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 - 第8章 香餑餑

馮保不僅是個太監,也是個藝術造詣極高的文化人,在另一個時空里有着音樂家、書法家的美名。

文化人也是講究逼格的,用的是最好的諸葛氏散卓筆、蘸的是落紙如漆的徽墨、寫的是白整如雪的涇縣宣紙、磨的是溫潤細膩的肇慶端硯。

哪個不是價值千金的奢侈品?

而且馮保還酷愛書畫,喜歡收集名畫名書,在另一個時空里當上司禮監掌印太監後,甚至把宮中收藏的《清明上河圖》偷拿回家,不僅書寫題跋,為了佔為己有,還編出了《清明上河圖》被毀的故事,讓後世的考古學家們都爭論不休。

所以馮保貪財,哪怕是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和藝術成就,也得愛財。

在另一個時空里,馮保為了財貨,收受梁國柱上萬金的賄賂,將萬曆皇帝的妹妹永寧公主嫁給其患癆病的兒子梁邦瑞沖喜,結果梁邦瑞婚禮當日鼻血不止、沾濕禮服,差點無法完成儀式,後來又受到太監和宮女們的勒索打罵,不到兩月就去世了,永寧公主竟終生不知閨房之事。

萬曆皇帝親政以後將馮保抄家驅逐,或許也有為自己苦命的妹妹出頭的緣故。

而且馮保貪婪成性,連自己人都不放過,宮中二十四監只要有有錢的太監去世,他立馬就封鎖其房屋搜尋家資,把金珠重寶留下,只把尋常的物件貢給皇帝。

如此一個貪財的太監,在朱翊鈞明確表示準備讓宮裡人分一份的情況下,面對肥皂產業的重利,他能忍得住?

當今司禮監太監孟沖是搶了馮保的位子上去的,兩人本就勢同水火,讓孟沖拿了肥皂產業的重利,怎麼可能會分一份給馮保?馮保本就氣憤他奪了自己的位子,現在又搶了一大塊肥肉,他還能忍得住?

朱翊鈞相信馮保一定會去搶這塊肥肉,而且他一定能搶到手。

李貴妃討厭孟沖,也討厭高拱,還重親情,對武清伯恩寵放縱,她很清楚把配方交給司禮監,別說武清伯得不到好,怕是內庫也一個銅板收不到了。

但朱翊鈞已經把話放出去了,如果還是讓武清伯獨吞,確實會如朱翊鈞分析的那樣,讓自己的老爹懷璧其罪,被人盯死了。

宮裡的大太監們也許不敢對她怎麼樣,但整一個「無權無勢」的武清伯的膽子還是有的。

既然必須要拉個太監入局,那為什麼不給馮保呢?馮保從潛邸之時就服侍隆慶皇帝一家子,一貫聽話可靠,而且馮保身為東廠廠督,又有張居正作為政治聯盟,加上自己的扶持和保護,正好能跟孟沖和司禮監的大太監們分庭抗禮,這暴利的產業放在他手裡才讓人放心!

李貴妃和馮保兩人一拍即合,這恰好落入朱翊鈞的算計之中,孟沖稍微一查,就知道朱翊鈞是公開說過準備將肥皂的配方送給司禮監的,卻被馮保橫插一腳奪走,到嘴邊的肥肉不翼而飛,司禮監上上下下難道不會氣到崩潰?

馮保會失了人心,哪怕日後如另一個時空里一樣掌握司禮監,上上下下對他就沒有一點芥蒂?只要他一有失寵的苗頭,便是牆倒眾人推。

而朱翊鈞對自己的便宜老爸老媽都沒啥感情,又怎麼可能如另一個時空里那般恩寵這個「馮大伴」?

這是朱翊鈞給馮保挖的一個大坑,而自信滿滿又貪婪好財的馮保,一定會往坑裡跳。

果不其然,馮保雙眼都紅了,急急挪步附在李貴妃耳邊說了些什麼,李貴妃眉間緊皺,掃了眼朱翊鈞又掃了眼馮保,最後微微點點頭,對朱翊鈞說道:「太子可先回東宮,待本宮思慮之後再使人與你要配方,日後再勿行此奇技淫巧之事,當用心學習明君之道!」

朱翊鈞一路走回興龍殿,心裏依然是怒氣難平,乾脆往床上一躺,兩眼盯着天花板發獃。

朱翊鈞倒沒有在生武清伯那老小子的氣,而是在生自己的氣,他想了一路,最終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還是太幼稚了。

他知道武清伯貪婪吝嗇,也做了一點防範措施,希望用配方勾引着武清伯,讓他在利益的引誘下,做出最佳的選擇。

卻沒想到武清伯放着最佳的選擇不選,直接掀了桌子想要獨吞!

但朱翊鈞冷靜下來細細想過之後,武清伯這樣做,對他確實也沒什麼壞處。

武清伯這麼一搞,雖然失去了細水長流的機會,但他這一鎚子買賣能賺的銀錢也不少,更何況他身為武清伯,仗着女兒和女婿的名頭,可以堂而皇之的採用暴力手段壟斷市場。

就算沒有以後的配方,反正也沒人敢和他競爭,靠着那幾樣東西也能吃一輩子的天價**了。

至於惡了朱翊鈞,那又怎樣?大明以孝治天下,有李貴妃護着,朱翊鈞難道還能對自己母妃下手?

要知道,另一個時空里武清伯貪污了邊關採購棉衣的軍餉,導致邊關將士凍死,如此嚴重的事情,李貴妃也只是下了懿旨把他罵了一頓,如今不過是一些賣肥皂的銀錢,他就是一分不給內庫,朱翊鈞能拿他怎樣?

李貴妃今年還不到30歲,而且身子強健,等李貴妃去了,他武清伯都化為一堆白骨了,朱翊鈞難道還能把他挖出來不成?再說了,就算拿他骨灰拌飯,除了泄憤又有什麼用?

朱翊鈞拿他沒辦法,而武清伯對後續的配方和產品也根本沒啥興趣,靠着現在的配方就能吃個盆滿缽滿。

這不是小說,也不是影視劇,這是現實,朱翊鈞不可能王霸之氣一開,所有人就乖乖的聽話,而且人畢竟是感情動物,不可能永遠按照理智行動,更不可能永遠選擇最佳的那條路。

武清伯的背刺,給朱翊鈞提了個醒,他還是得培養自己的勢力,不能依靠這些本就富貴顯赫的人,否則什麼事都幹不成。

什麼人最可靠?能因為你實現個人價值、獲取利益的人才最可靠。

當然,朱翊鈞一點不懷疑這世界上有不計個人、忠心耿耿的人,但那種人實在是太難得了。

朱翊鈞如今只是一個9歲的娃娃,那些豪門勛貴大多傳承百年,根基比他還穩固,他根本使喚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