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 第2章 奇豆

次日清晨,蟲鳴鳥叫,一派農家新奇景象。

王二寶早早起來,揉揉還有些疼的臉,但看到身旁熟睡的嬌妻安小娥,自覺這一切都值得。

就在昨夜,他果斷拒絕了萬里行那畜生,被對方的管家狠狠扇了兩巴掌,不過,泥腿子又怎樣,泥腿子沒有田耕又怎樣,就算今後王家不借種子給自己,會活活餓死,他王二寶也要做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好在老天待他不薄,在張婆子和王成三人氣呼呼離去後,家裡人這才告知小娥進門的嫁妝里就有兩袋黃豆,熟知嬸嬸和大娘平日作風的他,早早起來就去平分,不能讓兩人剝奪走了屬於他的那份糧食。

安小娥入門自家,其實算得上是下嫁,況且還帶來了兩袋豆子,青黃不接的季節,就是王大善人家裡也沒有餘糧,哪來的其它種子用於耕種。

安小娥帶進門的兩袋黃豆,可以說粒粒如金,解決了家中最頭疼的大問題。

側身看看還在暖被中熟睡的安小娥,她那溫馨的臉頰,讓寶哥倍感幸福……

時光飛逝,轉眼已是淺秋,是時候歸還大善人家秋糧的日子了,即便心裏不痛快更不想去見萬里行那畜生,但想着只要還清了這一次,他再也不是王家的泥腿子佃戶了,心裏還是沒來由的舒坦了許多

瓦盆村東南,四十里外的青州城一片繁忙,不算高大的城牆之下護城河緩緩流淌,百姓進出都要踩踏架設的橋樑而行。

城內人口十幾萬,許多大小家族林立,有些已經盤桓多年躋身名門望族行列,其中,善人王家已屬巨頭般的存在。

士農工商三百六十行,操控着銀錢如水一般流進各大家族的口袋,別家不說,光是掌控附近千頃良田的王家,可以說富得流油。

四百年前,王家祖上因為跟隨皇朝穩固江山,被當朝始祖冊封為王,後來雖然世襲但隨着歲月的流逝也沒落了,可族中子弟死死抓着皇朝封賞的千頃良田,倒是也掌握了一方命脈,讓子孫食之不盡。

過了白露,麥苗發黃後,各村鎮的佃戶絡繹不絕來到,上繳從王家租借的糧食,大大小小的車輛絡繹不絕,讓青州城外平添一道繁忙風景。

花軲轆的手推車,載着百多斤稻米行駛在城外馬路上,王二寶汗流浹背,今日天公作美沒有降雨,不然大路泥濘起來那才叫一個難受。

一路四十里,爺爺也換了王二寶兩回,可是前者身子骨越加虛弱咳嗽的厲害,寶哥擔心之下,索性打算把爺爺也一起放在車上推着走,可是倔強的老頭子說什麼也不肯給他添麻煩,仍是用一根草繩拉扯着車頭,給他減輕一些負擔。

爺倆推着小車匯入入城的人流,已經是中午時分,眼見這座青州城輪廓之際,王二寶已經被其壯闊的外在所震撼,如今身在城門下,感受着城門內外涌動的強風,他心說好大的手筆,皇朝果然不愧是能夠掌握天下的氏族,這等財力物力,他做夢也夢不到。

小民所見,如同井底之蛙,其實王二寶根本想不到的是,這天下何其大,各國紛爭所屬區域遼闊,本朝也不過是偏於一隅罷了。

他震撼於身處的巨大城門下,一時間忘了抓緊進城,身邊,靠在橋樑上的爺爺傳來劇烈咳嗽聲這才終於喚醒了他。

一路都沒有喝水,王長貴估計是老毛病又犯了,左右看看,寶哥抓着竹筒轉身跑下護城河,順坡而下踩着淤泥貼近了水面。

「誒誒誒,這小子不要命了。」

「這是幹什麼,哪來的土包子,下去給裏面的東西加餐不成。」

「快上來,小夥子你糊塗啊……」

橋上,路過的百姓指指點點,許多人更是焦急的沖他招手。

王二寶趟着泥水緩慢往深水靠近,邊緣的淺灘已經被他弄髒了,想要給爺爺弄點乾淨的清水也着實不容易,不過,他不明白頭上那些人咋呼個什麼勁。

兜了一罐清水,他自己先來幾口,隨即衝著頭上的男女老少搖晃示意表示自己沒做什麼只是弄點水喝,莫不是青州城異地風俗不準動用這城牆邊緣的河水不成?

管他呢,灌夠了肚子再說,隨即,再次兜了滿滿一筒子轉身就要爬上去,不過,就在轉身的剎那,身後水面轟然上涌,龐大的青黑色身影帶着狂猛的勢頭已經撲了過來。

王二寶瞬間嚇呆,他本就是一個泥腿子小民,哪裡見過這種巨獸撲食的場面,幾乎就是頃刻間已經被衝過來的巨大黑影按住,咬着着往水裡拖拽下去。

「哎呀……」王二寶驚魂未定,下意識抱緊身邊一棵垂柳的樹榦,任憑小腿被撕咬扯的筆直,也絕對不鬆手。

頭頂,護城橋上人聲喧囂,有人嚇哭有人掉頭跑遠,甚至還有人四處尋找石頭打算救人,最後情急之下抓了自己隨身的東西砸下去,打算把咬住王二寶的巨大水獸轟走,一時間,籮筐與鞋底子如同下雨一樣,朝着水裡丟去。

人群中,王長貴嚎啕哭喊,想要撲下去救援孫兒,卻被喧鬧不知所措的人群撞的踉蹌不穩。

「走開——」

千鈞一髮之際,一聲男子的呵斥,壓過了在場所有民眾的喧鬧,隨即,民眾只覺頭上光芒被遮蓋,似乎什麼巨大的物件已經遮擋了太陽,等他們回身去看時,耳邊風聲凜冽,一大團黑色巨物已經被扔了下去。

轟隆!

水浪翻滾奔騰,一條青黑色如同蠻牛大小的水獸掙扎一下,帶着一身血水扎進了水底,王二寶所在的河岸邊緣淺水處,已經紅彤彤一片,除了水獸隱沒於水下沒來得及藏匿的青黑色脊骨外,只剩一大塊石獅子的邊緣能夠看到,最終也緩緩沉入了淤泥中。

就在此刻,人們才恍然驚醒,剛剛被丟下去砸跑水獸的大傢伙,根本就是這青州城城門處矗立多年的石獅子。

人聲鼎沸,喧囂驚悚,石獅子足有兩千斤,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力量能夠把它丟下去。

王二寶全身抖動,腿上血水如同泉眼一般往外瑟瑟流淌,不過,求生的本能之下,他已經不顧這些手腳並用爬了上來。

下方,剛剛用來打水的竹筒罐子,在逐漸平穩下來的水面上飄着,緩緩朝下游而去。

城門內外再次湧來許多百姓,好奇總是可以調動人們的心情,即便沒有幾個可以在這世道之下能夠吃飽穿暖的。

人群之內,某個人影抖動肩膀,輕微活動着,他瞄了一眼藏匿在水底的水獸方向,不屑的哼了一聲轉身看向王二寶。

王長貴此刻已經抱住孫子王二寶,嚎啕大哭,為其撿回一條命感到欣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