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至尊》[諸天至尊] - 第四章 佳人當守護

蘭陽夫人今日才聽聞周澤在城門前抽周滅耳光,殺准王侯。這讓原本好心情的她一下子就怒了,鎮妖王府早就被皇室所忌憚,周澤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時,那位楚皇怕正好發飆。

果然,安和親王就打上門來了。

見暴怒的蘭陽夫人,周澤卻沒有察覺到其後代表的意義似的,他笑道對着家將說道:「安和親王敢踏進鎮妖王府,亂棍打出去!」

「閉嘴!」蘭陽夫人瞪了一眼還絲毫不以為的周澤,嘆息了一聲,對着家將說道,「帶我去見安和親王!」

到了府門前,浩浩蕩蕩數十人圍着鎮妖王府,為首的是身着一身蟒袍的安和親王,他此刻氣勢洶洶,見蘭陽夫人等人出來,氣勢更勝,站前一步,開口怒吼道:「蘭陽夫人,你來的正好,把你的逆子交出來!」

蘭陽夫人見如此乖張的安和親王微微皺眉,心想他帶來的不是楚皇的怒火?就在蘭陽夫人疑惑遲疑片刻的時候,周澤笑着站前一步說道:「堂堂一個親王,被周滅驅使,你不覺得丟臉嗎?」

一句話讓暴露的安和親王神情凝了凝,氣勢為之一退,這讓準備拉回周澤的蘭陽夫人也止住了動作。

「你胡說八道什麼?」安和親王喝斥道,「你辱殺大楚王侯,該當死罪!」

「死罪?」周澤笑了起來,「是你給我定的死罪,還是周滅給我定的死罪。另外,昨天我一天都在鎮妖王府,什麼時候辱殺過准王侯了,你們可不要污衊好人!」

如此光明正大的否認讓安和親王等人都微微一怔,那麼多人見證的事,他也能如此不要臉的否認。

「昨日之事,見證者無數,你難道想要抵賴!」安和親王哼道。

「你確定那個人是我嗎?昨天我一直在家舞劍修行!親王看錯了吧!」周澤眯着眼睛笑道,「你們要不信的話,問我母親!」

不少人聽到周澤的話都險些沒有呸出來:說謊也找個合適的理由好不好,鎮妖王二公子什麼時候會想着修行了?

安和親王嗤笑了一聲,轉而看向蘭陽夫人說道:「作為雍容尊貴的王妃,你的品行是大楚無數女人的楷模,我相信你的正直!」

「當然,雖然周澤是我的兒子,但鎮妖王府的榮耀註定讓我不會為他說謊!昨天我兒確實一直在舞劍修行!」

睜眼瞎話讓安和親王等人都錯愕,林惜望着一臉正直的蘭陽夫人臉頰情不自禁的泛起酡紅。

「哼!」安和親王喝道,「那麼多人看到的事,你們都當別人眼瞎了嗎?」

「別人眼瞎不眼瞎又有什麼關係?只要楚皇沒有看到,或者他覺得自己沒看到就行了,你說是不是安和親王?」周澤笑着看着安和親王。

安和親王心猛然的跳起來,他直直的盯着周澤,眼神變幻莫測。正如周澤說的那樣,昨日之事有人想要翻起風波的,不過卻被一股力量鎮壓下去了,那股力量來自那裡他很清楚,那是楚皇的力量。也就是說,楚皇不想有人借這個事發揮。

所有人知道,鎮妖王讓楚皇多麼忌憚。大楚皇朝橫跨何止百萬里,遼闊到很多人窮其一生都無法穿越。掌握着無窮疆域的主人卻忌憚鎮妖王到這種地步,鎮妖王到底多麼恐怖?他們已經無法想像了。

皇城無數貴族,不由想到一句傳言:鎮妖王有顛覆皇權的能力。儘管,這只是一個傳言,但何嘗又不是代表着權勢。

只是沒有想到,鎮妖王的權勢已經達到其子殺准王侯而楚皇不敢動的地步。昨夜,周滅到他府上告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他久久失神。

安和親王望着面前這個京城最紈絝的子弟,不相信他能算到楚皇的態度。因為在他們看來,楚皇確實不可能真的殺了周澤,但絕對會讓他受活罪,那裡會像現在這樣,不了了之。這對於皇室來說,還有什麼顏面?皇室的威嚴,將蕩然無存。皇朝無數人,怕又要說皇室不如鎮妖王了。

周滅昨日找上門,布下了今天的局。他微微心安:那就讓我把皇室失去的顏面找回來吧!對周滅,他有信心,皇朝年輕一輩第一人,立志超越鎮妖王的存在,小小年紀已經聲震皇朝,修為卓絕,計謀無雙,這樣的人不應該出現在天地間才對。

鎮妖王府有這樣的敵人,是他們的悲劇。

「你或許不知道,你昨日殺的人是本王的家將。」安和親王哼道,「本王的人豈能說殺就殺,你今日不給我一個交代,本王拆掉你鎮妖王府。」

蘭陽夫人面色冷凝,剛剛的對話中她就聽得出來,楚皇不會出面。只要楚皇不計較昨日事,那公事公辦鎮妖王府怕誰?可是,安和親王顯然是準備胡攪蠻纏了。公事公辦她有很多辦法應對,可是面對胡攪蠻纏的無賴,特別是和他夫君同為王爵的男人胡攪蠻纏,這就麻煩了。

你殺了我的人?那是我的人本事不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