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衿悠悠待以沫》[子衿悠悠待以沫] - 第5章 以沫及笄

「我……」白鈺半晌沒說話,以沫好像早知會如此。

「白鈺,我以為你對我是有些情分的,可如今看來,我錯了。」以沫深深吸了一口氣,憤然道:「你太自私!你放不下對我的情,更放不下鍾家帶來的利。可偏偏,這兩樣不能全。你既要了那利,就不該再來尋我。今日不該,今後更加不該。」

白鈺知道,像以沫那樣要強的女子,是不會與人為妾的,可他就想試試,也許……呢?

沒有也許!以沫轉身離開時並未有絲毫猶豫,一步一步,斷了他的念想,也斷了自己的。從此,這沒有第三個人知道的感情,就這般結束了……

很快,以沫就知道自己錯了。第三個人就在她與白鈺訣別的不遠處。以沫與白鈺分開不過急走了幾步,在一處山側遇見了他。看着眼前的玄衣男子,以沫只覺得此人有些眼熟。

「安大小姐,是要回去了?」江子衿淡淡問道。絲毫不見撞了別人私事的尷尬。

以沫點點頭,算是回應。可是……以沫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驀的,以沫抬起頭,驚問:「你……認得我?」

「嗯,我與你大哥哥有些私交,去過幾次安府。」江子衿解釋道。

以沫有些急,眼中霎時就布滿了淚花,狠狠咬了咬唇瓣,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終是鼓了勇氣,看着面前的公子哥兒才道:「你……能不能央求公子……」

江子衿明白對面小人兒的顧慮,不待以沫的話說完,便自顧說道:「安小姐寬心,你與那白家哥兒的事兒,我自當爛於腹中。」

「多……多謝。」

一路小跑回到廂房,以沫用身體抵着房門,大口大口喘着氣。才想起什麼,喃喃自語道:「他……連白鈺都認得。」

比起和白鈺的斬斷情絲,以沫更擔心那男子,擔心他萬一是哄自己的怎麼辦?萬一哪次說漏了嘴?或是故意宣揚怎麼辦?他說他與大哥哥交好,那他要是把事情告知了大哥哥怎麼辦?

胡思亂想了一夜,待第二日回府時,以沫像是丟了魂兒似的,不住的發獃。安大娘子問了,以沫只好說自己換了地方,睡不着。安大娘子也不疑有他。

離以沫及笄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安府上下忙着及笄禮的大小事宜。倒是無人注意以沫一日比一日消瘦的身子。唯有因懷有身孕而幫不上什麼忙的王氏,發覺了有心事的以沫。

「以沫最近瘦了許多呢,這衣服還得改改。」陪着以沫試采衣的王氏,狀似不經意的說道。抬手揮退了一眾婢子。「以沫近日都不愛說話了,有什麼和嫂嫂說說。嫂嫂幫你。」

「我沒有,嫂嫂。」

「以沫有心事,嫂嫂看的出。說說吧,你這樣子,及笄時可是不行的。」

「嫂嫂,我……」話還沒說,一串串淚就先落了下來,停也停不下來。

王氏見了,急忙拿起帕子拭去了以沫的淚痕。「快別哭,有嫂嫂在呢,嫂嫂幫不了你,不是還有你大哥哥呢。」

聽到大哥哥,以沫哭的更凶了,嗚咽着直搖頭。「不……別……告訴……大哥……大哥哥……」

「哎呦,這是怎麼了,好好好,不告訴你大哥哥。你先別哭,瞧你哭的,你這侄子聽了都傷心了。」

以沫瞧瞧嫂子那已經微微凸起的肚子,漸漸止了哭聲。想

猜你喜歡