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為帝》[贅婿為帝] - 第6章 一生一世一雙人

林豐看着白玉瑤緊張的模樣,笑道:「玉瑤,急什麼呢?
苟連福死了,他不能製藥。
可是,我會製藥啊。」
「你會?」
白玉瑤一下愣住。
那烏黑髮亮的大眼睛,流露出不可置信。
一雙狹長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更是透着別樣的風情,讓人心神搖曳。
林豐心中也是一盪,難怪乎李郁這廝,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
他這便宜妻子,魅惑天生,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是姿色萬千。
白玉瑤見林豐盯着他,俏麗嫵媚的臉上,一下升起紅霞。
「你看什麼?」
白玉瑤竟有些扭捏。
擱在以往,林豐這般盯着她,白玉瑤肯定覺得有些不喜。
然而有了先前林豐罵死苟連福,斗敗李郁,甚至一腳踹飛李郁的事,白玉瑤忽然間發現,自己不認識林豐。
甚至內心深處,竟是有一絲依賴。
林豐在,她不需要事事沖在最前面,不需要去面對這些骯髒事兒。
這是有了頂樑柱的感覺。
林豐輕輕一笑,促狹道:「我看什麼,自然看我的美嬌妻。」
「你,你……」
白玉瑤一聽,更有些窘迫。
林豐和她假成婚也有些時間,自始至終,雙方各管各的,真正有溝通的時間很少,也就是剛開始她救回林豐,林豐鄭重的向她道謝,當時有過短暫的交流。
其餘時間,都是很少說話。
即便假成婚一事,白玉瑤徵求林豐的意見,林豐答應後,當時的交談也不多。
如今林豐一改之前的冷漠,卻是多了陽光。
白玉瑤很不適應。
林豐見白玉瑤有些窘迫,不再促狹,鄭重道:「好了,不逗你。
清心丸,我是真會製作。
而且我製作的清心丸,遠比苟連福的更好。
我製作的,名為牛黃清心丸。」
牛黃清心丸,是宋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中記載的藥方,有清熱解毒,開竅安神的功效。
尤其在治療煩熱神昏,更有絕佳的療效。
這一藥丸,林豐穿越前經常製作。
白玉瑤一聽藥名,一板一眼的,問道:「林豐,你真會製藥?」
林豐道:「不該叫夫君嗎?」
「我……」
白玉瑤瞪大眼,俏臉又是一下羞紅。
她和林豐是假成婚,這是應付家族的人罷了,哪裡會叫夫君。
林豐又道:「夫君不願意叫,稱呼一聲兄長,總歸沒問題吧。
好歹,我年長於你。」
「兄長!」
白玉瑤吶吶喊了一聲。
林豐笑了笑,他和白玉瑤之間因為交流不多,沒啥感情,能讓白玉瑤稱呼一聲兄長,雙方關係更進一步,已然是差不多。
林豐道:「言歸正傳,我真會製藥。
所以製藥方面,你不必擔心。
區區苟連福,不足掛齒。
我的牛黃清心丸,會比清心丸更強。」
白玉瑤見林豐如此的自信,她打量着林風,忽然問道:「兄長,你到底來自哪裡?」
「你想知道?」
林豐開口問道。
白玉瑤道:「我是你名義上的妻子,當然要知道。」
林豐道:「我來自中州夏國。」
「中州?」
白玉瑤驚呼出聲。
看向林豐時,眼中更多了一抹驚詫。
中州夏國,是天下中心。
據說中州夏國,衣帶當風,士人風流,女子瑰麗,城池巍峨,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大秦,也就是秦國自己這般稱呼。
在夏國人的眼中,那是西秦,是蠻秦。
因為秦國境內,大儒少,百姓更是蠻橫,被夏國的士人鄙夷。
林豐眼中多了一抹回憶,緩緩道:「我祖父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