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悠悠待以沫》[子衿悠悠待以沫] - 第10章 白鈺定親

七月的天兒,熱得很。街道上的看門狗都躲在樹蔭底下不出來,直吐着舌頭喘大氣。頂着正午的大日頭,一行人抬着幾十隻系著紅綢的箱子進了沈府,足足從街頭連到了街尾。一箱一箱的珍寶叫京師的女兒家無一人不羨慕。今日,是白家獨子白鈺向京師官商沈家下聘的日子。按照規矩,下聘之日就該定娶嫁的日子了。

「沈兄,七月初一是個好日子,宜嫁娶啊。」白家老爺白允昌直笑的合不攏嘴。

「白兄說好那自然是好,只是這時間,會不會倉促了些?」沈一石對於這門親事其實是滿意的。外人都說沈家是皇商,做的都是達官貴人的買賣,但其實要說這手裡有銀子。還是這些商賈人家。不說別的,就這一院子的聘禮,怕是沈府十幾年也賺不到。

「沈兄切莫擔憂,我家夫人早就盼着新媳進門,早就開始置辦了,時間雖倉促,可這該有的一樣不會少。」

「那如此,就聽沈兄的。」

「欸。」白允昌朝着沈一石擺擺手,「往後就是親家了。」

沈一石聽了,哪有不從的道理?忙應和着;「親家、親家,哈哈哈……」

白鈺在一旁,拚命忍着逃離的衝動。此刻才明白,那嫻靜又伶俐的女子,與自己真的無緣了。

白家獨子白鈺以半數家產求娶沈家三姑娘的消息,不日就傳遍了京師。對於京師的普通百姓們說,這些半知半解的消息最有讓人猜想編造的動力。白公子與沈小姐的愛情故事就像書攤上的話本,各式各樣讓人津津樂道。

「聽說是那白公子在街上偶遇鍾小姐,一見鍾情後苦苦追求,鍾小姐終於被打動,白公子為表誠意,奉上厚聘,以鑒忠心。還有人說啊,鍾小姐本是有意中人,可那白公子橫刀奪愛,鍾小姐一直對白公子懷有恨意,白公子是為了哄鍾小姐,才下次聘禮。小姐,你說這到底哪個是真的?」秋菊趴在,手撐着臉,一副想不明白的樣子。

以沫翻看着賬目,並未抬頭。「你呀,別人的事想那麼多做什麼?人家……又不是給你下聘。」

「小姐說的也對。」秋菊抬起頭,看看外面的太陽。「咦?小姐,你今日怎麼看了這麼久?」

驀的合起賬本,抬腳往外走。「今日不看了,回去吧。」

「啊?回去?不是還要去成衣鋪子看看嗎?」秋菊說著連忙追上以沫,看着一隻腳已經邁出門檻的小姐,秋菊猛然道:「那臘梅姐姐呢?我們直接回去了,她呢?」

收回出了門的腳,才想起派臘梅出去辦事了,約好在成衣鋪子碰頭。聽了秋菊那小丫頭的舌根子,盡胡思亂想了,忘了這麼一檔子事。「去成衣鋪。」

進了成衣鋪沒喝一盞茶,臘梅就匆匆回來了。

以沫順手添一杯茶遞過去,才問:「怎麼樣?人可找到了?東西都給了?」

一口氣喝完了茶水,抬起手腕蹭了蹭嘴角:「小姐寬心,都辦妥了。日日往府上遞東西的孩子,是個小乞兒,蘇公子給他換了身行頭,每回再打發點碎銀子。好找得很,一群孩子數他最乾淨,一眼就瞧見了。我把那些東西裝好,叫他下次見了給他衣裳的公子,送還回去。」

「沒叫人瞧了去吧?」以抹有些不放心。

「沒,我給東西時,把人領到了巷子里。」

「那孩子可有打點?」

「嗯,給了些碎銀。」

「嗯,歇歇咱們就回吧。」

想是蘇天杭收到了以沫退回的東西,這兩日再也沒有孩子送東西來了。以沫提着的心也算是跌落了回去。這日,正要去給大嫂嫂送梅子的以沫,在府中遇見了從外面趕回來的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