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為帝》[贅婿為帝] - 第1章 上門姑爺

大秦,雍州。
永寧縣。
四月的清晨,還帶着一絲涼意。
林豐吃過早飯,拿着一本書在院子中打發時間。
他如今是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再不是那個後世中醫院內,一天到晚不斷忙碌的主任醫師。
林豐來到這裡,已經三天。
三天時間,足夠他了解大秦的情況。
此大秦非彼大秦,這片時空下,也有詩詞曲賦,也有儒家經典,只是華夏歷史上的名人卻沒有。
按照腦中的記憶,本主並非秦國人,是秦國東面的中州夏國人。
他的祖父林九霄,擔任夏國太尉,在抵禦外敵入侵時,戰死疆場。
他的父親林元忠,官居驃騎大將軍,夏國戰神,也是戰死疆場。
可笑的是,林家兩代人為國盡忠,留下一子,卻被朝堂上的爭鬥波及,最終林家被抄家,林豐武功被廢,流放千里。
在流放途中,有賊匪劫道,林豐趁着押送的衙役和賊匪交手,趁機逃走,流落到永寧縣。
因受傷昏死,被白玉瑤救回。
白玉瑤,永寧縣第一美人。
其定親的丈夫在迎親時,跌落馬下死亡,自此背上了克夫的名聲。
白玉瑤救回林豐後,家族為了利益,乃至於白玉瑤的母親也為了利益,要把白玉瑤再度嫁出去。
白玉瑤不樂意,和本主假成婚,應對外面的流言蜚語。
林豐和白玉瑤成婚後,因為能讀書識字,負責教授家中私塾的孩子。
沒想到三天前,本主離家前往族內私塾的路上,被人攔截毆打,以至於昏死。
得虧白玉瑤及時趕來,才把他救回來。
便有了林豐的穿越,代替了本主。
在林豐看書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一個二十齣頭,身材精悍的女人進入。
女人名叫紫鵑,是白玉瑤的貼身丫鬟。
她站定後雙手叉腰,怒目圓睜,呵斥道:「林豐,你整天就知道看書。
就你這種人,大字不認識幾個,看什麼書?
小姐真是瞎了眼,怎麼會嫁給你?」
「就你,還當家族的私塾老師?
你要教導人,誤人子弟差不多。」
紫鵑一臉的不屑。
那稜角分明的臉上,儘是鄙夷神情。
見林豐不說話,紫鵑徑直走到林豐的面前,手一掀,把書打翻在地上。
封面上,有着四個字——諸寒病症!
紫鵑掃了眼地上的四個字,嘲諷道:「怎麼的,知道白家是藥材商人,教不了書,準備臨時抱佛腳學醫,想侵吞白家的家業,鳩佔鵲巢嗎?」
「你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看你是什麼東西?」
「小姐憐憫你昏倒在地上,救你回來。
沒想到,你竟是貪戀小姐的身子,還擅自和小姐成婚。
你這樣的人,配得上小姐嗎?」
「換做我是你,早就一頭撞死,哪裡還有活下去的勇氣。」
紫鵑居高臨下,一臉憤怒。
那橫飛的唾沫,顯露出紫鵑的憤怒。
林豐聽到紫鵑的話,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判斷着紫鵑挑釁的意圖,問道:「紫鵑,你來後院,有什麼事情?」
紫鵑道:「我來,送你上路。」
林豐眼中掠過一道冷光,試探道:「這麼說,三天前有人要殺我,你也參與其中?」
「是又怎麼樣?」
紫鵑直接就回答。
林豐說道:「你紫鵑,是玉瑤的貼身丫鬟,卻是要來殺我。
你可知,殺了我,玉瑤這克夫的命,那就真的坐實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剋死丈夫,以後外面的人,還怎麼看待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