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為帝》[贅婿為帝] - 第7章 料事如神

林丰神色肅然,開口道:「第一個問題,李郁這次針對白家的行動失敗。
尤其苟連福這裡,更是當場身死,李郁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苟連福這裡,就是一個突破口,是繼續對付白家的機會。」
「換做我是李郁,會安排苟連福的兒子苟伯文,讓他帶着家人,來慶余堂鬧事。
一方面,宣傳白家為惡,逼死他的父親。
另一方面,讓白家給一個交代。」
「慶余堂年年行善,可人都是現實的。
所謂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
一樁壞事,就足以抹掉慶余堂多年積攢的聲望。」
林豐侃侃而談,道:「只要苟伯文把事情鬧大,慶余堂的名聲就毀了。
醫者仁心,這般鬧騰後,慶余堂還怎麼做生意呢?」
刷!
白玉瑤的面色,一下變得蒼白。
她是經商的人。
誠然,這是苟連福的錯,是苟連福貪婪無度,可百姓會聽這些嗎?
最終的結果,就是無數的百姓認為,白家逼死了苟連福。
白玉瑤一顆心沉了下去,問道:「兄長,第二個問題呢?」
林豐道:「第二個問題,仍是和李郁有關。
李郁藉助苟家的人出手,那是在輿論上給白家製造麻煩。
真正要釜底抽薪,還得從藥材上入手。」
「白家要製作牛黃清心丸,需要充足的藥材。
如果連製藥的藥材,都無法滿足,後續就難以製造更多的藥丸。
即便白家有庫存,這一次的危機熬了過去,下一次怎麼辦呢?」
「如今和李家,已經撕破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雙方只能存其一。
如果再懷着什麼退讓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到這一步,必須早做打算,因為這是分生死的。」
林丰神色也是肅然。
他做事,一貫是考慮周全,不會天真認為,敵人會仁慈。
白玉瑤想了想,也認同林豐的話,只是她臉上更多了愁容。
白家和李家,差距有些大。
很不好辦。
白玉瑤暫時沒有詢問解決的辦法,再度道:「兄長,第三個問題呢?」
林豐嘆息一聲,道:「第三個問題,來自於白家的內部。
白家人內部,一團糟,更是心思齷齪。
據我所知,玉瑤你的母親,我的丈母娘。」
「一直以來,她都和白家的族人站在一起,要讓你嫁人,要讓你離開白家。」
「因為你主持家族的生意,他們不好發難,都任你折騰。
甚至你和我假意成婚,他們也都捏着鼻子認了。
可整個家族,對你是不滿的。」
「女子掌家,沒多少人樂意。」
「尤其李家本身,是永寧縣的望族。
如今白家和李家生出了矛盾,如果我所料不錯,你母親楊氏,會和家族二房、三房的主事人,帶着人來逼宮。」
「一方面,是讓你交出家族的掌控權。
另一方年,是嫁給李郁,來平息白家的問題。」
林豐看向白玉瑤,有些惋惜。
這女子生錯了家族。
白家上下,都是一群忘恩負義的豺狼,太讓人失望。
白玉瑤沉默片刻,道:「兄長,不至於吧。
好歹,母親和我,都是一家人。」
林豐道:「玉瑤認為你們是一家人,為何遲疑呢?
你是女子,嫁了人就是潑出去的水。
如今和我成婚,即便我是上門姑爺,可家族還有其他的人,自然不樂意。」
白玉瑤道:「我遲疑,是因為兄長提及的,我是女子。
眼下李家意圖吞併白家,對付白家之心,人盡皆知。
家族的人,應該分得清輕重緩急。」
林豐道:「白家雖說落魄,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白家的這點錢,或許外面的大族看不上,可是白家的二房、三房卻看得上。」
「至於你母親楊氏,也看得上家族的錢。
因為楊氏倚重的,不是別人,是她的侄兒楊馳。
她膝下無子,自然希望楊馳入主白家。
至於你,只是賺錢的工具罷了,不要把人,看得太良善。」
「我還是不大相信。」
白玉瑤仍是搖了搖頭。
都是一家人,怎麼可能如此不顧及家族的利益呢?
都已經大難臨頭。
自當團結。
「林豐,你滾出來。」
就在此時,喊聲自大廳外傳來。
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個年近四十的中年婦女,帶着一眾人來了。
林豐看到來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