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中興大明,從娃娃開始] - 第9章 老爹撐腰

隆慶皇帝不是個喜歡上朝的皇帝,或者說,只要涉及到工作的事他都不喜歡,能躲就躲,大事小事統統交給高拱,自己躲在宮裡沒日沒夜**。

他不像太祖、成祖這樣的勞模皇帝,甚至比不上登位初期的嘉靖皇帝,三六九日的朝會也是高拱千求萬求才被逼無奈參加的,每次朝會基本都是乖乖當泥塑木偶,走完流程就跑,一刻也不多留。

到後來隆慶皇帝身子垮了,這常朝制度也就形同虛設了。

所以,尚在病中休養的隆慶皇帝忽然一反常態的宣布要召開朝會,宮裡宮外的人都隱隱感覺一場風暴即將來臨。

但這場風暴的暴烈程度,還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隆慶皇帝知道自己身子不好支撐不了多久,根本沒按照流程走,等眾臣參拜完畢便將武清伯叫出班來,讓滕謹代自己痛罵了半個多時辰,直斥其貪婪無度、毫無廉恥,當場便讓大漢將軍拖出去打了二十板子,罰俸一年、無詔不得出入宮禁,還讓滕謹散朝之後領錦衣衛前往武清伯府,將歷年宮中賞賜都索要回來。

二十板並不重,罰俸一年也只是小懲,真讓武清伯肉痛的,還是索回曆年賞賜,這可是一大筆錢,更何況滕謹又是個貪財好利的,他不會在其中上下其手、層層加碼?武清伯吝嗇一生,這次卻要大出血了。

更讓武清伯心驚的是,自己一直仁善的女婿,卻忽然在朝會之上對他開刀,這是不是他失寵的前兆?

武清伯恩寵富貴都繫於皇家,若是被皇帝拋棄,就他平日里那囂張跋扈的樣子,不被仇家挫骨揚灰就算給李貴妃面子了。

所以武清伯顧不得屁股上的疼痛,下了朝還被下人抬着就求着進宮面見李貴妃,卻得知李貴妃也被隆慶皇帝下旨禁足,急得團團轉卻毫無辦法,只能趕緊回家收拾金銀財貨,希望擺個好態度平息皇帝女婿的怒氣。

這些都是後話,暫且不說,朝會之上,就在武清伯被大漢將軍如同拖死狗一般拖下去的時候,隆慶皇帝第二刀又砍了出來。

司禮監掌印太監孟沖第二個被提了出來,隆慶皇帝當著百官的面質問他尚膳監天價餡餅的貓膩,孟沖不能言答,只是磕頭不停,隆慶皇帝當場怒斥孟沖橫行無忌、欺瞞主君,宣布革除其一切職銜,拖出午門重打五十大板,發配甘肅充軍。

孟沖是司禮監掌印太監,宮中一號人物,又是高拱的政治盟友,但說到底也只是皇家家奴,隆慶皇帝要處置他只需宮中下道令旨即可,但隆慶皇帝卻把他抓到朝會之上、當著百官的面處置,擺明了就是給高拱看的。

高拱與孟沖是政治同盟,孟沖能有這麼大的權勢、能在宮中橫行無忌,全賴高拱在外朝維護協助,但如今隆慶皇帝把宮裡的貓膩擺上檯面,當場處置了孟沖,簡直是**裸的打高拱臉,高拱也是被這個一貫聽話的「徒弟」打了個措手不及,只能眼看着不斷求饒的孟沖被拖出去。

但讓所有人都想不通的是,隆慶皇帝一貫對高拱言聽計從,可以說是依賴無比,從未做過削弱高拱權威的事,今日怎麼會一反常態,不單拆了高拱的政治同盟,還**裸的打了他的臉?

只是還沒等百官細想,隆慶皇帝的第三刀又揮了出來。

馮保本來暗笑着看着孟沖被拖出去,心想着自己終於能登上司禮監掌印太監的大位了,卻沒想到隆慶皇帝處置了孟沖之後,竟然宣布司禮監掌印太監暫時空置,下旨召隆慶四年因忠言進諫而觸怒隆慶皇帝,被貶去南京充凈軍的李芳回京接任司禮監掌印太監。

這下馮保頓時怨氣滿胸,好不容易等一個做飯的孟沖滾蛋了,怎麼又來了個當大頭兵的失勢太監?他辛辛苦苦服侍了隆慶皇帝一家這麼久,怎麼就連個掌印太監的位子都得不到?

當然,馮保也就只是在一旁生悶氣,他自然不會蠢到在朝會上就抗議起來。

但他不出來,隆慶皇帝卻沒放過他,將他喚了出來,也讓滕謹將他痛罵一頓,斥責他收受賄賂、私交外臣,又巧言媚上、造謠中傷當朝首輔,令大漢將軍拖出去打了二十板子,革了他御馬監的差事,將御馬監交給太子東宮的管事太監張宏兼管。

這下明眼人基本都回過味來了,隆慶皇帝這是在給太子殿下出頭呢!

太子從文淵閣得了肥皂的配方,欲與武清伯合夥做生意,武清伯卻貪婪無度試圖私吞,而司禮監和馮保又都在其中橫插一杠子,禁宮漏得跟篩子一樣,這事稍微消息靈通點的大臣都知道。

都察院里閑不住的言官們都準備寫摺子怒斥太子貪財好利、與民爭利、非明君之道了。

如今朝會之上,隆慶皇帝先處置了武清伯、又罷了孟沖、還找由頭奪了馮保御馬監的差事,牽扯其中的三方勢力全被砍了一刀,太子東宮還因此得了御馬監,隆慶皇帝今日反常的行為,其目的已經非常明顯了。

高拱、張居正等重臣自然不會在此時出頭,都察院的言官們倒是蠢蠢欲動,但朝會有規制紀律,一旁糾察御史和錦衣衛虎視眈眈,高拱也不是個會放任他們自由發言的弱勢首輔,而隆慶皇帝明顯也沒準備給他們上奏的機會。

所以這些權輕言重的御史們,只能按耐住性子,等朝會結束再狂寫奏疏連皇帝帶太子一起「勸諫」。

隆慶皇帝身體還沒完全恢復,三刀砍完已經是精力不濟,全身都顫抖不停,面色白得嚇人,卻依然強撐着走了最後一步棋,命滕謹將一道已經蓋過大印的聖旨交給高拱。

這道聖旨,正是隆慶皇帝命滕謹依照朱翊鈞的「奏疏」而草擬的聖旨,只稍稍改動了一些細節,比如將學校置於國子監管理之下,學校經費從內庫支出等。

隆慶皇帝明明白白的告訴高拱,這個「小學」是皇家給功臣兒女、孤寡子弟設立的一所書院,自己已經同意了,要求內閣和禮部查漏補缺、今日就要開始籌辦。

雖然隆慶皇帝沒有明說,但高拱、張居正等重臣哪個不是人精?結合之前懲治武清伯、孟沖和馮保的事,一下就猜透了這所學校就是隆慶皇帝專門為太子所設,隆慶皇帝是在為太子搭起班子、鋪平道路了!

高拱等人自然不會阻攔,當下便領旨回班。

了結了這最後一件事,隆慶皇帝終於支撐不住,身子漸漸癱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