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為帝》[贅婿為帝] - 第4章 自取其辱

林豐眼神銳利,說道:「按照契約的約定,今天不是交貨的時間吧?」
「不是!」
李郁搖了搖頭。
他卻是嘴角噙着笑容,道:「可是,白家能製作清心丸的人,只有苟連福。
如今苟連福,被你活生生罵死,誰替你製作藥丸?
這清心丸的配方,只有苟連福一個人知道。
林豐,你這一張嘴的確是厲害。
可是製藥,靠你的嘴,能完成嗎?」
「能不能完成,不是你李郁操心的事。」
林豐說道:「所謂皇帝不急太監急,我們賣葯的,都不曾慌,你急什麼呢?
沒到時間,就不算違約,李公子,我說得對不對?」
一句話,封死了李郁的路。
李郁眼神更是陰沉。
林豐,是死鴨子嘴硬,死不承認。
只是按照規矩,因為距離契約上約定的時間,還有幾天。
只要白家咬死了這一點,李郁和其餘的商人便沒辦法。
李郁的臉上,多了一抹凝重。
他心中卻不甘心,這麼被林豐搪塞過去。
即便李郁的內心,認為這三天時間,白家不可能製造出清心丸。
可是,李郁等不了。
他要看到林豐出醜,要讓林豐丟盡顏面,尤其當著白玉瑤這女人的面,他要展露出自己的風采,不能被林豐壓過去了。
李郁眼珠子一轉,他靈機一動,計上心來,道:「林豐,可敢打賭?」
「賭什麼?」
林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李郁有些慌了。
這個人為了拿下白玉瑤,為了吞併白家,布置了多重手段,先是收買白玉瑤的貼身丫鬟紫鵑,又收買慶余堂的醫師苟連福,再藉著慶余堂供貨的契約發難,算是心思縝密。
可惜,這些手段失敗後,李郁黔驢技窮,有些急於求成。
林豐更是愈發淡然。
李郁看到林豐自信淡然的神態,眼神更冷,沉聲道:「我聽聞,你林豐是白家的私塾老師,料想有些才學。
既如此,你我各自賦詩一首,詩詞曲賦,不限題材,較量一番如何?
只要你贏了,我們今天不再逼迫。」
「不可。」
白玉瑤連忙開口阻攔。
她對林豐的情況,不甚了解,可對李郁的情況,卻是知道。
李郁雖說是人渣,可是卻也有實打實的才學。
比拼作詩,是李郁故意引誘,看似條件不錯,卻是陷阱。
李郁笑吟吟道:「林豐,怎麼的,要躲在女人身後嗎?
如果這樣,乾脆你滾出這大廳,還是讓我來,好好和白掌柜,商討一下清心丸交貨的事兒。
這商討嘛,可是很有趣兒的。」
林豐笑道:「李公子的這一手激將法,用得真好。
還別說,我就吃激將法。
你的條件,我允了。
李公子如此自信,先請。」
「唉,你……」
白玉瑤頓時嘆息一聲。
林豐轉身看向白玉瑤,他嘴角噙着笑容,頷首道:「放寬心,李郁這樣的繡花枕頭,不過是土雞瓦狗,不值一提。」
自信,從容。
儒雅,陽光。
這是白玉瑤的腦中,浮現出來的詞。
白玉瑤內心那根枯寂的心弦,在這一刻怦然心動,竟有些心跳加快的感覺。
原來男子,可以如此俊朗儒雅。
李郁看在眼中,卻有些氣急敗壞,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對狗男女竟然**?
不可忍!
不可饒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