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種田修仙,開局送個綠帽老婆] - 第5章 逆天大青

王二寶分到的小塊田地,位於山腳下,緊挨着山頂流下來的冷泉水旱澇不均,田塊面積更是小的可憐,清官難斷家務事,頭疼兩個兒媳的王老頭在分家時也是不想在這件事上爭的死去活來,所以就替王二寶做主要了這塊收成不怎樣的農田。

不過,老爺子倒是多留了一個心眼,那塊緊靠山根的農田旁邊,還可以開墾出許多耕地來,藉著山泉水的澆灌,今後種植一些喜水的作物倒是近水樓台。

民以食為天,水當田的家,不愁農家肥的耕地只要不缺水,大旱的年頭裡也一樣豐收滿滿。

王長貴眼見王二寶望來,也有心當著孫媳安小娥的面炫耀一番,當即壓低聲音道:「王大員外家肯定不會再借咱們種子了,我倒是知道個地方,能挖到野生紅薯。」

王二寶眼前一亮,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爺爺就是個智囊。

紅薯也叫地瓜,流民亂竄的年頭裡,許多耕田半夜都會被盜,趕上瘟疫的災荒年更是如此,許多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即便在有人耕種的田裡挖不到吃的,野地里也可以找到地瓜來充饑。

那種東西,回來後切成小塊埋在濕潤的土裡,用不了幾天就會長出來幼苗,可以移栽也可以直接種植在田裡,這不就是種子嗎……

說干就干,夫妻倆謝過爺爺,三人一起吃了點東西,帶上草框和鐵鏟就出了門。

老爺子背着草筐,王二寶背上安小娥,三人摸索着來到村子東南的池塘邊上,這裡野草橫生泥濘不堪,水草旺盛了自然沒有人願意開墾這裡,就讓許多野生的紅薯泛濫起來。

找到一塊相對乾爽的沙丘,王長貴沒多久已經扯到了一根地瓜秧,順藤摸瓜將下面拳頭大的紅薯挖了出來。

王二寶欣喜非常,心說早知道就不給王大員外當孫子了,每年交不上租還要被收拾,自力更生吃地瓜它不香嗎?

接過來地瓜,他用袖子擦擦上面的沙土,掰下一塊嚼了嚼,頓時眼前一亮。

再次掰開一點,轉身放在媳婦安小娥的小嘴巴里,頃刻間,後者綻放出喜悅的笑容。

午時三刻,看看頭頂的烈日,再看看背筐里十幾斤的紅薯,王二寶覺得差不多了,隨即三人原路返回。

剩下的事簡單了許多,腿腳已經無礙的他牽着老黃在地里轉幾圈,那頭前些天還病懨懨的老牛就跟今晚要洞房一樣狂野澎湃,更是吃了安小娥塞給它的一塊紅薯後,興奮的自己帶着牛犁就牛轟轟的跑進了田裡,樂的爺爺王長貴一個勁的誇自己有眼光,心說當初分家把老黃留給了孫兒可是最正確的決定。

老黃無師自通,甚至都不用王二寶用手指點,僅憑王二寶一張嘴就安排妥了,其實他可以憑藉心神囑咐的,只不過在媳婦安小娥和爺爺面前不能表現的太過於驚世駭俗嚇到兩人。

即便如此,大家族出來見過世面的安小娥也砰砰心跳,能把老黃牛御使的如此心領神會,這不就是家中那些長輩經常提及的御獸么,難道寶哥具備修仙者的潛力不成?

念頭一閃而逝,她眨着大眼睛手托香腮,坐在耕田旁笑吟吟看着也不摻和。

其實老黃挺煩的,如果王二寶不是自己主子肯定一腳踢開自己去搞定那些耕田,不就是一塊田嘛,玩了十幾年閉着牛眼也能玩明白了不是,不說別的,單單它這個舌頭,隨便耍兩下都比孫大棒的剔骨刀精妙,樹上一串榆樹錢它隨便梭哈一下,保准乾乾淨淨。

王二寶還在一旁指揮着,對於安小娥與老黃的想法尤不自知,心裏嘀咕着老黃都能如此聰慧,同樣吃了豆子的那條蠶蟲會不會也如此心意暢通呢?

想到此處,他有些期待起來。

一畝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