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悠悠待以沫》[子衿悠悠待以沫] - 第3章 新婦入府

安大娘子笑笑,抬手理了理以沫碎發:「去吧,等你從二嫂嫂那兒回來,你來告訴娘。」

安言景和鍾氏的新房,在安府的南邊,離殷姨娘與安家庶出的二小姐都不遠。以沫與王氏過來時,便聽到鍾氏嚶嚶的低泣:「我才進門頭一日,就當著眾人的面訓我,我在家裡都沒有受過這等委屈……我……只是不太習慣……母親她……她何必……」

「好了,不哭了。你以後想吃什麼,說與為夫,為夫吩咐廚房做給你,可好?」

鍾氏撩起眼皮,露出了一雙婆娑的淚眼,平息了些許。

行至門前的以沫二人,才開口喚道:「二嫂嫂在嗎?以沫和大嫂嫂來看你了。」

聽到是此二人,鍾氏不自覺的翻了翻白眼,坐正身子喊了聲:「在呢,快進來。」

從身後婢子手中接過食籃,姑嫂二人便徑直走近屋中的圓几旁。放下點心,以沫便道明來意:「母親見二嫂嫂適才吃的不多,特意命我和大嫂嫂送些糕點過來。」

聽了這話,鍾氏眼中又是淚星點點。見鍾氏又要哭起來,王氏忙說:「弟妹,這府中的點心甚是好吃,你快嘗嘗。我剛進門那會兒,如你今日一般甚是思念娘家,全憑這點心緩解憂思呢。」王氏說到此,便取了一塊杏仁酥遞給鍾氏。悠悠勸道:「弟妹不必憂心,實是昨日婚宴剩了些許飯菜,公婆向來不喜浪費,才有今日的事。不會常常如此的。」

聽了此番言語,鍾氏才算收起了眼淚,輕咬了口杏仁酥,點點頭:「確實可口。」聽了鍾氏的話,旁邊的安言景暗暗鬆了口氣。抬眼望着大嫂與妹妹,抱以感激。

鍾氏放下那半塊點心,悠悠開口:「多謝大嫂,多謝大妹妹,理應我去看望嫂嫂的,累的嫂嫂懷着身子還來看我。嫂嫂這身子有兩月了吧。」

低頭瞧瞧自己還平平的腹,王氏答道:「嗯,兩月有餘了。」

「聽相公提過多次,嫂嫂與兄長甚是恩愛,很叫人羨慕呢。」

王氏抬起頭,看了看好似真心羨慕自己的鐘氏。「弟妹哪裡話?你與二弟下聘之前就情投意合,才是叫人羨慕呢。我們女人家,哪個不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弟妹,你說是不這個理兒?」

這話聽着沒什麼毛病,可從王氏口中說出就有些奇怪,要知道,在以沫記憶中,大嫂嫂向來能不說就不說,自打嫁入安家,每每安靜的像不存在似的,今日這府中怎的一個個都反常?

回去的路上,以沫還是沒忍住,問了:「嫂嫂,你今日怎麼那般與二嫂說?這不像你。」

王氏笑了,心知小姑娘再不問怕是要憋壞了。「你二哥哥成親前,母親找過我。」

「那母親同你說了什麼?」

「母親告訴我,這人啊,分很多種。有些人便是給她把刀子,她也只會想到這刀好不好切菜。有些人,即便兩手空空,也不能小看。有的人隨她如何折騰,也翻不出什麼風浪。而有的人,看上去是兔子,卻有顆狼心。母親說鍾氏出身與我們本就不同,心氣兒自然比我們高,但這麼一大家子人在一處過日子,不能總是踩高捧低的。我們不去攪和什麼,但也不能別人隨意攪和。那樣,會被看低了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