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為帝》[贅婿為帝] - 第3章 罵死苟連福

苟連福哼了聲,盯着林豐,不屑道:「林豐,你一個上門贅婿,有什麼資格說老夫?」
林豐淡淡道:「我上門怎麼了?
吃了你苟連福家的飯,還是用了你家的碗。
路不平有人鏟,事不平有人管,難不成你苟連福,做了喪盡天良的事情,還不允許別人說?」
苟連福呵斥道:「林豐,休要血口噴人。」
林豐道:「我雖說不管白家的事,但很多事還是知道的。
就說你苟連福,污衊玉瑤,說她事事插手製藥,這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那是事實。」
苟連福頂着兩個大眼袋,渾濁的眼神透着篤定,說道:「莫非白玉瑤做了,還不敢承認嗎?
她白玉瑤,就是插手製藥了。
這樣的人,就是毒瘤,不配做藥材生意。」
「錯,是你苟連福做了,還不敢承認。」
林豐的眼神銳利起來。
他站起身,一步步走下來,這時候的他,面色冷肅,身上竟浮現出一股攝人的壓力。
這股氣勢一出現,讓白玉瑤的有些詫異。
她的這便宜夫君,怎麼有這般的氣勢?
林豐走到苟連福的身旁,道:「苟連福,你每個月在慶余堂,藉著研究清心丸的名義,肆意攫取錢財。
每個月因你研究清心丸而耗費的錢,至少三十兩銀子。」
「我沒有!」
苟連福直接回答。
林豐道:「清心丸自研製出來到如今,從沒有任何改進。
可是你每個月都在研究,而且你研究的理由,玉瑤的賬簿上都有記載。
每個月的每一項開支,都記錄在冊,且記錄長達三年。
你認為自己否認,就能有用嗎?」
刷!
苟連福面色微變。
一時間,竟吶吶不言。
沒想到他支取錢財的事兒,白玉瑤的賬簿,竟記下了這些開支。
白玉瑤也有些詫異。
她和林豐成婚後,雖說是假夫妻,關係卻還算和睦,也曾告訴林豐,允許他翻看書籍和資料,但不能搞亂了。
沒想到,林豐記憶如此清晰。
甚至關於苟連福的賬目,她是習慣性記下來,都沒有去核對,林豐卻記得清清楚楚。
林豐又往前踏出一步,苟連福被嚇得後退一步,林豐繼續道:「苟連福,你的兒子苟伯文,打着你的名號,每個月從慶余堂內,以成本價購買大批清心丸,轉手賣給李郁,侵吞慶余堂的財產。
單是這一筆錢,每個月就上百兩銀子。」
苟連福勃然大怒,呼吸都急促起來,道:「林豐,你滿口胡言。」
林豐說道:「我怎麼可能血口噴人,說起來,這事還真是巧合。
我前天身體就恢復了,然後昨天在城內閑逛時,就碰到你的兒子苟伯文。」
「他喝了酒出來,一路走一路吹噓,說白家都是傻子,真是好騙,他每個月通過清心丸,都可以賺上百兩銀子。」
「這可是你兒子說的。」
「當然單憑他說,還不作數。
所以我進入慶余堂,專門找人詢問了一番,你兒子苟伯文,的確是每個月都要拿貨,都是成本價啊。」
林豐笑吟吟看着苟連福。
那眼神,有鄙夷,有嘲諷,更有着不屑。
蹬!
蹬!
苟連福後退兩步。
他看向林豐時,眼中多了一抹驚駭。
林豐一直在白家,很不起眼,很多人都鄙夷,從沒有把林豐放在眼中,沒想到竟是深藏不漏。
白玉瑤眼中放光,更是莫名的歡喜,她的便宜夫君,怎的如此厲害?
此前,她從未發現。
或者說兩人獨處的時間幾乎很少,所以白玉瑤,一時間便是驚喜莫名。
林豐又往前踏出一步,再度距離苟連福不遠,眼神卻是銳利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