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 - 第5章 大明合伙人

武清伯李偉,當今李貴妃的生父,朱翊鈞的外公。

武清伯據說從小就生有異質,跟一堆孩子在外玩耍時,偶遇一名羽衣道士,道士見到他後極為驚奇,跟周邊的人說:「這小屁孩骨相奇偉,以後一定會大富大貴,位極人臣,一定要善加看待。」

當時李偉的祖父聽到道士的話很開心,摸着李偉的頭說:「聽先人說,我們祖上世代積累積德,百年後會大發,難道就應驗在你的身上了?」

正因此,李偉的祖父才給他取名為「偉」。

但等李偉長大時,李家卻家道中落,以至於當時的人都認為那道士是個大忽悠。

嘉靖二十九年,李偉為躲避俺答入侵的兵災,攜全家入京,窮困潦倒只能當泥瓦匠糊口,直到女兒被選入裕王府,從宮女成了側妃,又從裕王側妃成了當今貴妃、太子母妃,李偉才一飛衝天,真的大富大貴,成了位極人臣的武清伯。

朱翊鈞好歹前世也是在紅旗下受過教育的,對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壓根就不相信,他估計這傳奇故事就是武清伯編出來自抬身價的,沒準當時的裕王和他背後的清流也有推波助瀾的嫌疑。

世宗嘉靖皇帝篤信道教,一心玄修,當時從朝中到民間無數人絞盡腦汁的給嘉靖皇帝送祥瑞、展異象,基本都是各種造假的成果。

而當時還是裕王的隆慶皇帝一直儲位不穩,到嘉靖死了連個太子的名頭都沒拿到,又一直和把控朝政的嚴黨扶持的親弟弟景王為了皇位而鬥爭着,這時候隆慶的老丈人恰巧是個被得道的道士點中的幸運兒,又恰好他的女兒進入裕王府後就真應驗了道士的預言,真是恰到好處。

當然,嘉靖皇帝又不是傻子,這點邊邊角角的小把戲根本打動不了他,不過政治這東西不就是有事沒事下個子嗎?沒準哪天就有用了呢?

朱翊鈞這次叫武清伯來,自然不是為了這虛無縹緲的傳說故事,他是想把武清伯拉來當自己的合伙人,給自己當售賣肥皂的代理商。

朱翊鈞在等待肥皂試製成功的這段時間裏,也是認認真真的好好考慮了一番:肥皂放在手裡就是一堆廢物,只有賣出去才有用,而且需要大規模的賣、賣遍整個京城、整個大明、乃至整個世界。

但朱翊鈞一沒錢二沒人,根本沒法大規模生產,而且要大規模生產,就一定躲不過馮保的眼睛,馮保一旦得知,就算他不往這裡頭伸手,也一定會報告給自己那便宜老媽,李貴妃是絕不可能讓當朝太子去搞這些奇技淫巧的東西的。

朱翊鈞只能找個合伙人跟他一起干,他算技術入股,合伙人在宮外幫他生產、銷售,賺的自然沒有他自己單幹來得多,但分成的利潤對現在的朱翊鈞來說已經足夠了。

更何況他現在也沒法單幹不是。

只是這個合伙人朱翊鈞想破了腦袋,才發現自己沒什麼選擇的餘地。

宮內的人自然沒法用,哪個能逃脫馮保的眼線?再說了,宮裡現在他能信任、能使喚得動的,只有張宏、張鯨兩人,張宏最近派到他身邊服侍的那個叫張誠的小太監沒準也能信任,但這幾個人連皇宮大門都出不去,談個屁的做生意。

富商豪門朱翊鈞更是一概不認識,而且當今大明又不是他穿越來的那個時代,現在的富商豪門哪個跟朝中沒關係?自己一個9歲的小屁孩,他們使點手段就能白嫖自己的「發明」,沒準還會讓言官把自己痛罵一頓。

畢竟在另一個時空里,登臨大寶幾十年的萬曆皇帝派出的稅監都能被他們活活毆死,萬曆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自己現在只是個小娃娃,人家欺負就欺負了,自己除了吃啞巴虧還能怎麼辦?

勛貴也是一樣,朱翊鈞一個都不認識,而且他們各個勢力龐大,真要不守信用,自己確實一點辦法都沒有。

東宮侍講們就更別想了,這幫子文臣個個仁義道德掛在嘴上,哪怕家族撈錢搶地搞得飛起,嘴上也一定要高喊「君王不與民爭利」,讓這幫人當合伙人,那還不如豪門勛貴們,畢竟他們不會吃干抹凈後還要像蒼蠅一樣噁心你。

想來想去,朱翊鈞只有一個不怎麼好的選擇——武清伯李偉。

武清伯靠着女兒當了貴妃才封了伯,根基很淺,和那些豪門勛貴不是一路人,文臣們瞧不起他,武清伯又自持身份瞧不起宮裡的太監們,可以說跟各個勢力都沒什麼太深的交集。

再者說,武清伯跟其他人不同,他的富貴榮華都在女兒和未來成為皇帝的外孫身上,朱翊鈞主動送他這份賺錢的大禮,他應當不會像其他幾股勢力那般覺得理所當然,想盡辦法獨吞。

而且朱翊鈞的便宜老媽極重親情,對自己的兩個寶貝兒子很看重,對自己老爹也是恩寵放縱,朱翊鈞可是了解的很清楚,自己便宜老爹賞賜給李貴妃的財物,大多都被李貴妃送進了武清伯的口袋。

同時,武清伯又是個窮怕了的人,可謂是貪婪無度,極為貪財,在民間仗着自己國丈的身份,連勛貴的產業都敢強搶,他給朱翊鈞當代理人,誰還敢往朱翊鈞的產業里伸手?

但武清伯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原因就是他實在太過貪婪了,就是個見錢眼開的貨色,黃金也要、銅板也拿,什麼錢都敢要,在另一個時空的歷史中,曾經收了王崇古為邊軍製作棉衣的二十萬兩白銀,卻自己貪墨了十五萬兩白銀,夥同江南奸商用霉變的棉花製作棉襖,導致一場大雪凍死了19名邊關將士。

連邊軍的銀餉都敢貪,還貪得這麼狠,也是個為了銀子不要命得角色。

關鍵是他貪也就算了,還是個一毛不拔的鐵公雞,據說他專門找工匠用蠟製作了一些水果,平日里接待賓客時便擺上蠟果,只有至親好友來時才會放幾個真果子在假果之上,可以說是吝嗇至極。

這樣一個又貪又吝嗇的便宜外公,還真讓朱翊鈞憂心忡忡,可他沒有選擇,只能期盼武清伯至少頭腦還是清醒的,明白自己富貴來源何處、曉得細水長流的道理。

出宮找人的小內侍找到武清伯的時候,武清伯正在折騰着自家正在建造的園林,聽聞太子有召,頓時大感驚詫,也不敢怠慢,稍稍收拾了一番,換了身洗褪色的官袍,乘着大轎便往宮裡去,眼見着臨近宮門了,便下轎換了個兩人抬的破舊小轎,一搖一搖的來到宮門前,隨着迎接的東宮內侍進了宮向興龍殿走去。

朱翊鈞一看到武清伯這窮酸模樣,就知道他在搞什麼鬼,忍不住撲哧一笑,高聲逗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