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 - 第6章 張居正

朱翊鈞總感覺武清伯走的時候有些奇怪,他拎着黃布包隨着張鯨出了殿門,卻又悄悄回頭窺視自己,對上朱翊鈞的視線又趕忙縮了回去,裝作什麼都沒做的樣子。

朱翊鈞心中有些不安,但他卻沒時間去管了,他早早用了晚膳便上床睡覺,第二天早上,他將生平第一次上朝聽政。

自然不是登基或元旦才有的大朝會,朱翊鈞只是太子,隆慶天子還在世呢!哪裡輪得到他去搞一場氣勢磅礴的大朝會。

朱翊鈞要參加的,是一次常朝,實際上也就是露個臉,如今天子還在病中休養,而之前當朝太子掉進池塘被撈上來後,到現在也只在東宮侍講面前露過面,是得出去給百官看看宮裡的人還活得好好的,沒瘋也沒傻。

明代的常朝起源於明太祖朱元璋,完善於明成祖永樂皇帝,這兩皇帝都是勞模中的勞模,把常朝的開始的時間設在寅時(也就是現代的早上5點左右),太陽還沒出山就開始辦公,早朝過後還有午朝和晚朝,一天都不會閑着。

後世不肖子孫們自然受不了這個苦,世宗嘉靖皇帝在嘉靖二十一年之後就再沒開過常朝,隆慶皇帝身子弱,十天之內也只有三六九日這三天才會視朝,到萬曆年間,萬曆這個大宅男乾脆自萬曆十五年後就再沒開過朝會。

一直到崇禎年間,崇禎不僅恢復了常朝制度,甚至如明初一般恢復了午朝和晚朝,但當時的大明已經是積重難返,崇禎自己能力也不夠,最終無力回天。

無論如何,早起總是很折磨人的,好在朱翊鈞有近十年支邊支教的經驗,早就習慣了早起,而且第一次參加朝會,整個人都還處於興奮、新奇的狀態,天還沒亮便爬了起來,神采奕奕的模樣讓張宏都忍不住贊了句太子勤奮。

乘着步輦向皇極門而去,半路上便聽見午門方向遠遠傳來鐘鼓之聲,百官已經進了宮,扛着步輦的內侍們不約而同的加快了腳步,不一會兒便到了皇極門處,朱翊鈞下了步輦,正聽見門外有太監高喊「太子駕到」,皇極門大開,百官侍立的壯大景象,便映入朱翊鈞的眼中。

朱翊鈞按照之前訓練過的禮儀,穩步走到自己的小座上端坐,隨後凈鞭響起,丹墀之下鴻臚寺官贊禮唱名,百官入班向著空空如也的御座和御座旁坐着的朱翊鈞行一跪三叩頭禮,朝拜完畢後,便整齊的分班侍立。

井然有序、整齊劃一,一點都看不出這是一群凌晨三點就從溫暖的床上爬起來,到現在還大腦一片迷糊的中老年群體。

緊接着,鴻臚寺官開始宣念起謝恩、見辭的官員名字,這些官員只能在午門外行禮,朱翊鈞一個都不認識,自然也不會給他們上御座前謝恩的恩寵。

隨後,便是百官奏事,其實就是走個過場,如今高拱獨掌朝政,什麼事在遞到御前之前不是他處理過的?

如今高拱和馮保的鬥爭雖然愈演愈烈,但兩人還沒有最後撕破臉皮,高拱也不會在朝會上就開始逼宮,更何況皇帝還沒死呢,一個9歲太子,逼了又有什麼用?

朱翊鈞只能機械的按照之前教導的回應着,最初的一點新鮮感消磨乾淨後,便感覺這朝會毫無驚喜,雙眼四處亂瞟,一會兒看看丹墀下金甲燦燦的大漢將軍,一會兒打量一下那瘦瘦小小嗓門卻大得驚人的鴻臚寺官,一會兒又放眼飽覽着金水橋和玉帶河的景象。

只可惜百官離得太遠,朱翊鈞遠遠看了看前排的幾個紅袍大佬,不管誰的面貌都看得模模糊糊,只能依照他們的班次猜測着他們的身份。

好在早朝時間並不長,高拱把持朝政,倒是讓朝廷效率高了不少,沒有各個官僚嘰嘰喳喳的爭吵,流程飛快走完,朱翊鈞人生中的第一場早朝便結束了。

早朝結束後還沒完,朱翊鈞和內閣、六部等部門的幾個大臣一起轉進到文淵閣中,朱翊鈞將在文淵閣中批閱奏疏,而幾個大臣則會等候在外用餐休息,一旦朱翊鈞批閱奏疏時有什麼疑惑的地方,可以隨時召他們進來問詢。

但哪能有什麼奏疏給他批閱!皇帝還沒死呢,哪個大臣敢把軍國大事交給9歲娃娃去批閱?一個字都認不全的小屁孩,又能有什麼決斷?再者說了,如今高拱獨攬朝政,什麼奏疏不得先給他過手?

實際上,朱翊鈞之所以能坐在文淵閣里看奏疏,還是李貴妃見天子病重,讓朱翊鈞先熟悉熟悉政務,才讓他來走個過場。

於是,拿給朱翊鈞的奏疏要麼就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要麼就是早被高拱處理完、司禮監批了紅的。

朱翊鈞打着哈欠翻着奏疏,腦中正想着回興龍殿後安排張鯨去搞些人手盯着武清伯時,張宏卻走了上來:「殿下,內閣次輔、建極殿大學士張大人求見。」

「誰?」朱翊鈞腦中想着事,一時沒反應過來,又聽張宏報了半遍名號,才猛然醒悟:「張居正?不對,張師傅,快請!」

張居正,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明獨相,如今朱翊鈞的師傅。

但說來可笑,朱翊鈞穿越以後,卻連這個師傅的面都沒見過,這段時間皇帝病重,高拱和馮保的鬥爭越來越明面化,張居正忙着布局準備從中漁利,還得防着越來越橫行霸道的舊友高拱捅刀子,自然是沒什麼時間和精力去管朱翊鈞了。

張居正來得很快,一絲不苟的高呼參拜,朱翊鈞也正好近距離的觀察着這個大名鼎鼎的歷史人物。

張居正白面長須,身材高大,朱翊鈞都不得不承認,張居正確實如史料中記載的那般是個大帥哥,而且充滿了中年成功人士的魅力,放在後世都可以當中年帥哥的模板了。

難怪自己那個便宜老媽會和張居正傳出緋聞來。

朱翊鈞有些不懷好意的揣測着李貴妃和張居正的關係,一時竟然忘了讓張居正起身,還是身後張宏輕咳了一聲,朱翊鈞才反應過來,趕忙抬了抬手:「興,張師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