被褥……」話說一半,寶哥忽然怔住,一股驚艷之感縈繞心頭,他望着身側的安小娥那張精美臉龐,支支吾吾難以言表,「你……對了,你叫什麼來着?」

對於患有眼疾的女人來說,整個世界都是黑的,即便紅蓋頭被揭掉了,她也沒感覺眼前出現了什麼光明。

此刻,聽到王二寶問自己,猜測到他見了自己臉頰剎那之際的那種欣喜,安小娥臉頰染上朵朵緋紅。

她嚶嚶道:「安小娥,今後叫我小娥就好,我打聽過張婆子,知道你叫王二寶,今後你我就是一家人了,你早點睡,明早還要去田裡做事別太辛苦。」

說著,安小娥側身將身邊的紅蓋頭抓了放在一邊,摸索着去扯被褥為其鋪好。

此時此刻,王二寶依舊有些發矇,他撒了滿下午的脾氣,只因為家人給他找了個瞎子當老婆,原本自己泥人過河難以自保,現在倒好,卻還要更加努力去養活一個廢人,不過,剛才蓋頭掀開的剎那,安小娥那種無法言喻的美,讓他滿心蕩漾。

原來這就是女人,竟然可以這麼耐看,比讓人厭惡的嬸嬸吸引眼球,腰肢比奸詐的大娘還要纖細,那張臉光潔白皙,鼻子小巧嘴巴肉嘟嘟惹人心跳,就算那雙不會動的木訥眼睛,看上去也是如此的讓人心顫。

賺大了,簡直撿到了寶貝疙瘩。

王二寶強忍激動,見到安小娥正為自己鋪墊被褥,忽然間有些後悔剛才脫口而出的敷衍言語。

新婚之樂豈能就這樣潦草度過,說什麼明日還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