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顏辭色心不改》[朱顏辭色心不改] - 第9章 救治

老大夫給這些昏迷的姑娘號過脈之後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只是被下了迷藥而已。

老大夫打開自己隨身帶的藥箱從裏面取出一個一寸大小的白瓷瓶,來到昏迷的姑娘面前扒開塞子在鼻子下晃了兩下,昏迷的姑娘就慢慢醒轉過來了。

老大夫依法炮製,救醒了在場所有昏迷的姑娘。

老大夫救治完就給大理寺卿告辭了。

醒來的姑娘被官兵告知了情況,都知道自己獲救了,紛紛喜極而泣。

古玉辭卻注意到有一位姑娘沒什麼欣喜的表情。

這時大理寺卿帶來的人向這些受害者了解情況,她們是怎麼到這裡的。

這些女孩子有的是被自己的父母親人賣的,有的卻是被騙的。

就是外面的男孩子出去騙來的。

他們之前或許是孤兒,或許也是被賣的,但是被養起來了。

他們每天在外面晃悠,看到落單的姑娘,或者是平常人家的姑娘他們會去偷拿她們身上的錢袋或者值錢的東西,如果沒發現被偷了便也算了。

如果發現自己東西被偷了就會追着上去,這時這些孩子就會可憐兮兮的表示是迫不得已才偷竊的。

說的這些女孩子心軟不已,表示不再追究,為了讓這些女孩子相信還會帶着她們回到這所宅院,結果到了這裡就再也回不去了。

還有的不去偷東西,專門扮可憐哄騙她們帶到這個宅院。

這樣他們不管是錢還是人總歸會得到一樣。

大理寺卿聽完既是憤怒也是無奈。

古玉辭聽完倒沒什麼反應,畢竟在現代網絡發達,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可以了解。

只是在心中不止一次的告誡自己,萬事長個心眼,不可輕易相信別人,不管是誰。

這些女孩子陸陸續續的錄完口供被大理寺卿的人送回家或者自行回家了。

不過這廚房裡還剩了一個。

古玉辭不動聲色的看過去,發現就是之前那個不曾哭泣的。

只不過現在臉上滿是糾結,猶豫,害怕。

複雜的很。

古玉辭還察覺到,這個女孩子背景應該不簡單。端看一身氣質和衣裙就不是平常人家。

雖然這女子身上的衣物看着普普通通,但是這衣服料子也是月華樓賣的。

就像月娘說的那樣,用的起月華樓的東西的人,非富即貴。

古玉辭雖然有所察覺,但是並不打算做什麼知心姐姐,就在旁邊等煙落的時候默默吃瓜。

大理寺卿這邊也看到還有一個人遲遲不語。

誠懇的詢問:「姑娘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本官是大理寺卿,你可放心說來。」

女子聽到話抬起頭看向大理寺卿。

古玉辭這才看清女子的面貌。

好一個我見猶憐,楚楚動人的美人。(✪▽✪)

是那種女人看了都會忍不住升起保護欲的。

古玉辭眼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