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至尊》[諸天至尊] - 第三章 嘴唇是甜的

城門外的事沒有如同想像中風暴似的傳開,反而異常的平靜,彷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沒有人議論他。

夜!

安靜如水!

鎮妖王府中,白竹看着緊閉着的大門,她心中很是詫異。兩個月前,消失了三年的二公子回來,以往最喜歡花天酒地的二公子卻準時的待在他的房間內,然後看着一塊黑不溜秋的石頭髮呆,一發獃就是一晚上。

要不是白天周澤依舊風花雪月,性子不變,白竹都會以為周澤變成傻子了?不是傻子能獃獃的看着一塊破石頭一晚上?

房內的周澤站在那裡,眼睛灼灼的注視着面前小孩般高的黑石,他出神的盯着黑石,神情平靜的如同一潭無波的深水。

白竹小心翼翼的進來,幫周澤添好了油燈,沏好茶水等,她攝手攝腳的退出去,關門的瞬那偷偷的看了一眼周澤,背影卓爾不群,修長挺拔,在黑夜中悄然無聲,是一個能讓女人迷離的身影,白竹忍不住臉頰發燙。但又忍不住貪婪了的再看了一眼,發現此刻的周澤又有着不同,之前是給人悄然無聲的迷離,現在卻彷彿身上有着熾熱的神采,連燭光都黯然失色了。

「咦?」

白竹驚疑不定,周澤未曾修行,怎麼會出現這種宛如元氣外泄的神采?難道周澤暗自修行了?不過,從未聽說過可以盯着一塊石頭髮呆修行啊!

悄悄的把門關上,退出房間,白竹在月下不由想到周澤消失的這三年,三年前他莫名其妙的消失,也不知道這三年他做了什麼?

果然,周澤又很傻愣愣的盯着黑石過了一夜。

「白竹姐,公子不會又在犯傻吧?昨天還是看着石頭沒睡?」白琴小聲的問守夜的白竹。

見白竹點頭,白琴嘀咕的說道:「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取向變成石頭了呢!」

一句話讓在喝水的白竹直接噴了出來,心想這小妮子這評價要是讓公子知道,屁股不抽腫才怪。不過,也怪公子整天風花雪月聲色犬馬,時不時的談個人生理想,把幾個天真嬌美的女子熏陶成這模樣了。

「哎呀,差點忘記了。夫人讓我們請公子前去大堂,白竹姐快去通知公子,昨天的事好像夫人才知道,正在大發雷霆呢!」白琴小聲的提醒道。

「娘親在生氣?」周澤在房門走出來,含笑的說道,「得!今天看來早飯又沒得吃了?走吧,你們幾個陪我去挨訓吧!」

白竹望着懶散放浪的周澤,看他樣子是根本不把昨天的事當一回事了。想到昨天周澤所做的事,他怎麼就能這樣的淡定,辱周滅,殺准王侯,這足以讓皇朝震動的事。

周澤在白竹白琴的陪伴下到了大廳,大廳主位上坐着一個中年美婦,身着華服,雍容華貴,這正是鎮妖王妃蘭陽夫人。在她身後,琴瑟笙竹的另外兩女嬌柔站在那,身材修長,很是美麗。

不過,吸引周澤眼神的卻是蘭陽夫人身邊的一個女子,這是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容顏如玉,肌膚吹彈可破,沒有一點瑕疵,秀直的鼻樑,嬌艷的紅唇,身材修長,蠻腰纖細,薄薄的緊身長褲將她修長的腿繃緊,腿型完美,眼睛看着就能感覺到其中的誘惑彈性。

衣衫把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十分誘人。美的醉人心弦,又有空谷幽蘭的氣息,非常的出塵,非常的寧靜,眸子明亮清澈,沒有一縷的雜質,站在那裡彷彿是天地靈秀的一部分,就這樣看上一眼,彷彿天地都因此而安靜,這是一個恬靜到出塵的女子!

周澤自然認識她,母親的養女林惜,如同她的名字一樣靜女其姝,我見憐惜。只是周澤驚訝,她居然也回到皇城了,她不是在學宮修行嗎?

目光有些貪婪的看了一陣林惜,林惜感覺到這熾熱的目光在她胸脯和長腿等處掃過,但她依舊安靜的站在那裡,無悲無喜寧靜的能洗禮人心靈。

這種空谷幽蘭讓周澤如此臉皮厚的人都不好意思繼續,移開目光扯過旁邊的椅子剛想坐下來,就聽到蘭陽夫人喝斥:「不準坐!站着!」

見近乎暴走的母親,周澤聳聳肩,無所謂的站在大廳**:「母親,誰惹你生氣了,你和我說我分分鐘把他臉抽腫。母親這樣的美人,居然也有人捨得惹你生氣!」

「以為你油嘴滑舌誇我就行了?」蘭陽夫人雖然口中喝斥,但臉上的怒意卻消退了幾分,讓白竹几女忍不住偷笑,心想夫人也擋不住公子的甜言蜜語。

「你不是要把臉抽腫嗎?快抽啊!」蘭陽夫人哼了一聲,冷眼逼視周澤。

「難道惹您生氣的是我不成?」周澤很是驚訝,不過見蘭陽夫人怒揚起來的眉毛,周澤趕緊討好的說道,「好吧!我錯了,但是抽自己臉就算了吧,嘿嘿,你這麼英俊的兒子,臉被打腫還不是丟您的臉,何況你生出來的又不是白痴兒子,怎麼能傻到自己打自己呢?是吧!」

蘭陽夫人望着周澤,突然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周澤,我有兩個孩子,你和你大哥周凡!但你們兩個,卻沒有一個讓我省心和驕傲的。」

見蘭陽夫人悲苦的神態,周澤嘆息了一聲道:「大哥只是嗜武了一些,但是理應是你的驕傲啊!」

「周凡那是嗜武嗎?他那是傻!身為鎮妖王的繼承人,卻只知道修行,把他父親,娘親,整個周家都拋棄,一個人不分日夜的修行,往自己身上自殘的插刀子修行,這是一個正常人嗎?」蘭陽夫人說到這就忍不住怒了。

周澤沉默,大哥周凡真的太偏執了,眼中只有修行,其他的一切都不管不問,為了修行他痴傻了,想在身上插刀子為修行的太過正常了,他曾經為了修行,投身到眾多妖獸之中,讓妖獸撕咬他身體,要不是父親發現的早,他已經死了,他已經修行的入魔了。

「周凡我不指望了,然後把希望放到你身上。對,你從小就聰明。可是你做了什麼?從小到大只會敗家,只會聲色犬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