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為帝》[贅婿為帝] - 第2章 擋我者,死!

慶余堂,位於永寧縣城西。
林豐身着白袍,腰懸佩劍,大踏步進入慶余堂。
因為來過慶余堂,他熟悉情況,所以徑直往後院去。
只是他來到後院大廳外,卻見一個身材魁梧,體格精悍的中年人,站在大門口守着,攔住了去路。
中年人名叫郭立,是李郁的親隨。
他瞥了林豐一眼,呵斥道:「閑雜人等,滾出去。
再往前一步,死!」
林豐手摁在劍柄上,道:「好狗不擋道,滾一邊去。
否則,死!」
他仍是繼續往前。
「找死!」
郭立呵斥一聲,一個書生,竟大言不慚要殺他,真是笑話。
他鼓盪力量,掄拳就朝林豐打來。
只是這一拳打出後,郭立眼中瞳孔一縮。
他的拳頭,落空了。
鏗鏘!
清脆聲音傳出。
林豐側身避開郭立的拳頭,拔劍出鞘。
森冷的劍鋒,自空中掠過,划過郭立的喉嚨。
下一刻,血痕崩裂。
噗!
殷紅的鮮血,自喉嚨噴濺出來。
郭立粗獷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他眼中神色,更是震驚。
怎麼可能?
他實力極強,怎麼可能被殺?
尤其眼前的人,只是一個書生模樣,竟是一個照面就殺了他。
郭立內心充斥着絕望,但他來不及說話,只覺得無盡的黑暗湧來,淹沒了他的意識,眼中那僅剩下的一絲光線,徹底消散。
撲通!
郭立的身體,轟然倒地。
林豐長劍入鞘,掃了眼倒在地上的郭立,沒有任何憐憫。
郭立是李郁帶來的人,殺了也就殺了。
林豐單手摁劍,大步往大廳門口去。
大廳中,還不斷有叫囂聲傳出,一個個不斷逼迫白玉瑤,讓白玉瑤交貨。
林豐進入大廳門口,稍微一頓,目光掃了眼周圍。
大廳中正上方,白玉瑤端坐着。
她瞳孔清澈,宛如一泓秋水;彎彎的柳眉,如遠山含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間,自有一絲嫵媚風情生出。
這是林豐如今的妻子白玉瑤。
天生嫵媚。
林豐目光一轉,落在了一個青年身上。
此人身材頎長,俊朗不凡,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
這個人,便是李郁,他帶着一眾商人來逼迫白玉瑤。
李郁看到來人,有些詫異。
他安排了郭立守在門口,竟是還有人來。
李郁眼眸一冷,呵斥道:「給我滾出去。」
林豐掃了眼,沒有發現慶余堂的製藥醫師苟連福,還沒到這一步。
林豐淡淡道:「李公子曾派人殺我,可惜我命大,活了下來。
怎麼,不認識我了?」
李郁眼中瞳孔一縮,沉聲道:「你是林豐。」
「對,我是林豐。」
林豐大步往前,徑自從李郁的身旁走過,來到白玉瑤的身旁坐下。
白玉瑤低聲道:「你怎麼來了?」
林豐輕輕一笑,柔聲道:「接下來交給我,放心。」
白玉瑤很詫異,卻莫名的心安,沒來由的點了點頭。
剛才李郁帶着一眾商人咄咄逼人,鼓噪讓她提前交貨。
她好說歹說,意圖安撫這些人,卻根本起不到作用。
白玉瑤和林豐是假成婚,不曾同榻。
但好歹,白玉瑤和林豐認識了一段時間。
在她的印象中,林豐性子孤僻,不喜說話,給人很冷的感覺。
眼前的人,卻是陽光明媚,令人心安。
林豐轉而看向李郁,笑道:「李公子是不是很意外,我怎麼還活着啊?」
李郁眼中掠過一道精光,說道:「林豐,你說什麼,我不明白。」
他心中,卻是疑惑。
按理說林豐不習武,紫鵑是習武之人。
紫鵑要殺林豐,易如反掌,怎麼林豐來了,而且外面有郭立守着,林豐竟是闖入。
他帶着人步步緊逼,甚至要準備拿出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