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 - 第7章 被賣了

不得不說,張居正確實是個好老師,那短短的一段教育,讓朱翊鈞回味良久,一直在思考着張居正的話。

張居正其實給他提了個醒,他如今不再是前世那個普通人了,而是即將登臨大寶的大明天子,將要面對無數繁雜的事務。

皇權是怎麼衰弱的?就是從皇帝不管事開始的,大明朝後期那些文官武將,什麼東林黨閹黨,他們敢侵奪朱元璋的皇權嗎?為什麼不敢?還不是因為朱元璋是天字一號的勞模,事必躬親,什麼臟事能瞞過他的眼睛?

在朱翊鈞穿越來的那個時代里,網上很多人為嘉靖皇帝和萬曆皇帝說話,說他們雖然幾十年不上朝,但軍國大事還是管的,所以上不上朝沒啥關係。

朱翊鈞以前也深表贊同,但如今卻有了一些懷疑,只管軍國大事說得好聽,但問題是你一個皇帝,只與幾個重臣、寵臣交流,對天下事根本沒有系統的認識,你真的能確保你能掌握得住軍國大事,而不被底下的臣子蒙蔽?

就像嘉靖皇帝那般,號稱管着軍國大事,結果庚戌之變時手底下的寵臣將軍們胡搞瞎搞他卻一無所知,作為直接責任人的仇鸞非但沒有受到懲處,反而得到嘉靖皇帝信重,一飛衝天。

這是像管着軍國大事的樣子嗎?

說到底,這世上誘惑眾多、人性善變,臣子不管之前多忠心,登臨高位之後也可能腐化墮落,為了一己私利蒙蔽君王,而皇帝自己不管事,對很多事務沒有完整的認知,只能依靠經驗甚至別人的說辭去判斷,自然是錯漏百出。

而且縣官不如現管,你不管事,那些臣子自然要去巴結管事的人,皇權自然就會因此而削弱,結黨營私、地方失控也就很正常了。

所以朱翊鈞穿越而來的那個時代里才會有那句名言:「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所以大明的太祖皇帝才會設立言官制度,就是為了讓皇帝能多聽見不同的聲音,不會讓臣子蒙蔽。

說白了,長在深宮之中的皇帝,朝會是他們了解國事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了。

朱翊鈞明白張居正為什麼會急着找自己教訓一頓,嘉靖皇帝二十年不上朝,隆慶皇帝身子弱也很少上朝,若是身為太子的自己以後再像嘉靖皇帝那般宅在宮裡幾十年,這大明朝就真要人心散了。

朱翊鈞很感激張居正及時給自己提了個醒,思考明白也是長出口氣,便拿起一份奏疏準備認真批閱,但剛剛翻開,還沒來得及看,卻見一名宮人闖了進來,向他行了一禮,說道:「太子殿下,貴妃娘娘召您去慈寧宮。」

「便宜老媽找我幹嘛?」朱翊鈞一頭霧水,跟着那名內侍走出文淵閣時,還掃了一眼一旁跪送的張居正,懷疑他是不是向自己的便宜老媽告了黑狀。

一路上也問了那內侍,但那內侍是一問三不知,是李貴妃身邊的貼身女官讓他來召太子,他連李貴妃的面都沒見過,自然是啥也問不出來。

朱翊鈞只能心中不安的坐着步輦向慈寧宮方向而去,一路上胡思亂想。

進了慈寧宮,卻發現李貴妃身穿一身貴妃服,抓着一根比上次還長還粗的竹條,端坐在鳳椅之上,滿面怒容的盯着朱翊鈞走進來。

正給高拱潑黑水的馮保則侍立一旁,一眾宮女太監都噤若寒蟬。

朱翊鈞咽了口口水,「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母妃!兒臣錯了!」

李貴妃倒是沒想到朱翊鈞上來就認錯,愣了一下,才咬牙切齒的問道:「錯了?太子說說,你錯在哪了?」

朱翊鈞知道個鬼!他到現在還一頭霧水,不過他也清楚怎麼應對這種暴怒的家長,趕忙回道:「兒臣辜負了父皇和母妃的教誨,沒有專心學習,是大錯特錯了!」

朱翊鈞還是個9歲娃娃,能犯出什麼傷天害理的大錯?無非就是學習成績不好唄。

果然,李太后聞言面色稍稍一緩,說道:「太子知錯就好,你身為太子,當以學習明君聖賢之道為重,怎能讓那些奇技淫巧的事分心?」

奇技淫巧?朱翊鈞暗暗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自己造肥皂的事被李貴妃知道了?不應該啊,張鯨一直藏得很好的啊!

但李貴妃立馬給了他肯定的答案:「你身為太子,在宮中製造香胰也就罷了,竟然還去做那商賈之事,若非武清伯方才與本宮說起,本宮還被你蒙在鼓裡!」

朱翊鈞明白了,武清伯把他給賣了!而且這老小子很明顯是拿着那樣品問了行家知道它們確切的價值後,才進宮把自己給賣了。

但是為什麼啊?武清伯難道不清楚李貴妃是絕不會讓朱翊鈞做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的嗎?沒有朱翊鈞的配方和工匠,他拿什麼去賺錢?武清伯這貪財如命的人,會放棄這個機會?

但李貴妃接下來的話立馬讓他明白了過來:「你那些配方從何而來?將配方交予本宮,日後不要再做這些奇技淫巧的事了!」

交給李貴妃,就等於交給了武清伯,武清伯打得好算盤,他是準備獨吞啊!

但這讓朱翊鈞更不理解,武清伯的富貴全在李貴妃和朱翊鈞的身上,他這麼做,就不怕惡了朱翊鈞這個未來的皇帝?再說了,朱翊鈞都已經明確跟他說還有更多的配方待試驗了,武清伯這下等於是做一鎚子買賣,難道不明白細水長流的道理?

朱翊鈞沒時間細想,李貴妃話已出口,他不能不回應,好在前幾日擔心事泄,朱翊鈞早就編好了理由。

「兒臣之前在乾清宮裡見了父皇…….」朱翊鈞忽然沒頭沒腦的說了句,李貴妃眉間一皺,但朱翊鈞的話里涉及到自己的丈夫、當今的皇帝,她也只能耐着性子不出聲,繼續聽下去。

「兒臣見了乾清宮的布置,簡單、樸素、陳舊,莫說比及先帝之時,想來與外邊的豪門貴胄們比,也大大不如…….」朱翊鈞一邊說著,一邊偷眼觀察着李貴妃的表情:「這幾日,兒臣也在宮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